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监督 > 医药曝光 > 正文

北京天坛医院乱哄哄 号贩子一个号挣400

2015-05-15 21:27:00来源: 健康时报|分享
阅读提要:近日,健康时报收到读者来信,吐槽了北京天坛医院的就诊环境。记者前往北京天坛医院调查发现,医院门前“混乱拥堵”,走廊加床“水泄不通”,票号贩子“半路拦截”,药品广告“定点出击”,就医诊室“人声鼎沸”……就诊环境的确乱哄哄。

(健康时报记者  徐 瑶  刘子晨  叶正兴文/图

门前堵:正对天坛医院大门的马路上,两边停满了挂有全国各地牌照的汽车,找不到车位的车辆甚至停在了行车道上,而行进的车辆则堵得严严实实,汽鸣声此起彼伏。所有车辆排着队,都需要穿过一个狭窄的门楼才能进到医院。

号贩杂:在距离门诊楼不到一百米的走道上,蹲守着不少号贩子。医院内的座位上、指示牌上也都插着号贩子的小卡片,“业务”类型五花八门,包括代挂号、办住院、代开药、提前做检查、代开发票、代开假条等。

走廊乱:狭窄的一条楼道将门诊和急诊区分开来。刚一走近,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难闻的刺鼻气味,气味的源头来自紧挨楼道的卫生间。就在这充斥刺鼻气味的狭窄走廊里,放着许多张病床,床下堆满了大包小包各种行李,显然也住了有一段时间了。

假广告多:有人发着名叫“医药养生康复报”的报纸,既没有任何刊号,也没有出版单位,属于不折不扣的非法出版物,上面刊载的也全是夸大其词的神药。广告宣称这些药不仅保证能帮助脑病患者完全康复,还有能逆转脑肿瘤的“神奇”功效。

诊室吵:许多患者不等叫号就直接进入诊室,并没有受到阻拦,诊室和候诊区域间的一条分割红线形同虚设。诊室内十几个人挤在七八平米的诊室里,乌压压一片全是人,吵闹无序。

读者来信: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读者 曹女士

最近,我带着儿子去北京天坛医院看病。医生的水平没话说,可就诊环境实在让我忍不住想吐吐槽。

两年前,儿子在老家被诊断患有癫痫,从那时起,全家人的心时刻都悬着。我常年在北京工作,身边朋友给我介绍了著名的北京天坛医院。等了一个多月,终于挂上专家号。我让老人把孩子送到了北京,怀着满心期待,准备第二天去看病。

一大早我们就来到了医院,令我们没想到的是,医院门口混乱嘈杂、人车拥堵,跟想象中的首都大医院形象完全不符。我尽力捂住儿子的耳朵,生怕他受到嘈杂声音的影响发病。

“乱糟糟的”,陪我一起来给儿子看病的是刚从东北老家过来的小保姆,在她的心里,北京的大医院应该是秩序井然的,而眼前看到的却是让她感觉像菜市场一样,甚至与老家县城的医院没啥两样。

我们一路往医院里面走,在窗口换好了之前网上预约好的专家号。

就在门诊候诊时,有不少倒号的“黄牛”主动凑上来跟我们打招呼,问我们需不需要挂专家号。

除了黄牛以外,门诊大厅还有不少发小广告的。一个上午,我手里就收了四五份广告,上面全是各种卖药的、卖保健品的宣传信息。还算有一些医学常识的我,倒是不会相信这些不靠谱的小广告。但我不知道,会有多少患者相信了广告中“治愈”、“逆转”这些唬人词汇,去迷信这些打着虚假广告的产品,耽误正规治疗……

听到广播里叫我们的号,我缓过神儿来,一只手抱着孩子赶忙走向诊室,一只手轻推开诊室的门,眼前一幕更是让人吃惊:十几个人挤在七八平米的小屋子里,黑压压一片全是人头,中间穿白大褂的大夫被团团围住。只见大夫一脸无奈,不停地提高嗓门喊道:“一个一个来……”

又在诊室里等了二十分钟,我们才终于跟大夫说上话,尽管身边人多嘈杂,这位大夫依然非常耐心地帮我儿子问诊看病。可我心里却五味杂陈,因为不得不在众目睽睽之下描述我儿子的病情,还有我们全家人照顾他的辛酸,感觉整个人被罩在一个玻璃罩内,周围全是眼睛盯着。

等医生看完病,拿到医生开的药,走出医院大门已是中午,一上午4个小时的就诊让我疲惫不堪,儿子也泱泱地喊着回家,我打上一辆车,迅速地离开了这家著名的医院。医生开了复诊单,让我之后再来门诊复诊,一想到还要经历一遍这样的就诊过程,心里忐忑不已……

这里是全国公认的神经科医术最好的医院,多少病人从各地慕名而来。可在这样嘈乱的就诊环境里,待上一上午,像我这样的正常人都感觉到头疼不已,何况是那些有着疑难脑部疾病的患者呢?

