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监督 > 医院曝光 > 正文

许昌市中心医院拒收患者

老人求医被拒系列报道①

2015-03-06 10:07:41来源:健康时报|分享
新闻背景:2015年1月28日,国家卫计委公布进一步改善医疗服务行动计划,提出三年内,进一步提升医疗服务,改善患者就医体验,实现住院全程服务,落实优质护理要求,注重医学人文关怀,妥善化解医疗纠纷,构建和谐医患关系。

\

一个普通的骨折手术,因术中感染而被迫中止;一个常见的褥疮,成了医院拒绝患者再次入院的理由;一个三甲医院认为无能为力坚决拒绝病人住院的疾病,却在当地一个二级医院得到很大程度的缓解……

河南许昌一位65岁的老人白桂菊遭遇一场如今屡见不鲜的就医“被拒”,老人回忆起来至今仍愤愤难平。

手术之后,医生建议转院治疗

股骨颈骨折、关节脱位、伤口生疮,这样的痛苦,这个65岁的老人忍受了将近半年。

2014年6月15日,不慎摔伤的白桂菊老人在老伴秦德安及儿媳的陪伴下,来到了许昌市中心医院。这家始建于1912年的医院已有百年历史,是许昌市唯一一家三级综合性医院。

简单检查之后,医生告诉白桂菊,根据之前拍的X光片,诊断为“右股骨颈骨折”,需要住院手术治疗。

股骨颈骨折是一种临床上常见的创伤。中华医学会骨科分会候任主任委员张英泽教授发表在《中国组织工程研究》的一篇综述《股骨颈骨折:问题及对策》中提到,骨折不愈合和股骨头缺血坏死是其临床治疗中存在的两个主要问题,其治疗效果也受患者的年龄、骨折类型、骨质情况、伴发疾病等多种因素影响。

白桂菊的病情的确也棘手。入院后,根据安排,白桂菊要进行一个人工关节置换手术。然而,在医院住了几天,迟迟不见医生提手术的事,老秦两口子都心急难耐。

害怕老伴病情加重,在朋友建议下,一辈子没求过人的老秦,辗转找到一个熟人给医院骨科打了声招呼,终于在6月23日进行了手术。

不过,当手术进行到一半,主刀医生告知秦德安,患者髋关节周围有许多脓性渗出物,显然是有感染的症状,手术被迫中止。主刀医生决定,重新缝合伤口,等感染消除后再择期手术。于是,这台正在进行的“右侧半髋关节置换术”在手术记录上变成了“右髋部感染清创术+骨牵引术”。

7月24日,手术过去刚一个月,白桂菊发现不光手术中的感染未能消除,伤口处也开始不断流脓。医生告诉老秦,自己已经无能为力,建议转上一级医院治疗,并推荐了河南省中医院,称已经帮他们联系好了专家,到那边可以换关节,并且很便宜。

老秦看着老伴一举一动都十分痛苦,要长途奔波到百余公里之外的郑州,打心眼里不愿意。但出于信任,老秦还是当天中午便办理了出院手续,租上一辆车,当天下午赶到了河南省中医院。

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做的这一决定,却成了老伴半年多痛苦遭遇的开始。

转一圈回来,医院却不再接收入院

因为各种繁琐的转诊手续,白桂菊直到7月28日才住进河南省中医院。有了许昌中心医院医生的建议,秦德安满心期待早点安排手术。

然而,医生给白桂菊做完检查后发现,病人术后感染一直未好转,而且还有严重的褥疮,不具备手术条件。医生认为,考虑到家人护理等因素,术后感染还是在当地医院治疗最好,没必要大老远来郑州。

医生的话给了秦德安不小的打击。折腾着来郑州,病没看成,反倒耽搁了不少时间,老两口感觉像个皮球一样,又被踢回到了许昌。

担心病情继续加重,一回许昌,老秦便赶往中心医院重新帮老伴办理住院手续。然而令秦德安不解的是,这次医院说什么也不接收了。

理由很简单:这个病我们治不了!

“即便医院不能完全治好我老婆的病,但是总能减轻我老伴的痛苦吧?”看着老伴每天疼痛呻吟,整晚没法睡觉,老秦疼在心里。

为了尽快接受治疗,老秦想尽一切办法,甚至找到骨科主任,表示如果治疗过程中,再出现其他意外,也与院方没有任何关系。“我知道医院可能是怕治疗不好担责任,所以我首先表明态度。”

对于为何拒绝老秦的要求,为白桂菊做过手术的许昌中心医院骨科李建(化名)医生公开的说法是,他们毕竟只是一个市级医院,地方小,接触到的病人有限,老秦家属的这个病确实很棘手,如果不是无能为力,他们也不会让病人再到外院去治疗。

谈到老秦被转诊,折腾一番又回到许昌,李建认为,下级医院往上级医院转诊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在明知自己水平不够的情况下仍然接收病人,其实更是对病人的不负责任。

不过,是否真的如李医生所言,他们水平低、无能为力才不收病人的呢?后来发生的事情,并不支持这一说法。

当时的情况的是,无论怎样协商,许昌中心医院始终就是不同意白桂菊老人继续回医院进行治疗。这让秦德安很无奈,也很难理解。

在他看来,医院是救死扶伤的地方,你治不好,但总可以让病情缓解下吧,让老人少受份罪,这总能做得到吧?无论如何,你医院不能这样把病人拒之门外啊?许昌市中心医院是家门口最好的医院,难道医院就任由病人病情因得不到治疗而恶化,也不愿伸出手搭救一把吗?

