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 > 正文

残疾老伴儿像是我的孩子!

2018-08-10 10:20:58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2018年6月,北京市朝阳区读者王保安给健康时报打来电话,专门感谢为老伴儿做手术的宣武医院血管外科团队,而随着记者的采访了解,却发现了王保安与老伴的真情故事,这个故事也感动了宣武医院的医护人员。

2018年6月,北京市朝阳区读者王保安给健康时报打来电话,专门感谢为老伴儿做手术的宣武医院血管外科团队,而随着记者的采访了解,却发现了王保安与老伴的真情故事,这个故事也感动了宣武医院的医护人员。

轮椅用了30年,为老伴儿理发的推子也用了20年,一切都是旧的,但生活永远都是新的,每天柴米油盐,守护在侧,再累再苦,只要她还在,就是幸福。这个世界,有点暖。爱情,一点都不远。

生活哪有那么多惊天动地,无非是对平凡生活的坚守。

“来,老伴儿,走步20分钟结束了,咱们先歇会,继续做腿拉伸。”面对记者,北京市朝阳区的一位普通老人王保安把关心更多地留给了自己的老伴儿,边说着边从轮椅后的书包里拿出了一小瓶雪碧,给坐在轮椅上的老伴儿拧开后,轻轻地用手捋着老伴儿的头发,满眼宠溺。

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何况夫妻,可一位古稀之年的老人,却在过去十年间,全天候照顾着残疾老伴儿。

十年间,老人推着轮椅,带着老伴跑遍了北京31个医院;厚厚的几个本子,密密麻麻地记录着这3650天,老伴每日的病情进展、每天的用药情况;甚至包括每个晚上起来为老伴接三次尿,每次的尿量又是多少……

这其中的辛酸和艰难不难想象,然而,从69岁的王保安脸上,看到的却是幸福和满足。

“我把老伴儿当孩子,照顾她从来都没觉得苦。”

一次手术,生活骤然改变

在2008年前,刚满60岁的王保安老两口,和所有的退休老人一样,准备开始享受宁静的晚年生活,然而,一次手术却打破了这种安宁。

老伴刘秀兰(化名)一直被颈椎病折磨,刚开始,王保安每天带着老伴儿做保守治疗,放松肌肉,做制动、牵引、热敷、按摩、拔罐等,但半年过去了,疼痛的症状没有改善。后来做过X片后,医生说刘秀兰的颈椎存在明确的脊髓、神经根严重压迫等手术指征,需要采取手术治疗。手术的首要目的是解除神经压迫,直接或者间接扩大椎管容积,预防脊髓损害进一步恶化并改善神经功能。

2008年3月,刘秀兰接受了颈椎手术。术前医生曾提到颈椎手术后一些患者有可能会存在神经受损风险,不料一语成谶。刘秀兰的神经功能术后未能得到有效恢复,造成了双腿残疾。简单的吃喝拉撒,洗脸洗澡,从床上移动到轮椅上,对于一个瘫痪的老人来说,都变得异常艰难。

瘫痪卧床,胃肠蠕动慢,吃多了肚子会胀,吃少了肚子会饿,刚开始王保安还把握不住老伴吃饭的量,按照以往的饭量,却往往是吃多了,胃肠不舒服;减量以后肚子又饿;王保安反复琢磨,怎么把这个量控制得刚刚好。“和搞科研一样,一点一点的尝试”。

而要将老伴从床上坐到轮椅上,就不是这么简单了,王保安费了不少功夫。王保安形体偏瘦,而老伴偏胖,约140斤,抱起来并不容易。

“刚开始老伴坐轮椅的时候,掌握不好力度和角度,总是在站起身或者要坐下的时候跪在地上,每次站不起来她都哭。”王保安说,为了不让老伴儿摔倒,把轮椅的四周和棱角都绑上海绵,那时候网络还没有那么发达,买这些零碎的物件都要去商店,而且不敢出去太久,自行车蹬得比小三轮都快。

“我每次出门都要算好时间,必须保证2小时之内返回来,她一个人在家我真是不放心。”王保安一边帮老伴儿擦着汗,一边说,她自己在家不能上厕所,我每次走之前都要带她上完厕所,如果预计回来的要晚一点,就把尿桶放在卧室的床头,方便应急。

但还是会有意外。

一次王保安出去取药,好几个小时没回去,外面下着大雨,公交车又堵车,王保安担心老伴儿一个人在家太久出问题,下了公交一路跑着回家,到家后老伴儿整一个人摔倒在卫生间的地上,看见他满身湿着捧着药进来,眼泪就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

