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药 > 热点 > 正文

8000例术后询问!心脏专家揪出千奇百怪心梗先兆

2019-07-09 10:51:36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数据显示,我国每年发生心脏性猝死的人数超过50万,而猝死的人员95%发生在院外,其中80%发生在家庭,因此,早期发现心肌缺血的症状,对于及时挽救生命非常关键。

(健康时报记者 韦川南 健康时报驻北京胸科医院特约记者 李云)20年,8000多例术后问诊,揪出了心梗发作前千奇百怪的先兆。

北京胸科医院心脏中心主任张健教授在临床20多年的工作中,一直保持一个习惯,为每一位患者做完手术后,都要询问他们术后身体有哪些改善,有哪些症状出现,哪些症状消失,这一问,就是八千多例。

在这八千多位患者中,他意外地发现了许多教科书上没有提到过的现象。一位老先生,整整八年的时间,眼睛一直没有睁开过,在做完心脏手术后,竟突然睁开了眼睛;一位女士,耳朵突然听不见了,做完支架手术后,听力神奇的恢复了;一位中年人,头晕了两年多,不知道跑了多少遍神经内科也查不出毛病,后来因为心脏不适做了手术后,突然头不晕了……

“发生心脏问题,大家一般都认为,是出现胸痛。但事实上,心脏问题可以表现为全身,头晕头痛、听力减退耳鸣、睁眼障碍眼睑沉重视力模糊、左下肢酸麻胀痛、胸部束带感等,从头到脚都可能出现症状,使心脏问题变得隐蔽、复杂,诊断困难,患者处于危险而得不到诊治,从而发生意外。”张健主任提醒,当心脏出现问题,症状有时令人意想不到。

\

张健教授看望病人 肖映峰/摄

意外康复

心脏手术解决了眼睛问题

曾有一位老先生因为心绞痛症状找到张健主任,为老人做了心脏造影后,诊断为前降支高度狭窄,需要做支架手术。

手术前,老人的儿子说,老爷子八年没睁开过眼睛了,反正这次做手术需要住院了,能不能请眼科的大夫给会诊一下,先治好眼睛再治疗心脏。

眼科大夫看了老人的情况后,诊断为倒睫,简单说,就是睫毛往眼睛里面长,刺激角膜导致眼睛睁不开,他说:“这个治疗简单,让老人到眼科门诊做个小手术,把它拔出来就行了”。

结果到门诊十分钟,老爷子又被推出来了,大夫说,我要给他做手术得把眼睑翻开,用镊子把睫毛给拔出来,可是这老爷子的眼皮我翻不开,力量太大了,翻开后马上又闭上了。

他儿子说,既然这样,那就还是先治疗心脏吧。当天十点钟张健主任给老人做完心脏支架手术, 十二点张健主任去病房看望他,一进门,他非常惊讶,因为老人的眼睛睁开了!

“这让我很吃惊,因为在手术过程中,我们没有为老爷子的眼睛做任何治疗。所以我断定,他的眼睛问题是因为心脏缺血问题导致的,心脏的血供恢复了,他眼部神经供血也正常了,眼皮就睁开了。”张健主任介绍,这是他遇到的第一例因为心脏缺血导致眼部出现症状的病人。

几年后,张健主任又在门诊碰到两位非常相似的患者,其中一位来看心脏病的女士在诉说症状时第一句话就是,“张主任,这两天我的眼睑特别沉重,不想睁也睁不开,感觉眼睑像是有几千斤重,然后浑身没劲,乏力。”

张健主任一听,就想到了之前的那位老人,于是在门诊上给她含了一片硝酸甘油,没过多大会儿,这位女士说,“哎呦,我这个眼睑原来有一千斤重,现在很轻松,能抬起眼皮来了!”。

在张健主任的病人中,不光有眼睛问题在心脏手术后意外恢复,还有患者耳朵出现了问题,在心脏手术后也意外解决了。

山东的苏女士,一次接到出差任务,要去趟杭州,登上飞机前她的耳朵听力还正常,可下了飞机后,她的两个耳朵突然听不清楚了。

当时她在杭州一家医院的耳鼻喉科做了检查,被诊断为突发性耳聋。出差结束回到家中,苏女士又去山东一家医院耳鼻喉科就诊,大夫说她这种情况不算突聋,是听力减退,并介绍了一位擅长做微血管减压术的专家。

苏女士听说后,马上联系这位专家,这位专家先为苏女士做了左耳手术,结果手术后,苏女士左耳不但听力没恢复,还彻底听不见了,这下她也没敢再接着做右耳手术,怕两只耳朵都完全听不见了,只好就回家了。

过了一段日子,苏女士在一次体检中发现,自己的心血管出了点问题,在其他人的介绍下,她找到了张健主任,张健主任为她做了心脏支架手术。

就在做完手术第二天,苏女士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听力恢复了,原来之前她突发的双耳听力减退,是心脏缺血发出的信号!