天坛医院这么响亮的名字,却是这样的就医环境,实在令人不解。

记者调查

医院门前“混乱拥堵”,走廊加床“水泄不通”,票号贩子“半路拦截”,药品广告“定点出击”,就医诊室“人声鼎沸”……一个脑外科病人最需安静的医疗环境,北京读者曹女士带孩子在北京天坛医院看完一上午病,却感到无比折腾。

近日,健康时报记者根据读者爆料,前往北京天坛医院调查发现,医院就诊环境的确乱哄哄。

大门前杂乱拥堵

5月6日上午7点53分,记者乘出租车到天坛医院。正对医院大门的马路两边停满了挂有全国各地牌照的汽车,许多找不到车位的车辆甚至停在了行车道上。

不到二十米宽的道路上,汽鸣声此起彼伏。所有车辆排着队,都需要穿过一个狭窄的门楼才能进到医院停车场内。

“许多外地病人能看到医院的牌子,可就是找不到医院大门。”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

道路两旁各种卖早点、保健品的小商贩占道经营,地上是各种垃圾和小卡片,显得又脏又乱。

看见记者往医院方向走去,几个人围了过来询问是否住宿,他们提供的“宾馆”实际上是附近居民小区的民居,三人间也就是一张单人床和一张双人床,一天150元,四人间两张双人床180元一天。在天坛医院旁天坛南里小区的一条小胡同里,挂有住宿、旅馆牌子的小旅馆不计其数,“就我们还有两间房可以订,其他都没了”,一位中年人不停强调,催促记者赶紧订。

天坛医院紧挨着北京著名景点天坛公园,公园内宁静幽雅,而与公园仅一墙之隔的天坛医院却拥挤吵闹,混乱无序。

票号贩子院外蹲点

5月6日上午8点,距离门诊楼不到一百米的小路上,不少号贩子蹲守着招揽生意,经过的行人都不免被问上一句:“要挂专家号吗?”

突然,十几个小伙子慌张地从院门口跑出来,落荒而逃。一位路边水果摊主告诉记者,他们是专门兜售医院专家号的号贩子,因为常有便衣管理人员巡逻,警觉性很高。

两分钟后,这些小伙又慢慢游走到医院门口,记者与一位自称小黄的号贩子攀谈得知,他们不仅可代挂专家号,点名专家手术,加急各项检查,加急办理住院手续,还能开住院票据,没有住院可以做成住院,不能报销可改成报销……所有普通患者的就医困难,这些号贩子们似乎都能轻松搞定。

“挂林XX专家号多少钱?”

“周五上午的号,加400,今天保证拿出号。”

“能不能便宜点?”

“不能再便宜了,300得给别人,我们就挣100。”

短短20分钟的时间里,记者遇到了9位“黄牛”,询问收费标准高低不一,代挂专家号的中介费一般是400~500元,一个专家号拿到手,要花800到1000元不等。如果要办理住院手续,收费从几千到上万元!

这些号贩子的挂号手段各不相同。有的人表示,只要患者提供身份证信息,对方花100元雇人从凌晨开始排队挂号。有的人手段则更加“高明”,表示在医院内部有关系,不用排队就可以挂到任何专家任何时段的号。

5月14日上午10点30分左右,记者找到一名号贩子问能否加到脑胶质瘤的专家号,“没问题,今天下午的就有,知名教授号100块,加上中介费一共500元,要的话现在就给你去弄号,挂上了你再给钱。”号贩子满口承诺,记者同意后,号贩子拿上诊疗卡立刻去办,记者紧跟其后。在门诊二楼神经外科诊室门口,该号贩子与一名身穿灰衣男子短暂交谈,很快拿到专家号,整个过程不到10分钟。挂号单显示胶质瘤知名1306(13:00起时段第06号)。号贩子拿到400元的中介费后迅速消失在人群中。

