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 > 正文

往返72站公交拿3000元捐款!一位中国老军医的大爱

2018-06-01 13:39:09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从延庆到高楼林立的东三环,他往返六小时坐72站公交,带着3000元现金给患病读者捐款; 他是有75年党龄的师级军医,也是一生清贫、衣裤都有补丁的普通老人,在人民日报社门外,他拿出从家中用罐头瓶装的白开水,一边喝一边看着新建的人民日报新媒体大楼,眼神里满是骄傲,“现在的北京城真是繁华,我能看到,真是幸运!”

从延庆到高楼林立的东三环,他往返六小时坐72站公交,带着3000元现金给患病读者捐款;

他是有75年党龄的师级军医,也是一生清贫、衣裤都有补丁的普通老人,在人民日报社门外,他拿出从家中用罐头瓶装的白开水,一边喝一边看着新建的人民日报新媒体大楼,眼神里满是骄傲,“现在的北京城真是繁华,我能看到,真是幸运!”

把叠的工工整整的3000元现金交给记者后,他说,这个孩子高考后如果有困难,千万要联系我,我来供她!

他叫刘文蔚,离休军人证件上写到:生于1929年,1944年入伍参加革命工作,他说,能做一名中国军医,是他的毕生荣幸!

6小时,往返72站公交

拿3000元现金捐款:我要帮这个孩子

一身看起来很有岁月感的装扮,洗的泛白的马甲,镜片要被磨花了的眼镜,一双看起来刚刚被洗过的手工布鞋。

“我叫刘文蔚,我要捐款。”他坐在人民日报大门旁边的花坛边上,紧握着手里的帆布袋,看到记者走过来,他笑着站起来说,自己就是刚刚打电话的人,语气带着军人的干练。

2018年3月,健康时报刊登了《18岁,我用骨髓救父亲》一文,18岁的姑娘陈好(化名)还有100天就高考,但暂时休学为白血病父亲捐献骨髓,全家变卖家产为父亲治疗。

\
刘文蔚给记者展示他剪贴的健康时报文章(三版)

“这样的孩子必须帮!但报纸上的账号我不知道怎么才能把钱打过去,自动的存款机器不会用,所以就来了,看看给你是不是能帮忙……”90岁的刘文蔚笑着对记者说,麻烦您帮我转交一下吧,一定要让孩子收下,要坚强。

老人颤颤巍巍的蹲下拿起在花坛边水泥台上的帆布袋,里面有用玻璃杯装着的半瓶水,还有一个诺基亚手机和一个信封。信封里,是一沓现金,老人边往出拿边说,这是3000块钱,和治疗费比起来真是九牛一毛了,但是希望能帮到上学的孩子,是我的一份心意。

“可能是年纪大了,看到这种懂事的孩子和心酸的事,眼泪就控制不住了,夜里翻来覆去思前想后,总觉得要是不帮一把心里都会觉得愧疚,我不会用全自助的打钱机器,也不敢私自去汇款,就来找你了。”刘文蔚一边说着,一边一张张的数着钱。

老人说的云淡风轻,觉得该帮,就来了。

而现在住在延庆的刘文蔚,凭借记忆里的路线,倒了3趟公交才走到报社门口,他笑着说,其实也不远,好像不到100公里,就是站数有点多,单程30多站,3小时就到了。

看到记者心疼的惊讶着,刘文蔚继续说,这还能算累嘛,现在生活多幸福,我们从前都是靠走路的,穿的鞋都是老乡手工编的,老人笑得眯起来眼睛,双手递过来刚刚数好的3000元钱。

在给陈好妈妈转过钱后,陈好妈妈告诉记者,90岁老人的钱,她无论如何都不能要,老人的艰难和不易,可能远比大多数年轻人要大的多。

得知这种情况后,刘文蔚跟记者要来受捐人的电话,过了大约20分钟,陈好妈妈又给记者打来了电话,哭着说,老人说他来回坐了6个小时的公交,走了72站才把钱送过去,这是一份心意,为了孩子能生活的更好,告诉我也一定要收下。

“有困难不怕,大家帮帮忙,一起渡过去就好了,你看我老了,我还能至少活10年……”陈好妈妈一边哭一边笑的告诉记者刘文蔚老人的话。

刘文蔚还特意打听陈好的学习,表示在今年高考结束后,可以对孩子进行大学学费的资助,陈好妈妈停顿了,颤抖着说,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让老人拿钱了,我还年轻,我要靠自己供孩子上学,这是老人的养老钱,我不能这么自私,以后去北京,第一件事就是当面拜访,世界上,还是好人多。

从北京到黑龙江1000多公里的距离,90岁的老人就这样和18岁的孩子因为爱牵扯到一起,也许就是世界的魅力所在。

刘文蔚在交给记者信封时,拿出了自己的军官证,像个孩子一样说,我1944年就入党作战了,我是军医,最看不得病人家破人亡,困难都不怕,大家合伙搭把手,帮一帮,就过去了,你说是不是?

