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客户端 > 正文

肺移植患者重生心路:术后第一次喝白水,让我泪流满面

2019-10-20 12:58:06来源:健康时报客户端|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肺移植患者的重生心路:“术后第一次喝白水,让我泪流满面”
编者按:120天,一位接受肺移植手术后的患者,从术前“轻度昏迷,完全靠呼吸机”,到术后“家人第一次探视”、“第一喝白水”、“第一次下地”……他笔下的重生之路,艰辛而顽强,患者的坚持、医护人员的付出、捐献者的奉献、家人的操劳,让我们时时感受到健康的珍贵,生命的芳华。
\
作者刚刚出院时

两次“感冒”
我行走困难,需要借助呼吸机,生活天翻地覆。

2017年初秋,我体检查出得了肺间质肺炎,经国内知名专家会诊采取药物治疗,之后正常工作和生活基本没有受到影响,甚至体育活动也能正常进行。

此时,我对这个疾病并没有更深刻的理解和正确认知,就这样工作生活依旧。直到2019年2月的两次感冒,一切都改变了,变得天翻地覆……
 
2019年2月9日,正月初五,我感冒了,持续高烧,匆忙到医院急诊开药、服药,很快退烧,遵医嘱带药回家休养,11日正月初七正常上班。

2月22日,不幸再次降临,我又感冒了,高烧不退,转至京城某著名三甲医院,半个月后出院服药,辅之以中医治疗,此时生活还能自理。

然而,天不遂人愿,5月初,我的病情不断加重,行走已经困难,需要借助呼吸机了。

家人见我病情不断加重,来到中日友好医院找到了陈文慧主任,陈主任看了胸片,当即要求本人来院治疗,做肺移植手术准备,并苦口婆心地讲明利害关系、拖延后果,急迫的心情就像亲人一样。

此时,我对药物治疗依然抱有幻想,拖延着没有去。不到万不得已,谁会愿意走到器官移植这一步呢?那可是充满变数的大手术啊……

等待手术
期许手术成功和惶恐焦虑交织,心情极度复杂。

5月17日,又发烧了,已不能正常行走,我被家人第一次送进了中日友好医院入院治疗。未来几天病情呈“断崖式”发展,我轻度昏迷,完全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咳嗽不止,有时血氧降至60多,有了濒死的感觉,已经离不开高流量呼吸机了。
 
5月20日转入MⅠCU治疗,十天后转至待术病房。在等待手术的日子里,心情极度复杂,既有对手术成功的期许,更有惶恐焦虑。

我关掉了手机,躺在病床上发呆。回想起走过的56年五味杂陈。1981年,19岁的我走出深山只身闯荡京城,37年的拼搏奋斗,一路艰辛谁人能知?

想起了年迈的父母,望着日渐憔悴的妻子和身怀六甲的女儿就会潸然泪下……
 
6月5日一个注定终身难忘的日子。下午2点我被推进了手术室,我有一种生离死别的感觉。在进入手术室大门的刹那,我轻轻抬起手臂在空中划过一个胜利的手势,这一挥是告别还是永别?真的还能再见我的亲人们么?

第一次探视
我和妻子女儿相拥而泣,心中满是重生的幸福感。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不知何日何时,只听有人说:醒醒吧,手术很成功,很快就能上去了(病房在MlCU楼上)!此刻我已无力发声,只能频频竖起拇指向在场的全体医护人员表达我的感激和敬意!

第一次探视时间到了,我和妻子女儿相拥而泣,这泪水充满重生的幸福、新生的喜悦;充满对器官捐献者及其家人的感激和感恩;充满对全体参战医护人员的敬佩和敬仰!

妻子告诉我,是陈静瑜教授亲自为我做的手术。陈教授是我国肺移植手术第一人,还是全国人大代表,其工作繁忙程度可想而知。他能在百忙之中亲自为我手术,是我的幸运。

我曾在心里无数次祈祷:好人平安!恩人珍重!