不仅如此,这些人对各科室专家了如指掌,哪天出诊,擅长看哪些病,都能准确说出来。有的还会经常给前来就诊的患者出主意、推荐专家。

记者走访医院各楼层,楼梯指示牌上、宣传栏旁、候诊室的座位上都插着票号贩子的小卡片。

医院门诊楼前,一副硕大的标语引人注意:本医院神经外科、神经内科号源充足,请患者不要轻信号贩医托。然而如此醒目标语底下,大量号贩子仍穿梭在患者中。

就诊病人蜗居走廊

从门诊楼大厅靠北往里走是急诊区。狭窄的楼道将门诊和急诊区分开来。刚一走近,扑面而来的是一股难闻的气味,气味来自紧挨楼道的卫生间,不少人正排队上厕所,已排到卫生间门外。

就在这充斥刺鼻气味的狭窄走廊里,放着许多张病床,床下堆满了大包小包各种行李,显然也住了有一段时间了。

楼道中还有许多简陋的行军床,一位患者家属说,这些行军床是医院“物业”提供患者家属陪床使用,每天床费50元。

狭长的走廊里,大多数病人被病情折磨得表情呆滞,这样的卫生环境下,很难想象病人如何康复。当然,有床位紧张的客观原因,但医院本可以想到一个更卫生的、感染风险更小的解决办法。

虚假广告散播院内

院前及门诊的环境已乱得令人头疼不已,再往里走,又是另一番乱象。

正如曹女士所遇到的情形,记者在各个候诊室里转了一圈,手里收到了不少医药广告的宣传单。虽然每个候诊室内都有保安在岗,可似乎对这些散发小广告的人熟视无睹。

这些医药广告无不制作精美,与报纸、杂志外观无明显差异,十分容易使一般患者造成误解。

一份仅有4个版的“医药养生康复报”,乍一看上面是各种科普文章,而实则全是药品、保健品广告。这份“报纸”没有任何刊号,也没有出版单位,是典型的非法出版物,所介绍的药品连生产批号等基本信息也没有。

其中一种叫作“癫痫平片”的药宣称“用蝎子、蜈蚣、牡蛎等中药组方,可修根本消除脑神经异常放电现象,使癫痫病患者不再终身用药。”广告中还介绍了一些患癫痫病多年的患者自服用癫痫平后完全治愈的案例。

根据我国现行《广告法》有关规定,广告中不得含有虚假内容欺骗和误导消费者,药品广告更不能含有不科学的表示功效的断言和保证。不得利用患者名义或形象作证明。

这则广告指向一家叫“同芝堂东单大药房”的药店。记者随即拨通电话询问药,对方却自称是直接经销商,表示服用一年能完全康复,花费几千元。孕妇儿童都能服用。

记者查证发现,经国家食药监总局批准销售的“癫痫平片”只有一种,其功能主治为“用于风痰闭阻所致癫痫”,并无广告介绍的神奇功效,也无治愈等疗效保证。药品说明书中“禁忌”一项赫然写着:“孕妇忌服”。

除此之外,还有能治愈帕金森脑中风的归元健脑片、能逆转脑肿瘤的康逆胶囊……医院内座椅上、垃圾桶内几乎都有这些不靠谱的广告。

诊室病人随便进

除了虚假广告,记者在天坛医院内走访发现,就诊秩序也颇为混乱。

5月6日上午9点,天坛医院神经病学中心,候诊区座无虚席。一根墙柱上贴着7张有些破损的A4白纸,上面写着“请注意听、不用分诊、不用刷卡、不用交本”,“教您如何看懂挂号条,801代表8点段1号,902代表9点段2号……”“黑体大字分别代表不同医生……”

对于这样的解释,不少患者纷纷表示看不明白,忍不住直接走到分诊台前再让护士解释一遍。

一些患者等得不耐烦,不等叫号就径直往诊室里走,诊室和候诊区域间一条分割红线形同虚设。狭长的诊室走廊里挤满了人,大家毫无顾忌大声说话,时不时把诊室门推开瞧一瞧再用力关上。

不到七八平米的诊室里,大夫身边围着六七个人,一个人看病好几人在旁听着,就诊的病人确实是毫无隐私可言。但即使这样的环境下,护士和保安却并未试图维护秩序。

链接:北京天坛医院介绍

北京天坛医院是一所以神经外科为先导,神经科学为特色的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是世界三大神经外科研究中心之一,亚洲的神经外科临床、科研、教学基地。具有神经外科、神经内科、神经放射科三个国家重点学科。天坛医院新院位于北京南四环花乡桥附近,正在建设中,新院区预计将在2016年年底竣工,2017年试运行。届时,总床位也会由目前950张增加至1650张。老院区将归还天坛公园。

(责任编辑:寇晓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