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卡 搜索
首页 医药 生活 慢病 监督 活动

为什么说降压不是高血压防控最终目标?高血压日专家告诉你

2021-10-12 来源:健康时报网

“降压本身只是一个中间指标,并不是我们的最终目标,最终要解决和落实的重点是减少心血管事件的发生率和死亡率。”10月8日,全国高血压日当天,北京高血压联盟研究所所长、北京力生心血管健康基金会会长刘力生教授在由北京力生心血管健康基金会、世界高血压联盟北京办公室、医师报联合主办的“加速实施基于证据-可持续-全覆盖的高血压防控策略研讨会”上表示,虽然中国高血压防控领域的专家学者们,在过去几十年间开展了很多研究和相关工作,但是在今天,我国的高血压防控仍存在很多需要进一步研究的问题。

世界高血压联盟主席、世界高血压联盟北京办公室主任张新华教授在会上指出,通过科研寻找科学证据,将全球最佳的证据应用到高血压防控政策的制定中,由专家团队对基层医疗机构工作者进行培训并在日常门诊实践中督导实施,是实现基于证据-可持续-全覆盖的高血压防控策略的必经之路,需要政府、专家、基层医生和患者的共同努力。


世界高血压联盟主席、世界高血压联盟北京办公室主任张新华教授


京高血压联盟研究所所长、北京力生心血管健康基金会会长刘力生教授

基层医疗机构是高血压防治核心

“虽然我国高血压控制水平持续改善,但治疗率和控制率仍低于发达国家40年前的水平,在治患者血压控制达标率仅为36%。在评估医疗机构内短期防治效果时,对于血压尚未达标的患者不能只强调控制率,这可能会导致为了追求更高的控制率而放弃治疗那些血压很高,更需要治疗但短期内难以达标的患者。”张新华教授表示,血压越高的患者越要及早启动降压治疗,即使短期没有达标,持续的血压下降也是成就,因为任何幅度的下降都会给患者带来益处。

“今年8月,WHO发布了成人高血压药物治疗指南。很多人关注新指南与中国或其他的高血压指南有什么不同?它只是更强调了基层医疗机构必须是高血压防治的核心。”HEARTS工具包正是WHO和国际专业学会为了帮助基层医疗机构提高预防、诊疗、管理心血管病的能力而制定的。

“2019年7月,HEARTS项目覆盖了河南省的18个市,如今加入到HEARTS项目大家庭中的医疗机构仍在持续增加。”张新华教授说。

防控H型高血压助力“减少百万新发残疾工程”

2018年,由中国工程院院士王陇德等80位院士共同倡议的“减少百万新发残疾工程”提出两项核心内容:其一是建议政府引领全国开展“30以上知血压”行动,其二是建议在卫生系统内广泛开展“卒中救治适宜技术普及”行动(包括溶栓、取栓等)。

“如今3年过去了,虽然在卒中防控上有所改善,但我国卒中的疾病负担巨大,发病率仍居世界首位。”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北京力生心血管健康基金会副会长霍勇教授介绍,当前我国卒中患病人数1300万,死亡率149.49/10万人,年住院费用470.35亿元。此外,世界上152个国家的全球疾病负担调查中发现,高血压是导致死亡和残疾的最重要的原因。

而H型高血压(伴有血Hcy升高的高血压)显著增加患者的卒中风险。同时,霍勇教授指出,高血压患者强化叶酸可进一步降低21%的首发卒中风险。“防控H型高血压,将助力我国卒中等重要并发症的一级预防和精准施策,也将成为‘减少百万新发残疾工程’落地的有力抓手。”

越早启动综合危险因素控制获益越大

“血压的有效控制可使心血管病发病率和死亡率明显降低,但仍存在较高的残余风险,而综合危险因素(血脂、血糖、不良生活习惯)控制可使疗效优化,因此,应常规筛查和控制至目标范围。”广东省人民医院心内科陈纪言教授指出,综合危险评估及控制是动态过程,长期有效控制是实现长期稳定的关键。

陈教授表示,目前我国不良生活方式,包括食盐摄入量超标、缺乏锻炼、吸烟率高等问题仍普遍存在。

陈教授指出,越早启动、越长维持血压、血脂、血糖、吸烟等多重危险因素的管理,临床获益越大。因此,在高血压管理中加强综合危险因素控制至关重要。


(责任编辑:荆雪涛)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电脑版 | 手机版

联系合作:010-65369714

广告业务:010-65368968

健康时报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