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客户端 > 正文

2.12亿老年人养老要有新模式

2016-03-16 14:25:50来源:健康时报客户端|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社区养老、机构养老、高端养老…养老有哪些新模式?
(健康时报记者 叶正兴、井超)2.12亿,这是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的数量,占总人口数的15.5%。我国已成为世界上老年人口最多的国家。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让老有所终,鳏寡孤独废弃者皆有所养,成为亟待解决的现实困境。养老破题,让政策落地,两会期间,专家提出了许多新的建议。
 
社区养老:医养结合是必经之路
 
这几年,全国人大代表、民盟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委沈志刚准备的提案一直都跟养老有关,小到建议60岁以上老年人每年要做一次免费的体检,大到社会如何为“老龄化”的到来做准备。今年,他的建议是“发展社区养老事业。”
\
全国人大代表、民盟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委沈志刚
 
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海团审议时,沈志刚作为代表发言,向习近平总书记详细介绍了与养老保障相关的一系列建议。
 
沈志刚觉得,在社区养老这一块,上海已经走在了前边。目前,上海所有的街道和社区都建有助餐点,每天有七八万老人在社区助餐点吃饭,75岁以上老人享受优惠,四菜一汤的伙食,只需要几元,多余的部分政府负责补贴。如果身体不方便,也可以由人送过去。每个社区有助老服务社,为老年人提供休息聊天的地方,并开设兴趣小组,提供讲座、健身、读书活动,丰富老人的精神活动。
 
“其实,对于养老,老年人生理疾病不是首位,心理健康才是第一位。”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医学科学院党委书记李立明认为,很多老人退休后社会和家庭地位发生改变、家庭出现变故等因素都直接影响老人情绪,我们称之为负性生活事件,这些影响比生理疾病更大。因此,无论是居家养老还是社区养老,都要解决老人饮食起居、生活照料、精神慰藉的需求。医养结合成为目前或未来养老的必经之路。而医养结合的优势在于,整合养老和医疗两方面的资源,提供持续性的老人照顾服务。
\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医学科学院党委书记李立明
 
在沈志刚看来,医养结合重心应放在社区,以上海市800多万老年人计算,他希望,到2020年,享受社区养老服务的比例能提高到15%,“按目前的社会需求,这个目标不太高。”
 
社区养老应如何做?李立明认为,应由社区养老服务中心与医疗机构或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合作,为居家老年人提供建立健康档案、健康教育、健康管理、疾病管理等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并为高龄、重病、失能、部分失能老人提供定期体检、上门巡诊、家庭病床、社区护理等服务。
 
在上海市湖南路街道社区,组织低龄老人成立了志愿者服务队,为高龄老人提供义务服务,有的人60岁或55岁退休了,会给高龄独居老人每天打打电话,这样就尽可能地避免了意外事件的发生。有的人退休前就从事医疗工作,在社区还能义务帮其他老人量量血压,做些基本医疗志愿服务,这样的低龄老人,都会积累下“工分”,等到年纪大了,又会有比他们年轻的老人服务。
 
“目前的问题是覆盖面还不够广,社区医养服务专业性需要提高。”沈志刚并不讳言如今遇到的困境。在他调研过的上海许多社区,护理人员大多是护工,没有专业的培训,而社区全科医生,对于老年人的心理照料不够。
 
医养结合,还有更为灵活的办法。江苏常州新北区新魏花园社区,一座新的养老服务中心大楼正在装修。据了解,这座大楼一楼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二至四楼则是268张养老床位。该养老服务中心负责人钟纪全介绍,中心目前有164位老人,经营至今最大的问题是医疗跟不上,老人半夜有个突发情况就只能往医院送。如今,将社区养老机构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整合到一座楼里,真正实现了“楼上养老,楼下就医。”
 
机构养老:付费应不超养老金80%
 
公立养老机构,人满为患排队难。而民营机构,作为必要补充,却也存在很多现实尴尬。“不赚钱反而担事,一旦有老人发生意外,严重的有可能要赔偿几十万,有的甚至关门。”沈志刚一语揭示民营养老机构现状。
 
据2014年《上海市养老设施布局专项规划》介绍,2011~2020年的10年间,上海60岁以上老年人口数量将净增203万人,平均每年增加20万人;而2010年到2013年,民营养老机构只有2011年增加了3家,2012、2013年分别减少5家和16家。
 
这代表了目前民营养老机构普遍遇到的瓶颈。长期以来,进入养老机构的的老人大多年纪偏大或失能,民营养老院风险极大,而专业老年医护人员却很短缺。
 
全国政协委员、致公党浙江省委会副主席杜时贵曾撰文表示,目前的养老机构大多以生活照料为主,医疗护理严重不足,缺乏医疗支持是绝大多数养老机构存在的“硬伤”,而养老机构内看病不能纳入医保报销,也使更多老人对养老机构心存顾虑。
 