张健主任解释,眼睛、耳朵和心血管系统的神经分布有一定相关性,当心血管由于动脉粥样硬化出现问题时,可能就会影响眼睛和耳部神经的供血,由此可能会引起眼皮眼睑沉重、缺血性耳聋等,因此,心脏出现问题的早期信号,有可能表现为这两个地方的症状,需要引起注意。

跑错科室

遍访呼吸专家原来是心脏疾病

从香港到深圳,再到北京,李先生因胸口难受喘不上气,跑了多家医院,分别被诊断为健康没问题、哮喘、肺炎,直到在北京胸科医院遇到张健主任,才知道,自己原来是心脏出了毛病。

这位先生,是张健主任和同事一起会诊时遇到的。当时原本是安排张健主任给另一位心脏不适的老人看病,40多岁的李先生则是请呼吸科主任为他看一下肺部的片子诊断病情。

呼吸科专家见张健主任也在,就说:“心肺不分家,张主任也来看看这个片子吧。”张健主任说:“肺病我不懂,我就不看片子了,我问问情况吧。”

跟病人聊天中,张健主任得知,几个月前他突然觉得胸口处不舒服,“您知道被透明胶带缠住的感觉吗?我的胸口现在就像是被缠了一圈透明胶带一样,非常难受,喘不上气来。”这位病人说,他有一个习惯,每天早上六点钟起来跑步半小时,这种不舒服的感觉,一跑步就没事了,但跑完步回来休息半小时后又感觉胸口被透明胶带匝起来了。

李先生主要事业在香港,就先在香港看了病,大夫给他的结论是健康没问题,他不信,自己已经喘不上气了怎么会是没问题呢?他又到深圳看,后来又到北京看,大夫们的诊断基本为两种意见,一种是哮喘,但李先生按哮喘方案治疗后,憋气更严重了,还有一种意见是肺炎,他听说北京胸科医院看肺炎好,就来了。

张健主任一听,觉得李先生的问题可能不是出在肺部,应是心脏出了问题,他解释:“这样的症状不可能是肺炎,因为炎症是一种物质,不可能一会来一会走,像这位患者,跑步就不难受,不跑就难受,那就不会是炎症。”

于是,他让病人去药房拿了硝酸甘油,在诊室为他做了硝酸甘油试验,只用了四分钟,他就从沙发上站起来,说:“张主任,我胸口匝着的胶带消失了!”

后来经检查诊断,李先生是心肌缺血,手术治疗后,胸口被胶带匝着的感觉再也没有出现过。

\

张健教授为病人问诊 肖映峰/摄

遗憾去世

忽视了腿部发出的心脏求救信号

心脏问题也会首先表现为腿部症状,是张健主任在一次手术后,偶然发现的。

有一位朋友有天给张健主任打电话,说老家一位亲戚,心脏前降支狭窄,想找他做手术治疗,张健主任答应了。为患者做完心脏支架手术后,张健主任例行去病房询问患者有哪些症状改善减轻,“这是我的习惯,我的八千多例手术患者,每一位我都要详细询问,术后患者有哪些改善,有哪些症状出现,哪些症状消失,很多症状的总结,都是我术后继续问才能发现。”张健主任解释道。

然而患者回答,“没什么地方感觉症状减轻。”张健主任追问,“你再仔细想想,难道全身上下都没有比术前改善的地方?”患者想了想,说:“你要是这么问,我觉得腿上的毛病去了八成,以前我的腿说不上来的不舒服,酸麻痛,我在老家到处看病,到骨科看,做CT,做核磁共振,看腰椎,还查过血管、神经、肌肉等,没查出任何问题,后来还看了中医,推拿针灸拔罐都尝试了,也没改善。”

这位患者的回答让张健主任印象深刻,因为此前他还没有遇到过类似的患者,于是在后来的一次社区义诊中,他就跟居民们讲了这位患者的故事,提醒大家留意腿部发出的心脏求救信号。

一位老太太听了张健主任的讲述后,专程在讲座结束后,找到了张健主任,她说:“你说得真对,我的老伴几年前就是这样死的。那天早上起来他还没事呢,上午突然说左侧腿说不上来的不舒服,又疼又麻又胀,因为疼得厉害,我和他就去医院挂了个骨科号看病,开了不少检查,结果傍晚时,人就不行了,赶紧做了心电图,才发现是心脏问题,但已经来不及了,老伴当天晚上就去世了。”老人遗憾地说,如果以前就了解到这个知识,当天及时去心脏科看病,结局也许就不一样了。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左腿疼痛都是心绞痛。”张健主任提示,有些腿疼可以排除心脏问题。

