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 > 正文

“死亡之水”百草枯!喝下去真的只能等死了吗?

2018-06-08 10:06:03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百草枯一出,寸草不生。人喝了,几乎也别想活命”。近日,百草枯再度引发关注,“百草枯”被形容成“死亡之水”。

(健康时报记者 孙欢)“百草枯一出,寸草不生。人喝了,几乎也别想活命”。近日,百草枯再度引发关注,“百草枯”被形容成“死亡之水”。

强力除草剂成致命毒药

一时冲动却没后悔药

百草枯(Paraquat)也叫对草快、克芜踪、巴拉刈,是一种强力除草剂,它以其优异的除草特性风靡全球。但是对于人体来说,百草枯是一种尚无解药的“死亡之水,”山东大学齐鲁医院急诊科副主任、中毒科主任菅向东介绍道,一般情况下,口服20%百草枯原液5-10ml,如果不经过及时治疗即可引起死亡。

百草枯的死亡过程异常残忍,喝了百草枯中毒的人中枢神经损害并不明显,所以患者的头脑是清醒的,最开始只有口咽部及食管损伤缓慢显现,随后中毒损伤的主要靶器官之一是肺,同时造成严重的肝肾损害。早期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是以肺肾损害为主的多脏器损害。

而晚期患者的死亡主要原因是肺纤维化。肺部逐渐失去呼吸能力,可是思维却是清晰的。就像一个溺水的人,无论再怎么努力都只能清楚地看着自己沉入水底,百草枯中毒晚期的人就是在清醒中逐渐喘不上气,最终被活活憋死。

“如果肺部纤维化过于严重,对于患者来说最后的办法就是肺移植,而在短时间内找到合适的肺源,这种几率更微乎其微。”北京朝阳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医师李毅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百草枯中毒的人群中,有一大部分都是因为一时冲动想要自杀的人,他们多数是因为琐事引起纠纷想不开,更有甚者只是想要“吓唬”一下家人。可是他们没有想到这种随地都可以买到的普通农药,却不是简单洗个胃就可以救回来的毒药。

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急诊科主任詹红的记忆中,在百草枯被禁之前,因为百草枯中毒被送来的患者一年中约有十几位,其中多是在其他医院经过治疗,病情恶化转院到中山医院,错过了最佳诊治时间,口服量大的人最终能够被救回来的寥寥无几。

最令詹红主任惋惜的是一位只有9岁的小男孩,小男孩因为琐事和同学吵架,被老师批评,一气之下在学校附近的杂货店买了一瓶百草枯喝了下去,在当地救治3天后,情况恶化,转入了中山医院。在病情逐渐恶化的过程中,小男孩害怕地抓着医生和妈妈的手一遍一遍地说,“我不想死,救救我……”。可是孩子的肺部已经纤维化,百草枯并没有因为孩子的生命刚刚开始就对其仁慈,在还没理解死亡的年纪,这个小小的孩子就被死亡无情的带走了。

除了患者在痛苦中离去,百草枯治疗上还要面临的一大现实问题就是医药费用。“服用百草枯的患者大多会在7-10天后出现肺纤维化的症状,而在医院抢救的过程中,家属往往还要支付昂贵的医药费。”詹红主任介绍道。曾经有一位27岁的小伙子因为琐事和别人吵架冲动地喝下了百草枯。小伙子家境不错,在医院,他的父亲死死地抓着医生的手说无论花多大代价,多少钱都要把儿子救回来。可是这世上终归是多少钱也买不到命,在花费了30多万元之后。这个年轻人还是遗憾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在被禁之前,百草枯很容易买到,而买到百草枯想用它轻生的人,往往不知道该药的严重性,一时冲动喝下去,有些人就再也没有解救的机会了。”詹红主任遗憾地说。

百草枯治疗6年存活率达61.8%

尽管救回来的几率低,但是依然有人是幸运的,詹红主任曾遇到过一位患者,来到医院说自己喝了百草枯,医生们都如临大敌,准备洗胃、灌肠等各种工具,结果检查发现患者只有舌尖上有一点百草枯,原来这位患者在喝的时候觉得百草枯太苦,立刻吐掉了,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患者的舌尖还是烂了。“这已经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詹红主任表示。

除了服用药量小而被救回来的患者,医疗水平的不断提高让百草枯的存活率也有了很大的提升,山东大学齐鲁医院急诊科副主任、中毒科主任菅向东所在的中毒与职业病科,是现今国内最大的百草枯中毒治疗基地,现在的每一天,菅向东所在的团队都在努力创造奇迹。

据菅向东主任介绍,山东大学齐鲁医院中毒与职业病科专门收治各种急慢性中毒患者,尤其是中毒急危重症患者,百草枯中毒就是该科收治的主要病种。每年收治来自全国各地的百草枯中毒患者400-600例,在多年研究和实践积累下,取得了良好的效果。2012-2017年该科共收治百草枯中毒患者2966例,治愈存活1834例,6年治愈存活率为61.8%。可以说为全国百草枯患者带来了生的希望。菅向东主任认为,影响百草枯中毒预后的因素很多,除了毒物摄入量、年龄因素、其他影响因素还包括服毒后是否立即进行催吐、服毒后至洗胃的时间间隔、服毒时是否空腹以及服毒后至正规治疗的时间间隔等。

