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客户端 > 正文

医院挂不上的号,号贩子却能挂上!知名生殖专家号炒至两万元

2019-09-30 11:01:41来源:健康时报客户端|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医院挂不上的号,号贩子却能挂上!知名生殖专家号炒至两万元
知名生殖专家号炒至两万元。健康时报记者调查↑

(健康时报记者 王振雅文/图)“知名专家的号排到两个月后了,其他专家的号也都是两周以后了,挂哪个?”湖北的刘岩(化名)站在北京大学某三甲医院生殖中心的挂号队伍一旁与丈夫商量着。
 
今年27岁的刘岩结婚三年了,一直怀不上孩子。刘岩有些着急了,“身子有点弱,一直怀不上孩子,怕身体有什么大毛病”。
 
“好不容易来一趟北京,最好能挂上大专家的号。”刘岩低头边刷手机边嘟囔着,要不找人加个号,大不了加几百块。
 
三种挂号渠道
预约周期为一个月
 
像刘岩一样的患者,在该院生殖中心并不少见。不少人也都像刘岩一样,被挂号给难住了。
健康时报记者了解到,该院生殖中心挂号有三种渠道:一、医院APP预约挂号;二、生殖中心门诊自助挂号平台挂号;三、在生殖中心人工挂号窗口进行预约挂号。
 
健康时报记者分别于2019年7月31日、8月1日、8月5日,三次登陆该院挂号APP平台尝试挂号。APP上显示只能预约该生殖中心妇科普通门诊,妇科副主任医师及以上的专家号均显示“预约已满”,处于无号状态。
 
据该院生殖中心官方公众号发布挂号攻略显示,通过门诊自助挂号平台首次就诊可挂当天号,也可预约其他日期。但首次就诊不能挂专家号,复诊可预约专家号。
 
记者在生殖中心门诊楼点开自助平台挂号页面后,该中心妇科所有专家均为约满状态。
 
7月31日,记者来到生殖中心人工挂号窗口,尝试挂号。“妇科最快的副主任医师号源挂号已排到了两周以后。
 
生殖中心门诊楼标有自助分诊标识的墙壁上也张贴了“温馨提示”:妇科所有医生号均采取预约方式挂号,预约周期为一个月。
 
医院挂不上的号
号贩子却能挂上
 
“北京大学某医院生殖科的专家号,一号难求。”健康时报记者调查发现,在微信、QQ群等平台中,仍有人公然叫卖北京大学某三甲医院生殖中心的专家号。
 
8月6日,健康时报记者以患者身份联系了在朋友圈叫卖专家号的张启(化名),尝试以初诊(首次就诊)患者的身份挂上该院生殖中心妇科专家号。在张启朋友圈的广告中,可以看到一张医院外观图片上,配了这样的文字:加快、加急、可以点名专家号。
 
“首次就诊可以挂马力(化名)或李广(化名)的专家号吗?”记者问。
 
“可以,有医院就医卡吗?”张启说。
 
“没有。”记者答。
 
“身份证号,400元服务费,等消息。”张启说。
 
简单对话后,记者在提供了身份证号与服务费,于当晚8点,张启称挂上了8月7日的生殖中心妇科副主任医师李广(化名)的专家号,并将挂号凭证与就医卡图片发给了记者。
\
健康时报记者辗转接了3个陌生电话,才和送挂号凭证的人对接上,骑车电动车的女子负责将挂号凭证送至患者手中。
 
8月7日,记者一早便来到该院生殖中心门口等待交接挂号凭证。半个小时过去,辗转接了3个陌生电话,最终才和送挂号凭证的人对接上。
 
在医院邻近的路上,距离生殖中心不足百米处,记者从路边一个骑电动车的女子手中拿到了就医卡与挂号单,女子说,“拿这个就能看病,快去吧。”
 
“就诊日期,8月7日,上午2号,生殖中心妇科副主任医师李广(化名),建议候诊时间8:08-8:17,医师服务费60元。”记者拿到的北京大学某三甲医院挂号凭证显示着这些信息。
\
记者从“号贩子”手中拿到的挂号凭证
 
虽然对就医的患者来说,排到了上午第2个号,已经是个不错的“结果”,但原本60元的副主任医师挂号费,却被加价400元,价格上涨近7倍。
 
而想要挂知名生殖专家的号,据健康时报记者了解,服务费在3500-20000元不等。价格越高,成功率越高,可安排最近的时间。价格低则不能保证时间,也不能保证能否挂上。
 
根据这份挂号凭证显示,此为自助挂号平台的号源,显示挂号时间为8月6日10点57分。
专家号源到底从何而来?
 