“理论上机构养老应更重视对失能老人的关注。"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癌症基金会理事长赵平表示,对于70~79岁段老人,医养结合应是七分养,三分医,以社区养老为主体。而对80岁以上老人,应七分医三分养,可以以机构养老或老年医院为主体,鼓励基层或城市二级或二级以下医院提供医疗服务。政府应该保证基本的养老服务,国家给予补贴,养老机构付费标准应不超过当地平均养老金的80%。而对于社会资本运营的高端养老,国家可以不必再给予支持。
\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癌症基金会理事长赵平
 
对于以提供医疗为重点的养老机构,李立明建议,可以鼓励将城市地区过剩的公立医疗资源转型为老年康复院、老年护理院等医养结合服务机构;养老机构设置的医疗部门要符合国家法律法规和医疗机构基本标准,符合条件的应按规定纳入城乡基本医疗保险定点范围。医疗卫生机构要为养老机构开通预约就诊绿色通道,为老年人提供就医便利服务;鼓励养老机构和医疗卫生机构近距离规划,形成互补、合作的发展格局。
 
高端养老:注重细节主动服务
 
专家的建议落地,尚需时日。不过当下,政府应当通过引导、协调、组织和扶持社会资本进入养老领域。如今,也确实有一些社会资本在养老产业进行尝试。
 
一位全国政协委员向记者讲了这么一件事,家住深圳,母亲常年患心脏病独居生活,去年三次被下病危通知书,非常希望找到一个舒适的养老机构,同时也能保证良好的医疗条件。但是在深圳、广州等地都看过,大部分养老机构都在郊区,费用也昂贵。
 
2015年6月26日,泰康之家北京燕园养老社区在昌平开业,短短三月已全部住满。泰康人寿医养开发部总经理张浩告诉健康时报记者,2007年,泰康人寿第一个拿到保监会的保险公司投资资质,从事领域是养老机构建设,以长期护理为主要服务业务,面向65~93岁的中高端老年人,包括独立老人、需协助护理的老人、失能失智的老人等,社区里配建了老年病学和康复医学的专业医院,提供医养护康服务。
\
 
张浩表示,因为保险的基因,泰康的养老社区希望最大程度保证老人健康长寿,因此也投入最大精力去研究如何做好养老服务,目前已在北京、上海、广州、苏州、杭州、成都、武汉、三亚等八个城市打造泰康之家连锁养老社区。
 
泰康养老社区里,许多小细节都值得留意。据悉,最小的房间也达到30平米,一半的空间是洗手间,活动不方便的老人即使坐轮椅,也能很方便的坐到马桶上,独立完成如厕动作;洗澡的浴缸是步入式的,打开一扇小门,即可迈入浴缸中,非常方便;浴缸上一个小架子,老人靠着就能洗澡;有些凳子装了轮子,最大程度的方便老人。而手上戴着的可穿戴设备,能实时监测到老人的位置和心率、呼吸等生命体征,避免失智老人走丢或出现意外。
 
在贵阳,2015年有一家中铁股份下属的太阳谷养老社区揭牌,这是目前国家住建部唯一授牌的“国家标准康养示范区”。据其负责人尤予西介绍,该社区非常重视医疗和保健养护,从英国、美国和台湾地区分别引进了医疗、安养和护理体系,对于居家养老、医养结合的模式和服务体系十分看重。
 
健康管理、康复养老、养生保健和照护服务……类似的中高端养老机构,也许并不能满足占比例最多的养老人群,但却为普通民营养老机构探索了一条路。
 
不过,“中国目前的养老形势,还是提倡以居家养老为主。”赵平介绍,如果子女照顾不上,居家养老就需要保姆,对保姆足够的培训和管理,让保姆持证上岗,有资格定岗,形成一支专业的队伍,比如提供一些基本的慢病管理照料服务,让被养老的人放心。
 
沈志刚也有类似的观点,以上海为例,目前有830万家庭,半数以上需要家政服务,家政从业人员规模也已达到百万之众。但目前从业人员良莠不齐,价格节节攀升,服务质量难以保证。这种一盘散沙的现状亟待重视,需要加快家政服务业立法,同时政府要扶持行业龙头企业。
\
 
国务院2013年已出台《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到2020年,我国要全面建成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支撑的功能完善、规模适度、覆盖城乡的养老服务体系。多元化模式探索已有很多,等待政策落地破局,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编辑:步雯

\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