那种委屈、担心、心疼、无助和恐慌,在那一刻涌上了心头。

尽管王保安处处小心翼翼,但刘秀兰还是会面临很多突发情况。

王保安小心翼翼的翻着手里的本子,细数着用红线订起来的诊断、记录,本子上的钢笔字,刚毅隽永。偶然翻到一页,王保安停了下来,看了几秒说,这是这10年来,每次老伴儿自己摔倒的日期和情况记录,泛黄的白纸上清楚的一行行写着:

2009年8月13日中午,自己去卫生间摔倒,三小时后被发现,抱起,小腿淤青,6天恢复;

2011年6月21日,早上起床抓轮椅摔倒,立刻扶起没有伤情;

2018年3月2日,上厕所滑倒胳膊扭伤,脚脖扭伤,用药后21天恢复……

“自从她瘫痪,已经摔了15次了。”王保安的声音里,充满了自责。整整一页纸,记录着刘秀兰每一次摔倒的细节,王保安说,看着这张纸,每次都告诉自己,不能让老伴儿再摔倒,要时时刻刻守在身边,不让她害怕。

“没有老伴儿,我就没有家。自从她双腿不能走路,我就下定决心做她的拐杖。”王保安坚定地说。

雪上加霜,疾病突袭而来

本以为日子就能这样平静地度过,不料,2017年,新的困难又一次摆在了老两口面前,在一次例行的体检中,刘秀兰不幸又患上了肾萎缩。

肾萎缩也就是肾脏萎缩,体积明显减小,也称为终末期肾脏。这时肾小球肾小管(即肾单位)已绝大部分或全部破坏,肾脏失去生理功能。

“当时很多医院不愿意为老伴儿做手术,这些年大大小小的病,加起来我陪着秀兰走过31个医院,这一次我也绝不能放弃,”王保安伤感而又坚定地说道。

走了多家医院,都不愿收治住院;直到老人到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血管外科吴中俭处就诊。

“孩子,求求你帮我救救她,花多少钱都行。”

老人对吴大夫诉说一路就医的种种困难。尽管病情危险,手术风险高,吴中俭大夫还是将患者收治住院,并给予了精心的治疗。

“当时在门外排号,到了40号才是这对老人,进来后,我发现轮椅上的阿姨光着脚,然后大爷匆匆忙忙的跪在地上给阿姨穿鞋,一边穿一边道歉,因为坐得时间太久,老伴儿的脚肿了。看到那一幕后,对患者的印象就比较深刻了。”吴中俭回忆道。

肾萎缩术后,护理很关键,尿量要精确记录,哪怕是半夜起夜的尿量也不能丝毫马虎。  而每次查房,王保安老人都能把过去24小时老伴儿的所有症状都说一遍,还把老伴儿每次上厕所的时间和尿量,做成表格,让医生一目了然。

而这个记录,从住院开始一直持续到了现在。

“从2017年3月发现肾萎缩做手术,老伴打利尿剂需要接尿,每天晚上接三次,2点、4点、5点各一次,只要她想上厕所,我就要扶她起来接尿,而且要把尿量的毫升数都记下来,有了这些数据,取药时给医生看才能更科学!”

现在,王保安每两周去一次宣武医院开药,坐公交要来回5小时。

“医院里都是儿女请假或护工照顾老人,但我身体挺好的,完全可以照顾老伴,病人,特别是行动不便的病人,本身就很缺少安全感,有亲人在身边会更踏实一些。”

王保安一边说一边帮老伴儿擦着汗,眼神里似乎看到了结婚近50年的所有喜乐。

在被问及是不是有过不想管了、不治了的想法时,王保安一只手搭在轮椅上,一只手一直摸着老伴儿的太阳帽,低着头说,没有了她,我这接下来的十几年怎么过啊?没什么活头了。

说完,刘秀兰抬起头,眼泪瞬间掉了下来。

陪做康复,比老伴多做50个

为了不让老伴症状越来越严重,王保安还研究了很多护理方法,除了定期热敷、理疗、按摩,康复运动就是重中之重!

早上十点,王保安像往日一样,把轮椅推到小区器材训练区前,一边扶着老伴一边告诉记者,这个要把腿踩在仪器上,用胳膊撑开,对胳膊肌肉的锻炼特别有效,而且在大腿向前拉伸的时候,还能锻炼本来就不好用的腿。

“来,先把腿抬上去。”

王保安一边说着,一边抱起老伴儿的大腿,待刘秀兰坐上器材后,开始做训练,一个动作完成需要3秒,是一般年轻人都达不到的速度,而像这样的训练,刘秀兰每天要做100个!

