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钟南山院士等呼吁:积极应对多重耐药问题

2019-09-10 19:41:48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健康时报记者 杨小明)“细菌耐药,就如同细菌穿了钢盔,常规抗菌药拿细菌没办法,这非常危险。”

“多重耐药革兰阴性菌乃至‘ 超级细菌’感染疾病负担沉重,迫切需要全社会高度重视并积极采取有效行动。”

日前,在一场主题为“突破绝境,直击耐药”的媒体研讨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抗生素研究所所长王明贵教授、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管向东教授等专家与会并呼吁,要积极应对我国日益严重的革兰阴性菌耐药趋势,解决日益严重的多重耐药治疗问题。

\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

耐药,如同细菌穿了钢盔

细菌当中分为革兰阴性菌和革兰阳细菌两大类,革兰阳性菌一般比较好对付,但如果是革兰阴性菌就比较难治。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抗生素研究所所长王明贵介绍,这其中尤其以肺炎克雷伯菌、大肠埃希菌、鲍曼不动杆菌、铜绿假单胞菌的耐药最为严重。

“细菌耐药,就像细菌穿了马甲,后来又套上钢盔,常规抗菌药拿这些细菌没办法。”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管向东教授形象地表示,这意味着如果没有新的抗菌药出现,很多细菌将出现无药可治的局面。

“我第一次对细菌耐药性有感性认识,是在二十年前。当时较为多见的绿脓杆菌(铜绿色假单胞菌),药效渐渐不好。即使用上最好的碳青霉烯类药物,它也能存活。”钟南山院士表示,在我国,目前耐药革兰阴性菌(G-)引起的感染在近几年持续增多,特别是对于治疗选择有限的“超级细菌”包括碳青霉烯类耐药肠杆菌科细菌(CRE)在内的耐药菌引起的感染发生率不断升高。

根据中国细菌耐药监测网监测,肺炎克雷伯菌对常见的碳青霉烯类药物(美罗培南)的耐药率从2005年的2.9%左右升至2018年的28.6%,耐药率全国平均上升幅度高达8倍。当前可用于治疗CRE感染的药物极为有限,患者死亡率高。

重症患者是高危人群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抗生素研究所所长王明贵教授介绍,目前我国临床上大量重症患者由于患者病情危重、多器官功能障碍、自身免疫力低下,侵入操作多、抗菌药物暴露等原因,存在较多多重耐药菌感染发生的高危人群。

多重耐药问题不仅仅是重症学科遇到的挑战,同样也是血液科、呼吸科、感染科、老年科以及移植科等临床科室目前所共同面对的严峻挑战。

“复杂性腹腔内感染、医院获得性肺炎和呼吸机相关性肺炎、在治疗方案选择有限的成人患者中耐药革兰阴性菌引起的感染,都可能造成患者的死亡。“王明贵教授谈到,”对于这些严重感染的诊断和治疗,治疗时机非常珍贵。及时根据耐药菌的种类及其药物敏感性合理使用包括新型酶抑制剂复合制剂在内的抗菌药物,缩短患者的病程、减少住院时间、减少患者死亡风险和疾病负担。”

对此问题,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管向东教授指出:“对于重症感染的治疗,部分临床医生往往会经验性选用一般常用的抗生素治疗,如病人病情无缓解,再用新型抗生素。事实上,这种传统抗感染用药方法,有可能会延误重症感染病人病情,错过有效治疗时间窗”

防感染同时,我们需不断寻找新药物

\

“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中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就是医疗卫生系统主要的战略要从以治疗为中心转变为以健康为中心,这个在感染领域也有指导性意义,从应对细菌感染来说首先要减少细菌的感染,特别是减少耐药菌的感染,一旦发现有耐药菌就要很好的隔离,做好院感防控工作,减少耐药菌传播的机会;其次是寻找新的治疗的药物”钟南山院士指出。

世界卫生组织(WHO)将研发针对“超级细菌”的抗生素列为最高优先等级,特别是针对CRE和碳青霉烯类耐药铜绿假单胞菌等的新型抗生素迫切亟需。

记者注意到,2019年5月21日,注射用头孢他啶阿维巴坦钠(思福妥®)通过优先审批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该药有助于临床医生更加有效治疗耐药革兰阴性菌,包括CRE、多重耐药铜绿假单孢菌、产超广谱β-内酰胺酶(ESBLs)细菌等引起的感染。目前已在上海、杭州等城市上市。

与会专家呼吁,在合理使用的前提下及时使用新型抗生素,以争取宝贵的治疗时机。同时,全社会要积极行动起来,对于多重耐药不仅要加强治疗,还要做好防控工作。

(责任编辑:郑新颖)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