记者拿着这个挂号凭证,咨询人工挂号窗口工作人员,询问是否可以挂第二天的专家号。
 
挂号窗口医务人员告诉记者,初诊患者明日可以来挂当天号,但号源为普通医师号而非专家号。复诊患者可预约第二天的专家号,不过第二天没有专家号了,最早的专家号下周才有。
 
记者将挂号凭证递给医务人员问到,这种号是如何挂上的?“这是自助平台的号源,与我这边不是一个系统,你可以去自助机上试一下。”
 
可根据健康时报记者调查发现,想在每日上午近11点的时间,通过挂号自助平台挂到生殖中心妇科第二天一大早的专家号,基本不可能。
 
“号贩子”的号如何获得的?从公安机关通报的案例、媒体报道、知情人士透露来看,“号贩子”主要通过排队抢占号源、线上刷取号源、黑客入侵挂号系统等方式获得号源。
 
一些“号贩子”手上拿着大量的身份证、医保卡、就诊卡、银行卡,去对应的医院自动挂号机排队,抢占靠前的位置,他们会把热门稀缺的号挂走,等到有患者需要时,在退号同时马上拿着患者本人的身份证、就医卡进行预约,并因此收取所谓的服务费。
 
今年以来,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已将2100多名“号贩子”信息录入北京30余家医院人脸识别系统。AI人工智能识别,号贩子一进医院便会被监控。
 
对于不能进医院的号贩子,通常会在网上抢占号源。一位不愿具名的程序员介绍,“号贩子”线上刷号源,主要采取虚假占坑和抢占注册的手段。利用大量身份信息在APP注册,虚占号源。他们会提前获得放号信息,一旦放号便利用抢号软件进行抢号。
 
抢号软件的存在,多数钻了挂号APP防范漏洞。对此,北京市卫生健康委要求对存在“号贩子”问题的重点医院、全市预约挂号统一平台、京医通等挂号平台进行号源管理系统的升级改造,通过线上识别“号贩子”抢挂号、抢退号,对疑似“号贩子”的账号采取“慢速排队”;以及实施“候补退号”“优先本院诊间转诊、复诊预约、医联体内预约转诊”等措施来应对。
 
除此之外,在一些“号贩子”口中,声称都是“内部号,保证有号。”对此,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综合监督处处长王开斌告诉健康时报记者,被抓获的“号贩子”向公安机关招认,所谓的医院内部有人、随时要随时挂号加号等说法都是幌子,目的是为了招揽患者。   
 
实际情况是,北京知名医院号源,包括一些专家号,通过正常挂号渠道完全可以获得。”王开斌介绍,按照《关于严厉打击号贩子改善医院门诊医疗服务秩序的通知》等文件要求,北京部分知名医院实施了“双休日门诊”“普通号无限量供给”“加大下午医生出诊比例”等策略,患者只要有挂号需求,不管是通过预约挂号平台,还是通过自助挂号机或者医院设置的挂号窗口,总是能够挂上号的,不过就诊时间会有先后顺序。
 
号贩子屡禁不止
整治行动一直在进行
 
“为了能抢到位置靠前的号,卖个好价钱,我们会一直刷手机。”张启说,除此之外,我们也有自己公众号,每天发号源信息;在QQ群、微信群回答患者咨询;还要在各大医院公众号等平台查找医生出诊信息。吃饭还是聊天都不停刷手机。
 
虽然“号贩子”作案手法并不高明,也不需要太多高科技,成本很低,王开斌告诉健康时报记者,但是优质医疗资源有限,供需不平衡、患者掌握了解医院的信息不对称,加之号贩子人为制造紧张空气,个别重点医院和个别重点科室的专家号,还存在一号难求的现象。有时并非医院无号,只是许多外地就医患者对北京地区医疗服务管理流程不了解,病急乱投医,号贩子恰是利用这一心理,胡乱加价牟取暴利。
 
为提高患者就医满意度,改变“挂号难”现状,王开斌介绍,北京市积极探索源头治理、系统治理、综合治理、依法治理的整治号贩子工作思路。
 
2018年以来,仅北京市属医院,就出动工作人员17067人次,增加保安巡逻值守8513人次,增加技防设备设施1860件(套),清理驱赶“号贩子”5488人次、“医托”100人次,摸排通报号贩子线索152条,配合公安机关抓获“号贩子”犯罪嫌疑人200名。
 
王开斌介绍,北京市卫生健康委近期已3次围绕整治“号贩子”工作,同10多家存在号贩子问题的医院和行业归口单位负责领导进行了重点谈话,强调医院要履行整治工作的主体责任,坚持党委负责,主要领导亲自抓,纪检部门严格执纪问责。
 
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并以文件形式提出,对整治行业乱象不力的市属医院,予以绩效考核降级;对非市属单位,按照管理权限等,移交主责机关,并在医院等级评定和申报市专项及评优评先方面采取限制措施。
 
不过,从目前来看,北京市整治“号贩子”工作已经取得了明显成效,但是整治“号贩子”绝非一日之功。北京市卫生健康委负责人曾向媒体表示,今后北京将继续以“钉钉子”的精神抓整改,驰而不息抓落实,不彻底解决问题不收兵。
 
据悉,北京市卫生健康委自2019年6月以来,又启动了至2020年底为期一年半的“号贩子”集中整治行动。整治行动推出了优化资源配置、开展专项巡查、实施“号贩子”活动密度指数监测、一院一册推进、监督执纪问责等新措施。
 
编辑:郑新颖
\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