此前他还接诊过一位76岁的老先生,说腿疼得厉害,尤其是左腿,几乎不能着地,更不能用力。刷牙时只能用右腿站着,小便有时都坚持不下来,但是他的右腿没有问题。老先生说自己半年前做过造影,有70%左右的狭窄,当时没做处理。可是最近总是出现心慌,出虚汗,还时不常地视物模糊。他怀疑自己就是心绞痛,来门诊了。

张健主任请老先生躺下检查,先抬起他的右腿,能抬到70度,于是张健主任又再抬起他的左腿,还没到30度,老先生就疼得龇牙咧嘴,不能再抬高了。给老先生含服了硝酸甘油,腿疼没有缓解。张健主任翻阅了他之前的检查结果后,基本确定了这位老先生的左腿疼痛是腰椎间盘突出压迫神经所致。平躺抬腿不能超过30度,这是比较典型的症状,含服硝酸甘油没有缓解,基本可以排除是心脏的问题。

虽然老先生的腿疼和心脏无关,但张健主任判断,老先生心脏还是有些问题,因为偶尔的视物模糊是大脑供血不足的表现,前降支狭窄导致心脏大面积缺血就会血压下降,视物模糊,他视物模糊的持续时间和心肌缺血的特点是吻合的。另外老先生心率过快达到180以上,也会导致大脑缺血,由于心率过快原因复杂,张健主任又进一步为他做了相关检查明确病情。

张健主任解释,左腿疼痛,确实出现在一些心肌缺血的患者身上,通过治疗改善心脏供血之后,左腿疼痛消失。对于这位患者来说,尽管排除了腿疼是心肌缺血导致,但是及时发现了心脏的其它问题。

脐周疼痛

高危人群要怀疑心绞痛

张健主任提醒,心脏就像是人体血管的总阀门,当这个阀门出现问题可能会导致很多分支血管的供血出现影响,从而在其他地方率先发出报警信号,如果接收到这些信号,并且在其他科室就诊没有查到明显原因,不要大意,一定要到心脏科进行检查,排查心脏问题。

一位山东患者,因为脐周疼痛到处寻找消化系统的专家看病,他先在本地医院检查消化系统,没发现问题;到省会医院做了胃镜肠镜,甚至胶囊胃镜,都没有发现异常。后来他辗转找到张健主任。

“看到这位患者时,我就想到此前抢救过的一位脐周疼痛患者,那位患者病情比较急,他是早上出门遛弯回来后就开始肚子疼。开始以为是闹肚子,后来肚脐周围疼痛越来越强烈,打120到了附近医院的急诊。急诊一看患者年龄在50上下,肚子疼,加上天气寒冷,体温不高,高度怀疑心绞痛。很快给他做了心电图,果然显示急性下壁心梗。本着就急就重的原则,急救车把他送到我这里。做冠脉造影,果然,右冠100%闭塞!做了血栓抽吸之后,在手术台上,患者的脐周疼痛就消失了。”

张健主任说,因为有了之前的经验,这位山东患者一到这,就首先考虑他可能也是心绞痛。后来做造影发现,他的回旋支99%的闭塞。血运重建之后,他的脐周疼痛也很快消失了。

张健主任解释,心肌供血的恢复和腹痛的消失,在时间上同步,也就说明,有些患者的心绞痛,是以脐周疼痛为表现的。因此他提醒,脐周疼痛,对于心梗的高危人群,要高度怀疑心绞痛!

数据显示,我国每年发生心脏性猝死的人数超过50万,而猝死的人员95%发生在院外,其中80%发生在家庭,因此,早期发现心肌缺血的症状,对于及时挽救生命非常关键。张健主任提醒,我们对于心梗的认识,心绞痛的认识,要放开思路,不能仅仅盯住心疼胸闷。如果自己是高危人群,出现了以上奇怪的症状,脑子里一定要多根弦儿,是不是心脏的问题?也许,缠斗多时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记者手记

因为常和患者交流,张健主任不仅发现了千奇百怪的心梗先兆,而且知道哪些是患者需要的,哪些是患者能听懂的。也正是在这种交流中,张健主任发现大家对心脏健康的知识还远远不够。因此他基本每周都会在北京胸科医院心脏中心的门诊大厅办一场讲座,主题就是普及心脏健康知识,“希望通过讲座让大家脑子里都备上一根弦,在出现一些看似和心脏无关的症状时,要想到是不是心脏出了问题,哪怕是就近到社区做个心电图,有时就能避免一些意外的发生。”

张健主任的讲座现场经常座无虚席,门诊大厅里现有的椅子都坐得满满的,后排还站着不少人,一个多小时的讲座,中途离开的人很少,有些老人还戴上花镜拿出纸笔认真记录。“张主任是我见过最会讲健康知识的医生。”一位听众说,听张健主任讲健康科普,不枯燥,就像听故事,故事听完了,心脏知识也记住了。

编辑:步雯

(责任编辑:步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