但最初,老伴由于行动不灵活,对于康复运动并不热心。“已经这样了,再练又有什么用?”为了让老伴儿坚持下去,王保安答应所有动作都比她多做一半儿,就这样,尽管满头的汗珠噼里啪啦的掉下来,两个人时而对视,时而比赛,从10个到30个,再到每天50、100个,王保安充满了自豪。

像刘秀兰这样的颈椎病术后四肢后遗症患者并不是少数,作为高风险的手术,术后如果神经依然受压迫,就会造成四肢行动不便甚至失去运动功能。

“康复锻炼一段时间,老伴儿有点急躁了,总是觉得自己不如别人康复的好,说实话,我也有点心急,但是不能表现出来,”王保安想了办法,除了陪着老伴在器械上进行锻炼,还每天扶着老伴儿在小区花坛的水泥路边上练习平衡力。

中日友好医院康复科康复治疗师李炎介绍,作为神经受损的患者,康复是避免功能退步重要途径,但是很多患者在康复一段时间后,会到达瓶颈期,很努力的锻炼,效果却差强人意,有的家属会着急批评患者不努力,或是和别的患者作比较。

“你看谁谁谁,比你练得好多了”,这样说患者心里着急,动作往往会走样,越练越差,有的患者会灰心,甚至放弃锻炼,反而得不偿失。

复过程是按一定的顺序和步骤逐渐进步的,不是一蹴而就的,而康复目标和康复内容是根据患者个人的病情不同而制订的个性化康复方案,不是简单的别人做什么我做什么,别人做多少我也做多少。

而这些王保安虽然说不出来,但用他的爱和坚持,都做到了。

他看着老伴儿,轻轻地拍着老伴儿的肩膀说,看,这胳膊上还是肌肉呢,一点都不松懈,都是我这几个月的训练成果。

说完,两个老人都笑了。

残疾人群,护理是个老大难

据中国残联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各类残疾人总数已达8500万,谈起居家照顾残疾人,许多家庭都有数不尽的苦水。

而对于颈椎病术后四肢后遗症患者,解放军总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医师佟怀宇介绍,从临床上来看,对于颈椎、脊髓等高危手术,这种术后神经受损的后遗症发病率并不高,但是万分之一,甚至十万分之一的几率,也可能会让患者赶上了,确实很不幸。

“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医生心里也很难受,有的家属会问责医生,有的家属自怨自艾,有的家属干脆放弃康复,这样对患者都是不利的。”

像刘秀兰虽然是不幸的,但是有家人的细心呵护,她又是这其中非常幸运的一位。

佟怀宇提醒,能够给患者鼓励和信心,积极面对疾病,及早进行康复锻炼,用爱去温暖,用真情去陪伴,也许奇迹就会发生。

同时,李炎也给出了他的建议,照顾残疾人,如果仅仅依靠家人自己的力量还远远不够,家属要用好针对残疾人的各种福利政策,比如北京的温馨家园,残疾人在家门口即可享受到日间照料和康复服务。

从北京市残联第七次代表大会获悉,全市目前共有405个温馨家园,面积超过30万平方米,除了街道、社区,市残联还在7个远郊区的深山村创建了87家村级温馨家园,为困难残疾群体提供送餐、理发、体检、家政、代购、助行等特色服务,共有约3500多名残疾人受益。

6月21日,国家卫生健康委、民政部、财政部、中国残联等多部门联合发布《关于促进护理服务业改革与发展指导意见的通知》(国卫医发〔2018〕20号),要求做好残疾人护理服务,内容非常细致,如支持护理院、护理中心以及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大力发展日间照护、家庭病床和居家护理服务等。

关心残疾人,爱心不会迟到。

而对于王保安和刘秀兰来说,“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有时候,一人在侧,就能点亮天的黑。

在记者小声问刘秀兰有没有想对老伴儿说的话时,她停顿了几秒,看向远处在整理书包的王保安,一脸幸福和安详地说,谢谢他,带我找到天堂。

参考资料

①中国残联官网:国家卫生健康委等多部门要求做好残疾人护理服务

②北京日报2018年6月25日:北京温馨家园每年服务残疾人逾百万人次,2020年全市铺开

③国卫医发〔2018〕20号:《关于促进护理服务业改革与发展指导意见的通知》

④陈春燕等:《颈椎病患者术后急性精神障碍的观察及护理体会》,大家健康,2017,11(1)

(责任编辑:孙欢)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