6月10日,我顺利地从MⅠCU转入特护病房,望着窗外明媚的阳光,享受着几个月来从未有过的舒畅呼吸,一股重生的感觉油然而生……

术后第一次喝水
甜甜凉凉的感觉穿过整个食道,让我再次流泪。

器官移植手术成功只是第一步,后续的治疗康复依然至关重要。

我术后治疗和照护是在陈文慧主任领导下的肺移植科,前后近50天时间里,陈主任无论多忙,每天都亲自带队查房,逐个病床询问病情,有问题当场解决。
 
在这样一个暖意融融的氛围里,大家之间的亲情关系早已超越了医患关系。

6月12日,术后第7天,在陈主任和荆大夫的鼓励下,我咬牙坚持  到了床边!虽然扶着助行器的双手有些哆嗦、双腿不住颤抖,但我仍是激动。这是5月20日以来,我第一次下地站立!
 
由于术后一直输营养液,恢复吞咽功能、做到能够自主饮水进食是一个艰难过程。我术后第二周开始尝试喝水,前两次都因呛水而失败了,进食更成了奢望。

6月18日在康复科敖主任的耐心指导下,我术后第一次喝下一小杯白水,当甜甜的凉凉的感觉穿过整个食道的时候,让我再次流泪。

我感叹:当饮水进食都成为一种奢望的时候,才更加懂得健康的重要,生命的珍贵!

术后第一个月
我基本自理能够出院,却对医院“依恋不舍”。

6月23日,我由7层特护病房转入6层普通病房。此时,扶着助行器在病房外“回”型廊道里继续着艰难的行走锻炼。

从开始用人搀扶,到自己行走,从开始的每天三五圈,到后来的四五十圈,进步是明显的。同时辅之以静心打坐、腹式呼吸训练、提肛锻炼等。

到6月底,术后还不到一个月时,洗漱等简单生活我已基本能自理,初步具备了出院条件。

而此时,出于对医院照护的依赖、对回归家庭康复的担心,我已经不想出院了。从当初的不愿来,到如今的不想走,如此大的反转,也许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懂吧……
 
7月3日,开始做出院前的各项检查。然而,在事先没有任何征兆情况下,B超检查发现四肢多处血栓,第一出院的希望破灭了。

接下来的日子每天两针溶栓针,半个月后再次检查,除右上肢还有一处外其余全部消失,其它各项检查也基本正常。

出院前夜
我激动难眠:明天走向新的生活!

经会诊商定7月24日出院。等待出院的日子里,我常常抚摸着左胸心语:兄弟,这次一定好好的,我们回家!

7月23日出院前夜,我手术后第一次失眠了。夜深了,我披好衣服下床,前面教研室的门开着一条缝透出灯光,里面好像还有人在说话。

见有人走过,护士长闪身出来,在她开门的瞬间,我看见陈主任和几位大夫都在。

我们四目相视,双方都有些惊讶。“您怎么还没休息?”;“睡不着,出来走走”;“这么晚了,你们怎么还开会呢?”;“讨论一个方案,您早点休息吧!”;“好!”。
 
别过护士长,我依然没有睡意,来到楼下,走到医院大门,明天我将从这里离开,走向新的生活!

我相信未来的路就如同眼前这条宽阔的街道,褪去的是车来人往的喧嚣,迎来的将是灯火阑珊的璀璨!
 
●间质性肺炎是是肺的间质组织发生炎症,如果不及时治疗,会导致肺纤维化、肺心病等并发症,病人呼吸困难,有的甚至24小时离不开氧气时,需要进行肺移植治疗。

●肺移植手术有个“黄金6小时”。一般来说肺源冷缺血时间为12小时,最好在这个时间内完成移植手术。刨除手术本身需要的5个多小时,留给路上转运的时间只有6小时左右,这就是“黄金6小时”。

●目前国内外的肺移植中心:国内的有中日医院、无锡市人民医院、浙大一院等,国外的有加拿大多伦多总医院、奥地利维也纳总医院、美国克利夫兰诊所、美国杜克大学医院、美国天普大学医院、美国圣约瑟夫医院、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附属医院、澳大利亚阿尔弗雷德医院、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疗中心。
 
 
本文参考资料:

据微信公众号“呼吸界”2019-10-16《「我常常抚着左胸默念:兄弟,这次一定好好的,我们回家!」——一个肺移植患者的浴火重生》ID:BREATH-CIRCLES 已获授权转载,有删减。

编辑:郑帆影
\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