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药 > 热点 > 正文

北京急诊医生最后的“平安夜”

2019-12-28 10:33:22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2019年12月24日六点零一分,急诊抢救室值班台,在杨文医生还在伏案工作时,嫌疑人突然拔出尖刀,没有给医生一点反应时间。

(健康时报记者 徐婷婷 孔天骄 王艾冰)犯罪嫌疑人孙文斌和他手中的凶器,是从杨医生身后袭过来的。

2019年12月24日六点零一分,急诊抢救室值班台,在杨文医生还在伏案工作时,嫌疑人突然拔出尖刀,没有给医生一点反应时间。

食管、气管、动脉,神经,颈椎骨全部断裂,急诊医生杨文,成了急诊患者。

虽经全力抢救,还是没有留住杨文医生的生命。2019年12月25日零时50分,不幸离世。

“半个多月来都是忍气吞声、胆战心惊”

急诊室的环境,病人拥堵,因病床紧张,护士站前都有了一排病床,一些老年危重病人滞留在了急诊科。

12月24日凌晨五、六点,天色未亮,杨医生没有在二线值班房休息,依然还在值班台处理病人医嘱。

此时,一名穿着黑色衣服的男士站在了杨文医生的身后,简单交流后,突然从背后揪住头部,刀直奔其脖子。杨文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倒在了血泊中。

“我侥幸躲过屠刀,我经历了这件事从头到尾的过程,清楚一切前因后果”,据杨文医生的同事撰文透露,这位黑衣男子,是一位95岁女性患者的家属,患者因脑梗塞后遗症,长期卧床鼻饲营养,生活质量不高。

12月4日,由杨文医生首诊,病人来时呕吐、意识不清,家属签字拒绝一切检查,仅要求输点液,但是输液后病情无改善好转,几个家属就认定是杨文医生输液给输“坏”了。

之后,“我们努力说服家属同意检查,证实病情本就不乐观,老太太全身重症感染(胃肠道、泌尿系、肺部)并伴有心衰、心肌损伤,加上基础病多、高龄、自身免疫功能低下,治疗效果不好预后差是肯定的”。杨文的同事说“我们和家属交代病情,完全没办法沟通,他们一家子不接受疾病、不接受死亡”。

据杨文同事回忆,“半个多月来都是忍气吞声、胆战心惊。每天都会因为一点点的病情变化,不停的吵闹、辱骂、威胁,建议转院,走医疗鉴定都不同意。总说老太太有事了,谁都别想活”。

民航总医院以及急诊科都记录和备案了该患者及家属情况,也嘱咐注意安全。可也没有用。一位参与抢救的头颈外科医师透露,颈部多处刀伤,一刀就已致命。

抢救无效的消息,在凌晨发布。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了,而杨文再也晒不到了。

曾“即使得了肺炎,也坚持把除夕的夜班上了”

“我看了,心悸难受,胸口憋闷,手发抖,想喊都喊不出来”。一位急诊医生看到杨文被害的监控视频如是说,“这样的无数个夜晚和凌晨,我如同杨医生这样跟病人、跟家属聊着病情,手里的活都放不下”。

\
事发时,急救室监控录像截图

在杨文生前的朋友圈里记录着:即使我得了肺炎,我也坚持把除夕的夜班上了,让更多的同事可以与家人团圆,同时在工作中我也可以淡忘一切,初一回到家,即使体温升到了39.7度,听到儿子在地球对面的问候,心里暖暖的。

杨文生前的文字清晰的记得,2018年除夕夜,是杨文的儿子22年来,第一次没有回家过年的日子。还没有等来今年除夕的相聚,杨文医生的时间被斩断在了2019年12月25日零时50分。

在诸多患者眼里,杨文是个好医生。一位患者也对杨文医生的评价称,“我因右侧肋下胆区隐痛,到民航医院就诊,杨大夫接诊态度非常好,在杨大夫的治疗下,现在已经完全不疼了,非常感谢杨大夫,不仅医术高超,且对待患者态度和蔼、耐心。”

在同事眼里,杨文医生是“和蔼可亲的大夫,有温柔的声音,挂在脸上的笑脸”,杨文医生的一位同事回忆,“半屋子的抢救的医生,一袋袋血输进去又流出来,所有人都知道没有意义了,但又不肯放弃”。

甚至有医生因为太害怕差点动摇了当医生的心。“我跟家里人哭,跟朋友哭,哭着说我不当大夫了,努力了这么多年,导师让我不要放弃自己的理想”。一名急诊医生说。

还有一名医学生表示,家里人世代从医,白大褂从小穿到大,大家总是对医生抱着必须治好的想法。但和理想出现偏差不一定是医生的错。治病救人是职责,救死扶伤是初心,医生不是超人。

“希望能有安全网罩在医护人员身上”

“我们多么希望能有一张安全的网罩在每一位医护人员身上,防止他人受到伤害”,事发之后,中国医师协会会长张雁灵立即启动医师维权救助机制,呼吁对暴行出离愤怒,对医师呼唤呵护。

“每发生一起暴力伤医案,都是在往全国千万医务工作者的心上撒盐”。这是健康时报记者采访多位医生谈及暴力伤医时的感受。中国医师协会2018年发布的白皮书中,仍有62%的医师认为执业环境没有改善。

 2019年12月27日, 中国医师协会健康传播工作委员会发起联名几十名医生实名呼吁,医院按照公共场所实施安全管理,加强对急诊等重点岗位、重点人员安全的防护。

国家卫健委12月26日在例行发布会上回应,这不是医患纠纷问题,这是非常严重的刑事犯罪。12月27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经依法审查,对犯罪嫌疑人孙文斌,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

近年来,国家已经出台了一系列措施重点打击涉医违法犯罪行为。2015年11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刑法修正案(九)》对扰乱社会秩序,致使医疗无法进行的首要分子,处以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

但暴力伤医极端案件依然屡禁不绝。就在两个月前,10月22日上午,甘肃省人民医院肛肠科副主任医师冯丽莉被曾医治的患者连砍数刀最终不幸身亡。健康时报记者以“伤医”为关键词,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中不完全统计发现,涉及伤医的刑事案由9件,民事案由25件,共计34件。

全国政协委员、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神经外科前主任凌锋,10年间一直在呼吁防止暴力伤医。包括其在内的全国政协医卫界别90位委员曾联名向大会递交“紧急提案”,要求尽快制定出台专门的医疗机构安保条例。

凌锋告诉健康时报记者,目前医院是内保,并非安保,内保场所不能按照只管管理条例来管理。目前尚未通过法律明确将医院纳入治安管理,制定专门的治安管理条例,是结束当警方遇到医闹时无章可循必行的一步,对医院安全和医院暴力的预防处理,纳入特定的调控下。

北京回龙观医院院长王绍礼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医院等医疗机构,属于开放性的公共场所。在医院里,人员来往频繁,身份关系复杂。医生与患者零距离接触,稍有不慎医患之间就可能会发生摩擦,轻则产生医疗纠纷,重则引发暴力事件。

王邵礼建议,将医院纳入公共场所治安管理范围,也就意味着给医院配备安检设施,医护人。 员发现危险状况时,可立即呼叫安保器械,程序即刻启动,行动组成员会立刻到位,协助排除暴力威胁。

正如中国医师协会呼吁,应该构建一张网来保护医护人员的执业安全。 一份给急诊部全体工作人员的热饮外卖单上写着:在这个医患关系最寒冷的冬天,送给最温暖的医务工作者们。

(责任编辑:孙宝光)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