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监督 > 医药曝光 > 正文

记者暗访男科医院:无病诊出多种病

2016-01-04 07:18:24来源:新京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2015年12月下旬,记者经“网络医生”预约,到两家医院做男科检查,分别被检查出附睾炎、弱精子症和双侧睾丸鞘膜腔积液、早泄等多种疾病,医生称需要立即进行微创手术治疗,否则影响生育。而记者同时又在两家三甲医院复查,结果发现,各项指标均属正常。

\
记者在北京长虹医院被检查出多种男科疾病。当日,记者到北京三甲医院复查,结果显示正常。

“北京最好的男科医院、北京最受欢迎的男科医院。”这是网络排名靠前的北京建国医院、北京长虹医院的搜索关键词。

2015年12月下旬,记者经“网络医生”预约,到两家医院做男科检查,分别被检查出附睾炎、弱精子症和双侧睾丸鞘膜腔积液、早泄等多种疾病,医生称需要立即进行微创手术治疗,否则影响生育。

而记者同时又在两家三甲医院复查,结果发现,各项指标均属正常。三位医生均表示,上述两家医院所称疾病系无中生有,存误导消费。

问诊

美女护士“隔空”下诊断

“您在忙吗?我是男科医院专家的助理医生。”2015年12月24日,记者添加了微信号“hihih132”的咨询医生。其微信头像是位妙龄少女,微信介绍当中还标注着“侽.蝌谘.旬加我”字样。

该微信主人自称梁医生,在北京长虹医院上班。对方在一番问诊之后,要求记者前往位于团结湖附近的北京长虹医院进行检查,并给出了预约号。

2015年12月29日上午9时,微信名为“蔓蔓”、微信号"xmt85zyq"主动添加记者为好友,该微信同样自称为梁医生,微信头像是名年轻女护士。并主动询问记者是否有男科方面的病情,记者只是表示下体有些不适。

“我跟主任说到了你的情况,觉得你患有睾丸炎、精索静脉曲张的可能性非常大。”梁医生提醒。

“这个病难治吗?”

梁医生介绍,这个需要做专门的检查确诊一下,如果是精索静脉曲张的话,它分为三个等级,一度二度的话可以保守用药恢复,三度的话就要手术很麻烦。目前你这个及时过来的话,应该还没有达到三度曲张的。

接着,梁医生又问了记者是否结婚、生育等情况。梁医生说,睾丸及精索出现炎症,最先伤及的都是睾丸的生精功能及粉笔雄性激素的功能,前者影响生育,后者影响性功能。

当日10点39分,记者收到了来自北京建国医院的预约短信,预约号为“D2268”,并给出了详细的乘车线路。

事实上,这个有着美女护士头像的梁医生,实为北京智者创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咨询”宋诚,这家公司也正是前述记者卧底的那家网络医托公司。

体验

两家医院查多种不同男科疾病

“先生,您有预约吗?”2015年12月24日下午,北京长虹医院大厅前台,两名护士一前一后,在记者报出了手机号码被录入电脑后,护士在病历上登记的就诊号与记者之前在微信中取得的预约号一致。

“下体不舒服,对吧?”主治医生李龙(化名)问。“目前,你的情况初步判断是前列腺炎和附睾炎导致的。”在简单检查过后,他开出了包括超声诊断、血检、尿检、精液在内等20多项检查,共计480元。

“你现在的精子处在一个完全不液化的状态,正常精子的活动率要超过60%,你现在是17.1%,非常弱这些精子,听到没有?”一小时后,李龙戴着口罩、右手拿着黑色水性笔在刚出来的检查结果单上比划着,他确定地说,主要是由前列腺炎、附睾炎导致的弱精子症。

“咱们现在需要综合治疗,药物加上仪器的治疗。这个仪器分三步,软化前列腺包膜,疏通里面的导管,排出里面的毒物,两到三天就会明显的好转。三项一起费用在五六千块钱。”李龙迅速给出治疗方案。

“让我回去考虑一下吧。”

“这病必须得治,不能拖,拖一天都会加重。”看到记者准备离开,李急匆匆说,软化包膜一千几百块钱,这是最基础的治疗,其他医院七八千一次的都有。

“炎症得不到及时控制就会导致恶性病变,你不做它就会癌变,听到没有?”记者决意离开,李龙再次提高嗓音说。

12月29日,与上述预约方式类似,记者按照预约短信来到了北京建国医院。

“初步诊断,你有可能是附睾炎和精索静脉曲张,这个很严重,不治疗会影响生育。”外科5诊室,接诊的副主任医师李祖发说。接着,他开出了B超、生殖器敏感度测试、尿检、精液检查4项检查共计381元。

约一个半小时后,检查完毕。“生精功能没有任何问题,精子很健康,也没有附睾炎。”李祖发看着检查结果说,但是,你双侧睾丸鞘膜腔积液很严重,需要做微创手术。

“这个手术叫什么名字?”记者问。

李祖发停顿了下,看了看电脑屏幕说,“睾丸鞘膜腔积液翻转手术,你今天就做了吧。”接着,李祖发开出了一张6000元的微创手术缴费单。

记者以需要再考虑为由准备离开。“这样子吧,你先去抽个血,去做个术前检查。”李祖发从电脑中快速打印出一张抽血缴费单并盖上红章。

“前列腺炎不用做手术,你先把这个治一下吧。”此时,李祖发对已经走到门口的记者大声说道,“医生的话你都不信。”

真相

“无病说有病”,网络医托推介医院别信

“附睾炎肯定不是,弱精子症的话具体要进行精液化验。”2015年12月24日下午,中国武警总医院泌尿科医生李斌(化名)在看完北京长虹医院给出的检查结果,并在诊疗室检查后说。

2015年12月27日,记者同样以下体不适为由来到中日友好医院男科进行挂号检查。值班医生刘辉(化名)给记者开出了尿检、超声诊断、前列腺液三项检查,共计145元。

约15分钟后,上述3项检查完毕。

“问题不大。轻度的前列腺炎,你不去管它也不会产生其他病变,没有附睾炎。”刘辉看着检查报告说,前列腺炎是常见病,就像妇科炎症一样,在男性中,前列腺炎发病率占到50%以上,治疗方法不难,简单服药就行。

“你看吧,这个报告只说明你有轻度前列腺炎,没有其他疾病。”2015年12月29日下午,中国武警总医院泌尿科副主任袁洪(化名)在看完北京建国医院检查出具的超声医学影像报告单说。

袁洪介绍,前列腺炎症在男性中占到60%-70%,“不要听他的,做手术就更不必了,这种医院少去,没一两万你出不来”。

“网络医托推介的医院都别信,我们这的病人有好多是从他们那儿过来的,他们会把病说的特别严重。”刘辉说。

2015年12月29日上午,新京报另一名记者在北京长虹医院被检查出早泄、前列腺炎两种疾病,接诊医生刘祖彪同样建议记者做微创手术进行治疗。

“没什么事”,2015年12月29日下午,北京协和医院泌尿外科副主任医师李广昌(化名)在看完北京长虹医院出具的检验报告单后说,所谓的炎症,也是无菌性炎症,“这种炎症没有症状,”治疗也无从谈起。(文/肖鹏、林斐然、刘思维 摄影彭子洋)

(责任编辑:黄奇存)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