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药 > 热点 > 正文

泰安虚假基因检测报告调查

2019-12-27 14:52:47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2018年1月,山东省泰安市肥城王瓜店42岁的张卫查出肺腺癌,辗转前往山东省泰山医学院附属医院(现为山东第一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治疗。

(健康时报记者 徐婷婷 王艾冰)张卫(化名)家中,原本用来摆放食物的餐桌、晾晒衣物的阳台,堆满了各种检查单、药瓶。

2018年1月,山东省泰安市肥城王瓜店42岁的张卫查出肺腺癌,辗转前往山东省泰山医学院附属医院(现为山东第一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治疗。

“胸外科医生让做基因检测,还在博奥检验的基因检测报告上圈出了适合的药,可使用了半年,不仅没有疗效还出现多处转移”。让张卫意想不到的是,北京博奥医学检验所有限公司回复根本没有出具过关于靶向药的基因检则报告。

2019年12月18日,泰山医学院附属医院(现为山东第一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下不一一注明)投诉办的人员回复健康时报记者,“已对涉事医生进行了约谈、通报批评的处分,属于医生的个人行为,我们没有理由补偿受害患者”。

\
张卫(化名)家中检查单和药瓶

不被承认的报告

“不知道这个病是什么,也不知道有多严重,更不知道该怎么治疗,只知道是得了癌症,医院让怎么做就怎么做”。回忆起当时的治疗情况,张卫的哥哥张招(化名)向健康时报记者表示。

张招回忆,当时泰山医学院附属医院的医生让抽血,随后让交了8100元的费用。“当时没有告诉我们是干什么,就说是化验。”张招说,直到收到一份印着“北京博奥医学检验所有限公司”的盖章报告出来,医生说8100元就是用在了这里,才知道是做了基因检测。

基因检测报告是干什么的?有什么作用?带着这些疑问,张招找到弟弟的主治医生。“医生在报告上画了个圈,圈出了弟弟适合吃的药,说就拿这个药吃吧”。

\
基因检测报告

这份基因检测报告中的检测结果及用药提示,“EGFR检测出突变,关联性药物吉非替尼、厄洛替尼等,提示疗效较好”。

随后近半年的时间,张卫根据这份基因检测报告以及医生的建议一直用药。“两个疗程之后,一位医生告诉我说不能再吃那个药了,那个药没用”。

此时,张卫一家想的是,医院给出的基因检测报告推荐用的靶向药,怎么会没有用呢?在医生的建议和基因检测报告结果之间,张卫一家选择相信了后者,依然继续使用基因检测报告中“提示疗效较好”的药物,花了数万元。

直到使用了半年之后,依然不见效果,“每天疼得已经站都站不起来了”,甚至出现了多处转移。

看到弟弟备受煎熬,张招不禁对基因检测报告产生了怀疑。在一位病友的建议下,按照报告上提供的信息,张招联系了北京博奥医学检验所有限公司。

“我一直向北京博奥医学检验所打电话,打了不下五次,对方一直告诉我正在查询。”张招回忆,直到最后,博奥医学检验所回复称,这个报告分为两部分,他们只做了化疗用药的报告,并没有做靶向用药的基因检测报告。

此时,张招才意识到,这个靶向用药的报告是假的。而根据这个假报告吃了很长时间的靶向药,当然也就没有任何用。得病之后的张卫,依靠各个亲戚借钱维持医药费用,几乎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用一份假基因检测报告,维持长达半年的用药,对张卫而言,更是雪上加霜。

艰难的投诉之路

根据张招提供的印着“北京博奥医学检验所有限公司”的基因检测报告的原件显示,无论是化疗用药部分,还是靶向用药部分,都印有“北京博奥医学检验所有限公司”的公章和相关人员的签字。

在张招不断向博奥医学检验所电话咨询后,突然一天收到了来自泰安的一条短信:“您好,请转达我对张卫(化名)深深的歉意,在此向其本人及家人深深的忏悔道歉,在此事件上我是有过错的,由于我个人的行为,公司已经对我进行了非常严厉的处分,我已辞职,将登门道歉,并给予力所能及的补偿,请求谅解。”2018年8月,一位自称是北京博奥检验研究所驻泰安的代理,给张招发来一则道歉短信。