老人拿着没有钱的袋子,喝了一口用玻璃罐头瓶在家带的水,颤颤巍巍的走向了路口的95路公交站,阳光温柔的洒在老人的背影上。

也许,这就是世界的希望。

“我以为他会像电视剧里的大佬,

原来只是毛衣袜子都是补丁的老人”

在刘文蔚家的书架上,摆满了厚厚的本子,里面都是几十年来看过的报纸和收到的信件,随便打开一本,就是粘好的已经泛黄的钢笔信件,第一封是2002年,写信人是青海民族学院的桑吉卓玛。

“刘爷爷,感谢您资助我们上学,您的2500元已经收到,虽然我们相隔千里,素未谋面,但您的助学金是我完成学业的支撑,我一定会努力学习,以后工作也去首都北京,去看您……”

刘文蔚摸着从前的“孩子们”写的信告诉记者,16年前,一封青海学子求助学费的新闻让自己夜不能寐。

为了更好的了解青海的情况,一向喜欢看报纸的老人订购了当地一份报纸,看见偏远山区已经考上大学的孩子因为家境问题不能完成学业,刘文蔚马上给学生所在学校青海民族学院写了表达救助意愿的信,随后,学校为了让老人方便选择,寄来了四个学生的资料,想让老人选择其中一个捐助。

“我翻来覆去看着每一个孩子的资料,哪个都舍不得。”刘文蔚看着整整几本信件说,后来我一个都没放弃,这些孩子我来供!救人于危急,这是一个共产党员,也是一个军人、医生该做的。

从2002年开始,刘文蔚开始资助这四个大学生。

“退休后没有多余的积蓄,就把四个学生的花销分成两拨,前两个学生今年供生活费,另外两个给交学费,第二年再调换,这样坚持了4年。”刘文蔚在说起捐助方式时,满眼愧疚,遗憾自己没有足够的财力让孩子们过得更好。

在一张已经要碎了的捐款收据上,写着2002年刘文蔚一次性打给学校的一万元钱,而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02年,我国城镇职工平均年收入只有7562元,农村人口的平均年收入是2578元。

\
刘文蔚的助学捐款记录之一

“从他资助我上大学开始,每次写信或者打电话他都说生活很不错,我一直认为他老人家应该像剧中的大佬,什么都很富裕。这是没见之前我的想法。”被刘文蔚资助过的藏族姑娘桑吉卓玛现在已经是一家中央媒体藏文频道的骨干,提起刘文蔚时,已经为人母的卓玛眼泪瞬间流了下来,但依然笑着对记者说,2002年那会读大学,一个月80块钱、一年960块钱生活费就够,但是爷爷每年给我们3500元,对于从来没出过青海,连普通话都说不好的山区学生来说,这些钱,就是天文数字。

“毕业后我就来北京,也和爷爷一起生活相处过一段时间,他的所作所为让我很吃惊,他的生活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奢侈而富裕,他自己除了吃煮白菜,不吃油,不吃肉外,衣服缝缝补补,袜子也是破了缝补了再接着穿。他居然这样把工资积攒下来资助我们,没有爷爷就没有今天的我。”

卓玛来京后,因为没有收入也没有住所,刘文蔚把卓玛接到家里,下班时都会为卓玛做好饭菜,这一住就是四年。

“我到家里后,把旧的用不了的东西全都清理了,爷爷还舍不得,经常说那些都是岁月的念想啊。” 在卓玛的记忆里,刘文蔚没有军人的盛气凌人,也不是想象中的霸道总裁,只是一个眼神里都是善良的老人。

