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卡 搜索
首页 医药 生活 慢病 监督 活动

成人三成有慢性疼痛

2012-06-07 来源:健康时报

受访专家:

樊碧发,中华医学会疼痛分会主任委员、全国疼痛诊疗研究中心主任、卫生部中日友好医院疼痛科主任。

擅长治疗:癌痛、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神经病理性疼痛、各种慢性颈肩腰腿痛、骨关节痛、头痛、三叉神经痛、腰背部手术后综合征、复杂性局部疼痛综合征、臂丛神经损伤、糖尿病末梢神经病变引起的疼痛、缺血性疾病及其他慢性顽固性疼痛。

出诊时间:周一下午(特需),周二、五上午。

一位五十多岁的女性在家人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走到医生面前,满面愁容地说:“樊大夫,疼痛太折磨我了,活着真痛苦,现在我连死的心都有了,您可一定得救救我!”

樊碧发主任急忙说:“您不要太悲观了,告诉我哪里不好?”

患者带着哭腔一面说一面在身体上比划着:“我去年五月做完腰椎手术后,感染了,现在腰、腿连脚都特别疼,疼得我实在受不了了。”

樊碧发主任追问道:“形容一下是怎样的疼?”

患者回答:“就好像好多针在扎我,还很胀。”

樊碧发主任伸手摸了摸疼痛的部位,患者立马疼得哇哇大叫,直呼:“您轻点,实在是太疼了!”

患者眼泪直在眼圈里打转转,说道:“我在电视上看到了您做的节目,就奔着您来的,您比电视上更平易近人。”

樊碧发主任边认真翻看病历边说:“咱们还是说您的病。把您检查过的片子给我看看。”

在仔细看了各种检查资料后,樊碧发主任耐心地跟患者解释:“您应该患上的是腰椎手术后疼痛综合征,不管手术发生不发生感染,都可能出现这种疼痛。根据您现在的情况,我建议您做SCS(脊髓电刺激)治疗,也就是在您腰椎手术部位上方的脊髓进行微电流干预。在预约手术期间,您需要服用止痛药来控制,同时还要做一个双下肢的肌电图,以便我更好地安排进一步的治疗方案。”

听了樊碧发主任的一番话,患者好像心里踏实多了,“一切听您的,我现在有盼头了。”

樊碧发主任脸上依旧洋溢着微笑:“记得心情一定要放轻松,要相信疼没有止不住的。”

颈肩腰腿痛:

属人体老化 综合保守治

门诊现场:一位71岁的女性患者腰疼已经十几年了,最近三个月半夜都会疼醒,右边大腿外侧也疼,热敷能缓解。患者吃过多种治疗药物,能随口说出许多晦涩的药名。

樊碧发:可以说,老年人常出现的各种退行性病变,这名患者都有了。建议患者先做一个月的疼痛科综合保守治疗,看复查情况决定是否进行微创手术。同时,要多晒太阳,从事户外活动,注意不要摔跤。

颈肩腰腿痛是人体运动系统老化的表现,常反复发作。有的有手术指征,患者不愿手术;有的没有手术指征,吃药也不管用。在疼痛科可以进行除服药以外的综合治疗,做微创介入手术,约80%的患者疼痛症状可减轻。

带状疱疹后神经痛:

不死的癌症 神经调制除

门诊现场:一位62岁的女性患者一年前得了带状疱疹,腰部、右腿长了一百多个泡,如今疱疹虽然治好,但右腿仍旧出现刀割、火烧样的疼痛。同时腿肿,已无法正常走路了。

樊碧发:这名患者是典型的带状疱疹后神经痛,目前她是能吃的药都吃遍了,建议患者先改变一下药物的组合,如果还无效,则进行微创介入手术。

带状疱疹后神经痛被称为“不死的癌症”,发病率为7%~27%,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发病率不断增加。早期需要通过综合治疗手段进行治疗,若是治疗效果不佳,可以采用神经调制技术进行治疗。越早期的治疗效果越确切。

三叉神经痛:

先明确病因 最小代价治

门诊现场:一位43岁的女性患者面部疼痛,尤其是嘴唇下部的一小块区域最为明显,疼痛犹如过电、撕扯一般。拔了一颗牙齿也不见好转。

樊碧发:对于这类患者,一定要弄明白究竟是牙齿或牙周疾病,还是神经出问题后引起的疼痛。另外,建议患者做一个颅脑的核磁共振检查,因为在头面部疼痛的人群中,大约有5%的人可能颅内会出现某些病变。

三叉神经痛是种发生在面部三叉神经分布区内反复发作的阵发性剧烈神经痛,多发于中老年人。建议患者服用营养神经及控制神经痛的药物,或进行微创介入治疗,即对病变的神经进行调制或热凝,可以以最小的代价,达到有效镇痛的目的。

幻肢痛:

脑脊髓问题 脊髓电刺激

门诊现场:一位71岁的女性患者切除左臂近十年了,但总觉得被切除的肢体仍在,还能具体感觉到断肢的食指和中指有火烧火燎的疼痛感。

樊碧发:许多人对幻肢痛没有正确的认识,觉得这并不是一种病,而是患者脑海中想象出来的。其实,这种疼痛是由于患者脑脊髓等中枢神经系统出了问题引起的。

幻肢痛是比较难治的疼痛性疾病之一,常规的止痛方法往往无效。患者可以尝试脊髓电刺激治疗(SCS),即植入特殊电极,通过生物电刺激,达到镇痛的目的,这种手术创伤小、疗效显著,而且多数情况下会获得满意疗效。若脊髓电刺激无效,还可选择蛛网膜下腔可编程吗啡泵植入术减轻痛苦。

记者手记:

采访樊碧发主任前,记者在百度上搜索“樊碧发”得到了14万3千个检索结果,排在前面的都是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人民日报等多家权威媒体对他的采访报道。原来,樊碧发主任一直在忙着跟老百姓做关于怎么样更好缓解疼痛的工作。

在樊碧发主任的门诊,他告诉记者,以前曾经有一名患者辗转四十多家全国大型医院,奔波于各个科室之间,钱花了,罪也受了,但最后疼痛是一点没见好。

“很多人认为疼痛只是一个症状,其实慢性疼痛也是病,还是严重的病,会让正常的生活一团糟。”樊碧发主任说,如果患者正经历疼痛的折磨,又不知道去哪看病好,就可以来疼痛科。

樊碧发主任的助手告诉记者,为了更好地提高疼痛诊疗水平,樊碧发主任多次赴美国、日本进修学习,带回最先进的诊疗技术,还开创了“以微创介入技术为核心”的特色诊疗。

樊碧发主任总是面带笑容,有些患者来了后就会说:“看到您,我的疼痛就好了一半了。”在疼痛科看到了太多的痛楚,有一丝的笑容就能帮助患者减轻一点点的负担。“痛虽不快乐,但只要选对治疗,也许就能看到曙光”。樊碧发主任总是这样给患者打气。(马淑燕 、郭丽萍)


(运营:吴芯)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

电脑版 | 手机版

联系合作:010-65369714

广告业务:010-65368968

健康时报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