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健康中国 > 正文

医生的“黑”形象竟是自黑造成的

2015-01-07 08:24:21来源:医脉通|分享
阅读提要:但是不知道医生们注意到没有,媒体似乎很容易找到医生的把柄,对医生动不动就上升到医德层面批判,大众对医生的要求也特别苛刻,几乎挑剔到完美的程度。

作者:梁千里,资深媒体人,前都市报执行主编,医媒关系观察者。

本来想写一个漫长的系列,后来觉得废话太多了,我今天冒死爆一个真相:医生的黑形象最开始是医疗系统自己黑出来的。

肯定有医生觉得这个记者又推卸责任,我先很坦然地承认,现在医生形象有很大一部分是被媒体玩坏了。 特别是缝肛门、湘潭孕妇死亡事件,我觉得这几个报道都有明显的先入为主倾向。

但是不知道医生们注意到没有,媒体似乎很容易找到医生的把柄,对医生动不动就上升到医德层面批判,大众对医生的要求也特别苛刻,几乎挑剔到完美的程度。

这就是由于医学界一开始的坑爹宣传自黑造成的,这些坑爹自黑都是绝对的捧杀,很多大夫还很乐于接受。

先说说这些宣传的来源,咱们都知道我国目前的新闻报道有一个老传统——打造先进典型,比如白求恩、林巧稚。但是后来这就成了一个政绩工程,一些卫生系统的领导开始向下推行任务。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一些医疗系统的写手也就开始推自己的先进典型了。

这些医疗系统的写手有一个通病:不懂传播。

一些医院的宣传干事就是从行政干部、老护士转过来的,他们平时写个领导讲话、活动稿子没问题,但经常思维是单线条的,只能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而这些人塑造了一大批先进典型,这些先进典型进入大众传播领域之后制造了五个变态的评价标准。

第一个变态标准是从不出错。

有点医学常识的都懂,任何手术都有风险,任何人也都可能出错,我们只能尽量减少,但不可能绝对杜绝。

可是宣传干部似乎不喜欢这样,先不说医疗界,别的行业也经常爱说的是“XX天运营无事故”。问题是别的行业很多都是循规蹈矩,但医生这个行业可能遇到的问题千差万别,张秉贵可以练出一把抓斤糖不出错的本事,哪个大夫敢说我一刀下去切到血管不出错?

但是很多宣传稿子也不知道是不是编的,经常说某某大夫多少年从无一例出现问题。

当然,我们不排除有些大夫水平确实高,但是你可别忘了,这就是树立了一个标杆!一般老百姓看见了就信了,就觉得好大夫就不会出错,所以老百姓一旦遇到大夫出错的事情,就非常不能接受了。

第二个变态标准是药到病除。

可能有的朋友觉得,医生不就是应该药到病除么?那你也太小看这病了。人体是非常复杂的一个系统,现代医学虽然发达,但是能做的也是有限的,有时候需要病人配合大夫一起与疾病作斗争。

但是宣传稿子喜欢标榜这个大夫医术高明,可是对于复杂的医学案例解释起来又太费劲,于是经常能看见稿子里说某某大夫一眼就看出某某人的病是怎么回事儿,然后几副药下肚就好了。

其实,一个大夫总有他治不好的病人,可是你这么一宣传,倒是简单了,但老百姓就难免有一个心理预期:我到医院就是把病看好的!

这谁敢保证啊?!我敢说全世界任何一个医院没有能做这个保证的。可是有了前面说的正面宣传,如果病没治好,轻了说大夫水平问题,重了就是没有医德。

我还遇到过有老百姓直接说医院是嫌他没钱,所以才不把病给他看好了,XX有钱人就给看好了。但是那有钱人跟您得的不是一个病啊,那他不管!

第三个变态标准是包治百病。

这么说可能有点夸张,但是很多宣传典型就是这么打造的,咱们都知道医生是有很详细的分科的,不是一个医生给你一检查你身上所有毛病就都能查出来。虽然现在有了全科大夫,但是也有照顾不到的地方。

可是我就见过有些宣传稿子,愣说这大夫不但看出了XX病,还给病人及时发现了其他的问题。当然,还是不排除现实中有这种事儿,但是这种偶发事件你不能上升到榜样的层面,这样外行人看了,就觉得大夫就应该什么都能看出来,看不出来不是不负责任就是水平不够。

第四个变态标签是以苦为乐。

请看有一个正面宣传稿是这么写的:“XX医生不怕脏、不嫌累,不争名、不图利,把患者当亲人,甘心奉献、无怨无悔,写下了感人的篇章。”医生是高附加值行业,有钱有收入是应该的,人家费这么大劲读书上学,凭什么要过的跟要饭的一样?不怕脏不怕累也就算了,还不争名不图利,这可以是一些大夫的个人选择,但不能是一个行业内部判断好坏的标准吧?可很多宣传稿子经常宣传一些这样扼杀人类基本需求的细节。

远的不说,就是近几年比较火的“B超神探”贾立群,宣传报道他的事迹时,说他为了履行“24小时随叫随到”承诺他至今仍住在医院附近50平方米的房子里!还有之前文章也提过,说他中午为了不让病人等就不吃饭,我特别想说,贾大夫不容易,但这有什么可值得标榜的?要知道这就给很多老百姓造成了大夫就应该艰苦朴素随叫随到的概念!

