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电子报 > 正文

病人终于杀死了自己

2019-01-22 00:13:52来源:健康时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我是一个ICU(重症监护室)医生。见多了各种各样的危重症患者,却有一位“血透君”印象深刻,总是在透析前,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血透君”姓薛,每周三次在监护室楼上的血透中心治疗。某一天早晨,我经过急诊抢救室门口的时候,一个中年女子从椅子上站起来,和我打招呼。“主任,早!”她疲倦的眼睛微微下垂,面色黯淡。“早。”走近看清楚,那是“血透君”的妻子祝老师。

  原来“血透君”又来抢救了。今天星期三,轮到他第一班血透。经常到这个点,“血透君”会大吃一顿莫名其妙的东西。祝老师点点头,“吃了一大锅南瓜粥、半个西瓜就……”一个无尿的尿毒症病人一下吸收这么多水分,立刻发作心功能衰竭、肺水肿。明明知道濒死的窒息感,但他还这么干。我按住祝老师肩膀,让她在门口的长椅上坐下,径直进到抢救室里。

  抢救床上,病人刚插上气管插管,粉红色泡沫痰从插管里止不住地冒出来,像新开的啤酒汹涌喷出。插完管子的郭医生迅速把呼吸机连好,“‘血透君’又肺水肿,真拿他没办法。需要做CRRT(连续性肾脏替代治疗)。”

  “血透君”每次都是在马上要血透的时候,畅快地喝水。最夸张的一次,在血透室门口推开护士的阻挠,往肚里连灌了两瓶啤酒,然后,等着躺在血透室的床上,再一次变成蔫死的植物。“血透君是吧?NOZuoNODie(不作死就不会死)!”护士长一边装管路,一边跟我说。

  CRRT的效果立竿见影,“血透君”醒了过来。嘴巴里的气管插管让他发不出声音来,瞪着天花板,他开始抓挠约束手套。“别闹、别闹,等一下就给你拔管,水已经给你透出去了哈!”护士长对着他大声说。镇静剂停药之后,病人仍然有略微迟钝的一段时间。

  砰砰砰!他用没有束缚的脚用力锤着床垫,蛮牛一样的发作又开始了。嚎叫梗在喉咙里,他用尽力气扯所有扯得到的东西:管子、床单、手套、被子。赵医生和护士长两个人一起冲过来帮忙,按住“血透君”的肩膀,让他不能大幅度扭动,护士长帮着准备拔管。

  “下次别再救我了,伤不起。”他从胸前把心电监护导联扯掉,重重地扔在床上。

  又一个早晨,在监护室门口,祝老师憔悴地跟我打招呼:“主任,早!”我叹一口气,病人又胡来了,这次是什么?南瓜粥、啤酒、西瓜、老鸭煲?祝老师很平静地说:“这次他死得透透的,再也活不过来了。”她露出一个苍白凄惨的笑容。

  我赶紧进ICU,“血透君”又插管了,CRRT机又在他身边转动。赵医生叹气说:“这次他再也活不过来了。”还是故技重施,血透前喝了一整瓶可乐,不同的是,这次的高钾导致他心脏停跳,送到医院抢救室时,已经停了20分钟。心肺复苏后,大脑皮层因为缺氧,再也没有机会再醒过来了。

  我用手电筒照了一下他的瞳孔,两侧的瞳孔已经散大到边。我叹一口气,一直这样折腾,难保必然会有这样一次。“主任,他总算如愿以偿了,如果他身上还有什么器官可以用,帮他捐了吧!等那个肾,他等了5年等不来。我这么做,他不会反对的。”祝老师憔悴的面孔是陪着一同折磨了7年的黯淡和枯萎。

 

(责任编辑:吴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