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客户端 > 正文

疼痛难忍、无法大便……一次痔疮手术为何成了梦魇的开始?

2019-10-18 14:06:40来源:健康时报客户端|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疼痛难忍、无法大便……一次痔疮手术为何成了梦魇的开始?
(健康时报记者 韦川南)每天肛门处疼得只能睡一个小时,术后仅4个月就瘦了40斤,每天必须吃腹泻药让大便变成水了才能解出来……
 
这是68岁的老康(化名)做完痔疮手术PPH(吻合器痔固定术)手术后的经历。
 
“如果知道做完手术后我爸会受这么多罪,说啥我也不能让他做!”老康的儿子康宁(化名)告诉健康时报记者,为了治疗困扰多年的痔疮,老康在天津一家三甲医院做了一个PPH手术,然而术后出现的肛门疼痛难忍、无法大便、腹痛等症状,让老康从此无法正常生活。
 
痔疮术后,成了梦魇的开始
 
2018年的初秋,天气已渐凉。半夜12点多,睡梦中的康宁接到老康的电话,说疼得受不了了,让他赶紧过去一趟。康宁放下电话赶到了父母家。这样的事,自从2018年8月做完手术以来,发生过很多次了。
 
2018年8月,67岁的老康因为痔疮便血严重,在一家医院肛肠科就诊,经检查为混合痔,当年8月16日进行了混合痔微创PPH手术治疗。
 
然而老康没想到,本以为很简单的一次手术,却成了梦魇的开始。
 
首先是大小便困难。手术后当晚,老康感觉排尿困难(当晚下尿管排尿),手术后的15天里,老康都需听流水声才可以排出小便。大便就更加困难了,手术当晚,肛门有坠胀感但可以忍受,只是明显感到排便困难。术后第2个月时,老康感觉肛门的坠胀感更加重了,总有要排便的感觉,但蹲半天又解不出来,得借助开塞露才能解出来,而这种坠胀感却也不会消失,只有通过多走路才可以略有缓解。
 
此后坠胀感不断加重,“就像是肠子上挂了一个大秤砣。”老康说。有了大便不敢解,不解又难受,解出大便后还难受,肛门处的坠胀感让人生不如死。“每天只有通过长时间走路才能略有缓解症状,在寒冷的冬天,我经常凌晨2点、3点、5点都要出门去遛,因为坠胀难受睡不着觉啊!”
 
手术后,老康去了别的医院检查,医生检查后的回复都是:没问题,只是还没有恢复好。虽说医生给开了洗药坐浴,但也缓解不了症状。
 
后来老康尝试了市场上自己看到的所有有关治疗痔疮的药物并且走访多家医院,坠胀感依旧如影随形。
 
在求医的过程中,有的医生说老康有心理疾病需要看心理医生。还有几位医生告诉他不要天天想着大便,只要不想,症状就会自然逐渐消失了。但是老康说,令他痛苦的不是总想解大便,而是这种排便的坠胀感太重了,却没有医生觉得这个症状是异常的。
 
微创痔疮手术,其实并不微创
 
吻合器痔固定术(procedure for prolapse and hemorrhoids,PPH),又称吻合器痔上黏膜环切术。中日医院肛肠科主任王晏美教授说,这个手术是治疗2、3期脱垂内痔的新方法。简单地说,就是用一个特制的吻合器将患者的直肠下端黏膜切掉一圈,然后用钛钉吻合。通常,手术会在患者的直肠上钉入到28~30颗金属钛钉。
 
\
中日医院肛肠科主任王晏美教授正在给患者做手术
王晏美/供图
 
很多医生在介绍这种手术方式时,通常会说是微创手术。王晏美主任介绍,但实际上,只是手术方式比较便捷,对于患者后续的疼痛和造成的麻烦,却一点也不“微创”。
 
“而且很多痔疮并不是肛垫下移导致的,切掉了好的黏膜,痔疮还在,就算把痔疮拉上去,外头看不到了,但里面黏膜固定的持久性是不能保证的,过一年半年还会脱落出来,因此手术后痔疮的复发率也比较高。”王晏美主任说道。
 
北京一位肛肠专家介绍说,PPH手术虽来源于国外,但目前国内流行度明显高于国外,由于外界有“微创、疼痛小”口碑,在一些医院广泛开展,并得到大力推广,但隐藏在背后的后遗症和并发症应该引起重视。
 