好了,既然贾大夫能不吃饭给我们做检查,你们其他医生护士为什么要吃饭?我想编写这个细节的宣传干事打死也想不到会这样吧。

最后一个标签更为麻烦,是赠医施药。

经常标榜某某大夫好的时候,非得加上他免去患者什么什么费用,甚至自己主动掏钱给人家买饭买药,以此作为好大夫的一个表现,甚至上升到医德层面。

我今天得罪人说,这是给整个医疗行业挖的一个大坑!医院给人看病是营生,大夫诊断做手术是劳动,就应该获得和自己价值相符的报酬,他们没有义务给患者提供义务劳动。想要免费医疗找政府要去!

大夫心肠好,当然是值得夸奖的,但这种宣传实际上造成了患者不切实际的幻想,我采访过很多因病陷入困境的例子,有不少家属都曾经问我能不能让医院先把并给治好,能不能减免点钱,因为家里穷。我想说这些病人很值得同情,但是我们不能宰了大夫给他们输血!

经过上述这些宣传稿子的打造,老百姓会形成一个什么样的好医生形象呢?不眠不休不用吃饭、24小时随叫随到、药到病除而且还是管所有病,还能免去费用甚至伸出援手!这真是好大夫?这也未免太强人所难了吧?

但是宣传稿子就是这么打造的,而且一打造几十年,不信你们找以前的宣传稿子对对看。很多大夫还觉得这是夸你们呢,殊不知实际上已经把你们放到火山口上了。

可能有些大夫要说了,这还不是你们媒体干的。我想说这还真冤枉媒体了,因为媒体没这个需求啊!媒体是为了迎合大众,而大众目前是对医生有怨气,哪个媒体吃饱了撑得没事儿打造先进典型玩?有这种冲动的还不是医疗系统的宣传干事,说细节了,宣传谁不宣传谁,如果不是卫生系统找党委宣传部,哪个社会化媒体有这个版面去登这种玩意儿!

另一方面,咱们说这种稿子一般都是要经过医院审核的,至少也有个大概的口径,你看到现在这种宣传依旧,你觉得这是为什么呢?

咱们姑且不掰扯这事儿怪谁,但是现实就是这些宣传吊高了百姓的胃口,也很容易让医生被攻击。如果咱们按照上边那个标准去找大夫的茬,怎么可能找不到呢?如果发生了医患纠纷,咱们就按那些标准跟大夫一条条码,还怕黑不到你么?既然那些标准是医德的代表,想说你没有医德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么?

相反,我要想说一个医生有多么好,已经没法弄了。有些医生说我们某某大夫不错,那天有一个病人他给看好了,请问这个稿子怎么写?他看好了不是应该的么?他赠医施药没有?他不眠不休没有?一问,都没有,就是把一个挺难治好的病人给治好了,但这个病特别难治……。我真不是不想写,但是你们觉得谁会爱看这种新闻?我写了后边编辑也不给发啊!

如果这么说有些人还是不明白,咱们不妨倒过来看,媒体自己可从来不忽悠自己从不出错;记者天天哭穷说收入低,哭诉自己是剩男剩女,经常抱怨有些报道发不出来博取同情;最关键的是媒体一向强调新闻报道是一个过程,只要不失实就行,哪怕是局部,但只要是真实的你就说不出他什么大问题来;而在精神层面,媒体往往强调梦想、理想,你注意,没有一个媒体说我这个梦想已经实现了的,要知道给理想挑毛病那是痴心妄想啊,一切理想都是完美的!

那么媒体记者怎么标榜自己的先进典型呢?第一是成功报道的个例,这还不好找,你失败一万回总有成功的吧!然后就强调怎么辛苦怎么勤奋怎么采访不成功而痛苦……。这多好弄啊,想写哪个记者都行!

然后你看,从来没有哪个新闻业的先进典型事迹是从不出错的……。

(责任编辑:吴笑吟)

网友评论

  • 加入微信

    随时关注健康时报

  • 加入微博

    随时与健康时报
    互动交流

  • 加入手机报

    第一时间获知健康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