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卡 搜索
首页 医药 生活 慢病 监督 活动

田方:抗肝癌的最后日子

2013-01-31 来源:健康时报

编者按:电影《英雄儿女》曾感动了中国几代人,著名演员田方以娴熟的演技塑造了一位坚毅沉着、凝重温厚的军事指挥员王政委的动人形象。然而,1974年他却被发现身患肝癌,最终遗憾离世。本期我们和他的妻子于蓝一起,回忆他们抵抗肝癌的最后日子。

■发现症状:以为是黄疸性肝炎 1974年春,我回到北京,看见田方时,他的模样吓了我一跳,面色蜡黄,身躯佝偻,当时我的眼泪都差点掉了下来。

第二天在我的要求下去医院检查,路上他的脸色是龙袍一样的土黄,我几乎吓晕了,这不是好颜色,肯定得了黄疸性肝炎。于是我决定找中医医院的朋友葛春起老同志给挂关幼波的号,他是肝病专家。关幼波问诊后,叫他去验血。我悄悄问关大夫:“不要紧吧?能治吧?”关大夫说:“不是肝癌,我就能治。”

■症状加重:确认肝癌 不久,田方刚住进医院,就怕他传染到我,问了好几次我的身体情况。就在此时,第二传染病医院和宣武医院已联合诊断出田方所患疾病可能是肝癌。经过几次波折的转院,终于在7月16日下午3时,转到日坛医院。田方的病情并未减轻,每天都有轻微的低烧至37度以上,有时心慌,全身出汗,手脚发凉,有时几乎虚脱,都是靠输氧、输液才使他比较平稳。一小时一次小便,大便次数增多,有时疼痛难忍,有时昏睡,有时呓语,病痛折磨得他脾气极坏,不时向我发火。

7月22日开刀,8时过后,内科主任出来告诉我是癌瘤,我的心和身全紧了起来,等待着没有希望的希望。吴院长说:“瘤子比较大,不能当场放射了。现在得研究以后如何放射治疗的问题。”这是最大的打击,预示着最不好的后果。11时半曾主任从手术台上下来,告诉我:正像他们估计到的一样,瘤子比较大,不能拿掉了,只能插进管子引流胆汁。管子已插好了,要密切注意田方的变化。需要他的时候,他再来。我似被判处了死刑,含着泪感激地目送他离开了。

■离世前:饱受病痛折磨 田方术后经过了多少天的痛苦折磨,终于在7月29日开始拆线,隔一针剪一针线,在8月1日全部拆完,取下了各种体内插管,只留下一只胆管,刀口长得很好。术后两周开始放疗,吴院长亲自主持放射钴60。田方放射回来十分痛苦。后经过院领导同意,把陈毅元帅未用完的进口药给田方注射,体温才逐渐下降。因为用的是高价进口药,田方的白血球数量已接近正常。但几次进口药用下来,表面上田方也稍安静,但是细菌已逐渐产生了抗药性,疗效渐失。他的病情很快地又严重起来,因此放疗也无法进行,肚胀越来越严重。吴院长说,可能癌已扩张到腹腔。

8月27日上午,田方被抬到病房的中间,准备随时抢救。他昏迷时,急剧地抽搐痉挛。医生见状马上抢救,多少次地按着胸部促使心脏跳动,但是他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我会永远记得他丰富而深邃的目光,永远记住他一生对我淳厚的挚爱!他仍然活在我的余生之中,从来没有离开过。摘自《苦乐无边读人生》于蓝著,中央文献出版社


(责任编辑:吴芯)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电脑版 | 手机版

联系合作:010-65369714

广告业务:010-65368968

健康时报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