谈到这一点,医生李建也给健康时报记者倒出自己的委屈:为了能让病人更好的得到治疗,我亲自给省医院做手术最多最好的孙医生打电话,我们科室的其他同事,甚至还通过私人关系帮忙联系到了其他的医院,可以说,我们确实已经很为病人着想了。

李医生的这些说法似乎也是事实。不过,白桂菊老人的病真的让一个三级医院都无能为力吗?

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骨科一位主任医师认为,手术中发现骨关节感染的情况确实非常少见,治疗起来也颇为棘手,但他认为并不至于无法医治。对于许昌中心医院拒绝患者住院,许多骨科同行都表示不方便评价。

医院坚决不收,老伴度日如年。望着痛苦不堪的老伴,秦德安那个气啊。一辈子没有受过如此煎熬,只好再想办法,到其他医院住院。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许昌甚至洛阳的其他医院开始都答应接收,然而得知是因术中感染未愈才转院治疗,便纷纷推脱不愿接收。

一位二级医院的熟人私下告诉老秦,许昌中心医院是三级医院,有做化验、治疗的各种仪器设备,我们下级医院许多条件都不具备,中心医院都治不好,我们就更无能为力了。

无奈之下,老秦只好把老伴接回家里,找到村医给开一些草药,打一些吊水,因担心护理不周,又花钱雇一位护工24小时照顾老伴。但在农村老家,一没设备,二没技术,老人的伤口一直流脓不止,褥疮也未能消除。

下级医院精心治疗让老秦柳暗花明

白桂菊在家一躺便是三个月。在此期间,骨头断裂、伤口流脓的痛苦一直折磨着这位65岁的老人。

正当老伴在家苦苦等待时,秦德安也没闲着。他一边继续跟许昌中心医院进行沟通,一边到处打听可以接收老伴的医院。

老秦多次找到许昌中心医院为老伴治疗的医生,甚至找到了医院的医患关系沟通办公室,医院都未曾松口答应让办理住院。

功夫不负有心人,秦德安终于在2014年11月找到了许昌第三人民医院。尽管只是一家以糖尿病和妇产科为优势的二级医院,但老秦也已别无选择。

“病人被送来的时候,情况确实很不乐观。”为白桂菊老人做手术的许昌市第三人民医院骨外科副主任医师许鹏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摔伤后未及时手术、股骨颈骨折术后合并感染、长期卧床可能导致的废用性萎缩。”许医生坦言,这样的情况,即便是顺利完成清创手术,也很难再次进行全髋关节置换手术,病人下半生与轮椅为伴的可能性很大。

然而,尽管明知病人病情的复杂性,看到病人如此痛苦,以及老秦焦虑的请求,许医生还是决定接受病人入院治疗。

在全院专家会诊之后,许医生为病人做了清创手术,之后一边药物灌注、外敷中药,一边加强营养,促进体质恢复。就这样治疗了二十余天,白桂菊老人的伤口竟然逐渐恢复了。

手术的成功,让患者和医生都松了一口气。“虽然这种病情很棘手,但不管是清创手术,还是药物灌注、加强营养,都是临床上对于这类感染患者所采用的常规方法,如果其他医院大胆一点,早一点做规范的治疗,可能病人的情况要比现在好很多。”谈及老人的遭遇,许医生不无遗憾。

幸运的是,如今,白桂菊已在家中休养。不同于之前痛苦的三个月,现在的伤口褥疮已完全消失,感染也好得差不多,只要身体再恢复一些,就能做关节置换手术了。这让家人也放下心来。

让许昌中心医院“无能为力”的病就这样在一家当地的二级医院得到非常有效的医治。回想起与许昌中心医院沟通的点点滴滴,老秦有一种说不出的委屈与愤怒。

因为对医院的信任,自己才带患病行动不便的老伴前往离家100多公里的河南省中医院;只是想让老伴得到治疗,却遭到医院的推三阻四;作为地区唯一的一家三级医院,面对病人苦求却断然拒绝,秦德安很难接受。

秦德安依稀记得,几年前,许昌市中心医院仍是一家公立医院。近年,许昌市中心医院完成改制,如今已成为一家股份制的医院。老秦一直捉摸不透,他们不让住院,是不是感觉在我老伴身上挣不着钱啊?

让65岁的骨折老人转院时,当事医生是否已经预料到病人持续的术后感染,并不适合立即转到上级医院手术?病人的转院,究竟是由于疾病真的是无能为力,还是因为担心治疗风险殃及自身,或者病人会长时期压床而影响科室创收,将病人推出门外,记者不得而知。

回想起半年来的遭遇,老秦感觉咽不下这口气,将自己的经历投诉到许昌市卫生局医政科。老秦坚持认为,老伴如此折腾一圈,并非医院治不了,而是不愿治,不让入院毫无道理;院方则认为已尽到治疗义务,不接收也并无责任。医政科从中调解了很久,双方最终也未协调成功。

老秦又找到了许昌市医学会,在医学会相关工作人员的指导下,秦德安将半年来,在许昌市中心医院从治病中断,到转院未果,再到医院不再接收的情况做了详细说明,但因院方申诉材料迟迟未上交,医疗事故鉴定无法进行。

(责任编辑:黄奇存)

网友评论

  • 加入微信

    随时关注健康时报

  • 加入微博

    随时与健康时报
    互动交流

  • 加入手机报

    第一时间获知健康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