“本来,痔疮不是一个大问题,结果做完PPH手术后,不少患者出现了远比痔疮严重得多的问题。”王晏美教授说,PPH手术的并发症,包括直肠梗阻、出血坠胀、便秘、伤口长时间不愈合等。手术中钉入患者直肠的钛钉,一部分能脱落,还有一部分脱落不了,有的就露在吻合口外面,有的则包裹在吻合口里面,手术后还会出现瘢痕环,严重的就会出现直肠狭窄,大便不出来。
 
“曾经接诊过一位50多岁的男患者,七年没法正常大便。”王晏美主任介绍说,这位患者直肠狭窄到仅如一根筷子一般(正常人的直肠能像胳膊一般粗),严重的直肠狭窄导致了直肠梗阻。
 
2012医学前沿刊发的《痔的PPH手术综述与展望》一文,也指出,“随着PPH手术大量临床实践,发现新的问题与隐患,出血、疼痛、直肠(吻合口)狭窄等,就是金属钉给人类带来的弊端或称灾难。”
 
这篇文章中提到,PPH被认为似乎是非常符合生理的新手术,几乎所有的报道近期效果近乎完美,较多医生缺乏经验和追随潮流而造成不少的并发症,这需要我们正确对待新术式的应用。
 
PPH手术,能不能做得看适应症
 
后来,一位医生建议老康还是去找当初为他手术的医生来解决问题。
 
此时的老康,已经四个多月没睡过一次好觉了,体重也从原来的160多斤,瘦到了120多斤。医生检查后告诉老康,之所以出现这些症状,是因为吻合的钛钉没有排出来。
 
这次手术,共取出了3颗钉子。然而手术后,老康的坠胀感还是没有缓解。后来康宁从网上了解到,河南的一位专家对于处理PPH手术并发症很有经验。在这里,老康又取了28颗钉子。“这是第一个给我们说做PPH手术会造成这些症状的医生。”康宁跟健康时报记者介绍说。
 
“PPH这项技术掌握起来比较容易,有一些原来不具备做传统痔疮手术能力的医生,在经过培训后,也能在本院开展了这项技术。”王晏美主任介绍,在国外,对于一种新的手术方式会有专门的管理和培训,需要资质,对适应症的掌握、操作的技巧都能得到保证。
 
然而在我国,医生做PPH手术不需要资质,也没有统一的培训和管理,手术适用症也很乱。
 
“我一直也在呼吁要慎重采用这种手术方法,因为风险还是比较大。有的医生只是考虑了手术的便捷性,却对手术造成的并发症不甚理解。”王晏美主任表示。
 
美国结直肠外科医师协会(ASCRS)临床实践指南委员会在《2018ASCRS痔治疗临床实践指南》中提到,吻合器痔固定术与几种特有的并发症相关(如直肠阴道瘘,吻合口出血和吻合口狭窄)。一项系统评价纳入784 篇文章,包括14232例患者,发现中位并发症发生率为16.1%,其中5例死亡。
 
指南介绍,大多数Ⅰ度、Ⅱ度和部分Ⅲ度内痔患者,如果药物治疗无效,可进行门诊治疗,痔套扎是最有效的方法,推荐等级为1A(强烈推荐,基于高质量证据,等级最高的推荐方式)。对于有症状的外痔或内外痔伴脱垂(Ⅲ-Ⅳ度)患者,痔切除术的推荐等级为1A。
 
而且指南明确指出,在疼痛、肛门瘙痒和急便感方面没有观察到明显的趋势支持吻合器痔固定术,所有其它临床指标均显示支持痔切除术。此外,一项对痔手术治疗所有技术进行的系统评价显示,吻合器痔固定术后痔症状的复发更常见。
 
“这种方法相比传统手术来说,不良反应发生率高,有很多更安全的方式,比如传统的硬化剂注射和服药效果就很好,达到手术程度的痔疮,还是切除和结扎的方式最好。”王晏美主任说。
 
北京某肛肠专家提醒,患者就医时应选择最合理的方法治疗疾病,将疾病治愈是最重要的,而不应仅仅相信所谓的“痛苦小、微创”。
 
现在,术后的老康至少可以拉大便了,时而不适时打完开塞露也可以忍受了。后来康宁带父亲到北京一家医院就诊,医生告诉他们, 鉴于目前老康经过了几次手术,肛门处需恢复,待情况稍好些后,建议继续手术治疗。
 
编辑:孙宝光
 
\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