\
菅向东教授查看百草枯中毒患者

“总的说来,临床上判断病情主要还是要根据临床表现和毒检结果判断,口服量估计起来和实际情况差别很大。一般来说,如果患者早期能够到医院接受系统诊治,尿毒检浓度小于30 μg/ml的临床治愈存活的几率还是比较大的,此浓度大致相当于口服20%的百草枯原液30-40ml以下。”菅向东主任表示。

为了更好的治疗百草枯中毒患者,菅向东主任参与制定了《百草枯中毒诊断与治疗“泰山共识”(2014)》及《百草枯中毒诊治“齐鲁方案”(2014)》,在其中详细地介绍了治疗百草枯中毒的经验。

如果身边有人不慎服用了百草枯,接触量大者立即脱离现场。

1、皮肤污染时立即用流动清水或肥皂水冲洗15 min,眼污染时立即用清水冲洗10 min。

2、口服者立即给予催吐和洗胃,然后采用“白+ 黑方案”进行全胃肠洗消治疗,“白”即思密达(因漂白土无药准字号,以思密达替代),“黑”即活性炭。

具体方法: 思密达30 g 溶于20%甘露醇250 ml,分次服用,活性炭30 g(粉剂)溶于20%甘露醇250 ml,分次服用。首次剂量2 h内服完,第2-4 天分次服完即可。

除此之外,《共识》还介绍了血液灌流、糖皮质激素治疗、抗凝及抗氧化治疗、防治晚期肺纤维化等多种综合治疗方式。

其中血液灌流是清除血液中百草枯的有效治疗手段。早期血液灌流宜在洗胃后马上进行,6 h 内完成效果较好,超过6小时时限血液灌流仍可有效清除毒物。

2016年菅向东主任曾接收过一位18岁口服百草枯30ml的郑琪(化名),他因情感受打击在12月27日喝下了百草枯,舌头上大面积腐烂,在当地医院洗胃,血液灌流3次后来到山东大学齐鲁医院,胸部CT显示男孩的双肺出现了间质性纤维化,还伴有局限性肺气肿。在菅主任的综合治疗下,男孩的状况逐渐得到了改善,最终于2017年5月31日出院,随后复查的结果也不错。

菅向东主任表示,“有些百草枯中毒导致的纤维化经过中毒专业医师治疗后是可以逆转的,因此“百草枯中毒导致不可逆的肺纤维化”这一说法并不正确。

百草枯虽被禁

敌草快却卷土重来

鉴于百草枯的剧毒性,2012年4月24日,农业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质检总局联合颁布了第1745号公告,为维护人民生命健康安全,确保百草枯安全生产和使用,决定对百草枯采取限制性管理措施。自2014年7月1日起,撤销百草枯水剂登记和生产许可、停止生产,保留母药生产企业水剂出口境外使用登记、允许专供出口生产,2016年7月1日停止水剂在国内销售和使用。

记者在某购物网站搜索“百草枯”,搜索结果均为《百草枯中毒救治》的书籍,百草枯农药已经无法直接获取。记者了解到,目前市场上仅有1家企业的1个20%百草枯可溶胶剂(登记证号PD20131912)产品销售,可溶胶剂因无飞溅伤害风险、流动性低、可吞咽难度大而大大提高了安全性。但是该产品农药登记证有效期至2018年9月25日,到期后不再予以农药登记延续。2020年9月25日后,中国市场上不再有百草枯产品销售、使用。

但菅向东主任介绍,目前百草枯的临床病例还是有很多。“不能排除一些个体作坊仍然在违法生产和销售的可能。另外,除草剂市场上一个新的动向是很多商标上标记为另一种除草剂敌草快,其实并不是真正的敌草快,而是百草枯或者是掺有百草枯。”

事实上,一些企业确实以套证敌草快的方式,销售违禁农药百草枯。2016年8月份,山东省农药检定所就曾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全省加强百草枯市场监管,并指出,他们在农药市场检查中发现,部分敌草快样品中检出农药百草枯。

2017年,在百草枯水剂退市一年后,四川省绵阳市农业局和成都市农业局农业执法大队在农业执法过程中,从零售市场抽查发现,在“20%敌草快水剂”登记证件的制剂中,有4家企业的“标称”产品,“检出未标明农药百草枯”等不合格指标。

2017年5月18日,一年轻女性口服百草枯3小口,治疗一个月后出院;

2017年6月18日,一位39岁女性患者口服百草枯2口约70ml;6月20日来到菅向东处就诊;

2017年8月23日,一男性患者口服百草枯60ml,2天后到菅向东处就诊

2017年10月28日,菅向东主任接诊了一位54岁男性患者,口服百草枯约100ml……

仅2017年,山东大学齐鲁医院中毒与职业病科就收治了440位百草枯中毒患者,其中266位患者得到治愈存活。

一个小女孩误服了百草枯,凄凄地跟母亲说“妈妈,我想活……”

别让这样的悲剧再发生。

(责任编辑:孙欢)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