但是自从收到这个短信之后,张招就再也没有收到来自这个号码的短信,也无法拨通这个号码,更没有人像短信中承诺的那样登门道歉。

按照张招提供的短信号码,健康时报记者从2019年10月16日至12月24日多次致电“道歉短信”显示的号码,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在泰山医学院附属医院治疗,在一个检验公司不承认的基因检测报告下,长期使用靶向药治疗,花了大把的钱,耽误了治疗,张招一家愤恨难平,一直在向泰山医学院附属医院等反映,但是得到的回应均是,“这个事不归我们管”。

更蹊跷的事件又出现了。患者是在泰山医学院附属医院就诊,并做了这个所谓的基因检测,然而健康时报记者发现,这份基因检测报告中的“送检单位”一栏却是“泰安市中心医院”;而自称是“博奥检验研究所驻泰安的代理”的那条道歉短信的电话号码,却是泰安市中心医院一位叫李力(化名)的医生的电话。

2019年12月18日、12月23日,健康时报记者再次致电泰山医学院附属医院和报告送检单位泰安市中心医院。

“这个事件属于涉事医生的个人行为,医院并不知情,事情发生后医院才得知此事,并已对涉事医生进行了约谈、通报批评的处分。”泰山医学院附属医院投诉办的一位负责人告诉健康时报记者,至于医院是否承担相应责任,对方回答“这件事属于医生的个人行为,我们没有理由补偿受害患者”。

鱼龙混杂的基因检测

这份基因检测报告到底是怎么来的呢?事件发生后,为何是显示泰安市中心医院的李力(化名)大夫给张招发道歉短信?

泰安市中心医院投诉办一位负责人称,“他们已经对相关医生进行了调查,结果是李力并不知道此事,那个号码是借给他的一位朋友赵庆(化名)使用”。记者再次询问,为何基因检测报告的送检单位是山东省泰安市中心医院,该名负责人也未给出明确回复。

“假报告是我做的”,12月24日,健康时报记者辗转联系上了李医生的“朋友”赵庆(化名),赵庆透露,因和泰山医学院附属医院医生有“业务往来”,就来到泰山医学院附属医院“找”患者做基因检测,并通过“中间人”将张卫的血样寄到北京博奥检验所。

至于为什么报告的送检单位是泰安市中心医院,赵庆表示,只是为了说明这个报告是泰安市寄出去的。当记者询问其为什么要做虚假的报告等问题时,赵庆均避而不答。

健康时报记者以有家人需要做靶向用药基因检测为由,致电博奥检验总部,一位相关负责人也承认,“我们确实有一些加盟商和代理商,但代理商我们没有办法核实,可靠性也不敢保证”。

北京博奥医学检验所是否要承担责任?

京衡律师上海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邓学平指出,“博奥检验可能存在未对代理商尽到严格审核、筛选以及管理监督责任的问题。博奥检验基于其与相关代理商之间的合同关系可能要承担监督、管理不当的责任。”

近年来,基因检测序非常热门,但也出现了很多问题。

“目前国内基因检测机构鱼龙混杂,患者也不知道医务人员推荐的基因检测机构是否具有资质。谁在做、怎么收费?现在都是一笔糊涂账。”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肿瘤科、上海市肺部肿瘤临床医学中心主任陆舜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分子诊断科主任邵建永在接受健康时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目前,国内基因检测机构鱼龙混杂,第三方检测机构的能力参差不齐,一些机构甚至超资质范围开展相关检测。只有少数大型公立医院具有独立开展相应基因检测的设备,但总体来看,具备这一检测功能的医院并不多。

邓学平律师向健康时报记者表示,国家以及相关政府部门应加强监管,并明确出台相关法律法规,以明晰不同主体间的法律责任,整治市场乱象。

陆舜也建议,国家虽然已经制定了一些有关基因检测的审核标准,但哪些检测项目、公司具有相应的资质,还需要国家层面的认证。应该像药品一样,严查基因检测。

庆幸的是,张卫在发现假报告问题之后,如今已经接受了其他的正规药物治疗方案。

“现在让我心安的是换药后弟弟病情慢慢稳定,至少可以自己吃饭了”,张招表示,“癌症病人本来就很不幸了,希望不要有患者再受到伤。”


(责任编辑:孙欢)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