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新知 > 正文

哭起来就没完没了?看看科学家是怎么说的

2014-12-28 09:56:18来源:利维坦|分享
阅读提要:哭和笑都有持续的倾向,一旦发作便难以停止。不论成人还是孩子,在哭泣发作之前制止远比哭起来制止要容易。

为什么人一旦哭起来就没完没了?

\

人体是一台不平凡的机器,而我们的行为,是无尽的魅力的来源。在《古怪的行为:哈欠,笑,打嗝和预知未来》一书中,神经学家、心理学家罗伯特·R·普罗文对这些常被忽视却有教育意义的古怪行为,从心理学、生理学、生物学角度做了大量的研究。在研究过程中,他透过人类学的视角,应用了可视的“小技术"。请注意,之所以是“小技术”是因为它没有昂贵的设备和惊人的预算,并不是因为它长得小。

\

从科学的角度来看,我们所谓“哭”这种人类独一无二的技能,实际上有很多复杂的术语。比如抽泣叫做“有声的哭”;静静的流泪,叫做“情感流泪”。普罗文这样解释:

成年人比年轻人哭的少得多,相比于孩子们那种外显式、伴随巨大响声的大哭,成年人通常哭得悄无声息,以抹眼泪为主。大多数情况下,造成哭的原因是心灵创伤而非身体疼痛。但是,不论成年与否,不论我们受的是心里还是生理伤害,不论我们故意与否,一切哭泣都显示出人们内心的无助。矛盾的是,虽然孩子的哭泣十分突然、嘈杂,而且通常选择在家里那个有“观众”的地方,成年人的哭泣则十分隐蔽。这种进阶式的从放声大哭到隐隐流泪的转变,预示着一个人有了真正的至交和知己。这时候,成熟带来的自控能力使成年人能够选择在何时何地哭出来,甚至在无可选择的时候可以不哭。

为了更好地展现哭的生理过程,普罗文将哭和笑进行了对比,他指出这是两种互补的行为,其中的一种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另一种。

专家可能会指出,关于哭和笑并没有明确的界定,但是它们很生动地形成了反差这一点毋庸置疑。哭是持久的,声音的表达,通常要过个几秒钟才会向外呼吸。想想孩子们“哇哇”的哭声,不难发现哭的过程伴随着不规则的呼吸循环,从而使人们在持续的哭泣中产生间歇。作为对比,笑是切入式的,随着声音呼气,在每个“哈哈哈”里,每个声音只会持续1/15秒,而重复频率是1/5秒。

奇妙的是,哭和笑有一个所有活人都认可的共同特点:

哭和笑都有持续的倾向,一旦发作便难以停止。这些动作不能随关随停,导致人们会形成一种习惯。不论成人还是孩子,在哭泣发作之前制止远比哭起来制止要容易,毕竟,眼泪一浪接一浪。同样的,笑声也是一阵接一阵。这就是为什么喜剧导演会让演员们预先“暖场”,也是你常常会发觉一连串笑声怎么也收不住的原因。事实上,光凭自己的意愿,很难开启或停止哭和笑的行为。

另一个问题出现了:如果放声的哭是为了寻求帮助,那么从进化的角度来讲,人们为什么会学会默默流泪呢?通常的解答是眼泪中含有溶解酵素,是人体的清洁剂,有润滑、保护眼睛的效果。然而,普罗文指出,这其中一定还有更加有趣、更加深邃的神经学道理。

一些证据表明眼泪里的一些神经生长因子(简称NGF)有药物功能。比如,泪水、泪腺和角膜中的NGF在角膜损伤后聚集,说明NGF有疗伤作用。换句话说,在受伤角膜局部应用NGF治疗,会导致很多的眼泪涌出。尽管不确定因素很多,我还是相信与NGF有关的眼泪是压抑情绪的调节剂。

无感情的,只具有治疗作用的泪水原本可能是用来指示眼中的伤口,引起免疫系统工作,或抵御入侵者的攻击。这个原始的反应可能在后来逐渐演化成一个机制,用来指示生理和心理两种伤害。在进化过程中,伤心的眼泪中含的视觉和化学信号成为泪腺分泌的副产物,它们原本是用于治疗和维持眼睛的稳态。

除此之外,普罗文还提出了一个他自己很好奇的未来科研方向:

伤心的泪水是人类独一无二的,而且是相对新进化出的一个功能,这对人类的进化发展大有益处。和人类的泪腺系统相比,我们的原始祖先可能不大会流泪,这恰恰揭示了NGF在伤心地流泪过程中扮演的重要作用。NGF可能有保卫眼睛和完善神经通路双重作用,后者与伤心泪水的演进过程有关。关于NGF的研究,是科学界一个既宽广又深邃的内容。伤心的泪水或许会为NGF的传说写下新的篇章,反之亦然。

关于其他的古怪的行为,我们还会探索一些看起来普通,但着实神奇的现象,比如哈欠、喷嚏、咳嗽、挠痒、呕吐,对了,还有放屁和打嗝。

(责任编辑:吴笑吟 )

网友评论

  • 加入微信

    随时关注健康时报

  • 加入微博

    随时与健康时报
    互动交流

  • 加入手机报

    第一时间获知健康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