除了捐资助学,刘文蔚曾为偏远的青藏牧区赠送100台随身听,在二十世纪初的年代,随身听也是个奢侈的物件。

“我用自己两个月的生活费给孩子们赞助了100个,很多孩子家里竟然连电视都没有,对外界和国家都没有了解,对于二十左右岁的孩子来说,一定要听广播,看新闻,懂政策,只有这样才算真正帮助了孩子!刘文蔚说。

直到现在,卓玛也会每周都去看老人一次,从前是自己一个人,后来带着男朋友,到现在是每周都会带着三岁的女儿一起,虽然卓玛现在也还是“无房族”的北漂,但自己也资助了母校青海民族学院的一个孩子。卓玛说,十几年前,拿到刘爷爷捐助的钱以后,我就承诺以后也要做对社会有用的人。

爱心就这是这样传递着。

善良和读书是长寿辅助剂,

上次感冒还是15年前

“现在很多人看到我都不相信我是90岁的人了,一个是身体体能不像,我可以自己散步一小时,上下楼也可以自己走,另一个原因是我看起来年轻,我还有头发,口齿清楚,每次别人说我看起来好像就70多岁,我都很开心!”刘文蔚提起来自己的身体时,笑的更开心了。

很多人都觉得长寿的不二法门就是锻炼,但除了这一点外,还有很多其他因素。刘文蔚的善良和爱读书看报的习惯,就是长寿的秘诀,就像刘文蔚说的,帮助别人的时候,能感受到自己对于社会的价值,几十年来坚持看报读书,就能摸准世界的动态,只有脑子一直转,才能越来越聪明!

“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在刘文蔚的观念里,善良人更乐观向上,更易挺过不幸。不善良的人斤斤计较,让心情总处在憋闷状态,容易患上高血压,心脏病,心肌梗塞和高胆固醇等病症。

“我上一次感冒还是75岁。”刘文蔚说,自从75时患过一场感冒,这十几年里很少有不舒服过,连发烧都没有过,老年人的常见病也都没有。

“很多人问我是不是总吃保健品?”刘文蔚告诉记者,身体的状态和心态有直接关系,这些年来自己从来不会大鱼大肉,每顿最多吃两个菜,出去遛弯或者买菜也都是骑自行车或者坐公交!

曾有国外研究者为研究“社会关系如何影响人的死亡率”,曾在加州阿拉米达县随机抽取了7000位居民,并对他们进行了为期9年的跟踪调查。研究发现,乐于助人者易与他人融洽相处,社会关系相当好,预期寿命显著延长,男性尤其如此;相反,心怀恶意、损人利己的人,死亡率比正常人高1.5倍。并且,该结论不受遗传因素、种族差别、收入高低、体育锻炼及生活作风等因素的影响。刘文蔚把每一个需要帮助的孩子都当做自己的家人,善良的背后是对世界的温柔。

除此之外,耶鲁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学者艾薇妮·白薇施(Avni Bavishi)、马丁·斯莱德(Martin Slade)和贝卡·莱维(Becca Levy)在他们的论文《每天读一章:阅读有益长寿》(A Chapter a Day: Association of Book Reading With Longevity)中这样写道:在整个跟踪研究中,有33%的非读者去世,对比之下,参与研究的读者的死亡率是27%。

在每组参与者死亡率为20%时,将读者和非读者的寿命进行对比,发现非读者在研究开始后又活了85个月(7.08年),而读者方面的数据是108个月(9年)。因此,可以得知,阅读让人们平均多活了23个月。

看着老人一整个书房的书,从建国到现在,涉猎从古至今,从医学到各个领域,还有阳台上舍不得扔的把窗户都盖上的报纸,都是岁月给爱读书人的馈赠。

在刘文蔚的书架上,最多的是和党相关的书籍。很多书被翻得起了毛边,有的纸页都已经泛黄,最打眼的是近些年刚刚陆续出版的已经被粘满读书条的《习近平用典》。

\

刘文蔚说,自己现在每天除了书以外,还几十年如一日看报纸,现在家里一共定了六份报纸,其中包括人民日报、参考消息、解放军报和健康时报,每天五小时的阅读时间,让他觉得世界都是美好的。

“90岁不是目标,60多岁的儿女答应我,等我到100岁给我准备家庭宴会,我觉得不是问题!”说完,刘文蔚大笑起来。

军旅从医60多

擅治骨质增生和风湿

在刘文蔚书房的最高层书架上,有一本《中外名人词典·共和国卷》,翻开书页,年轻时候的刘文蔚一身军装,目光刚毅。

“1929年5月生,北京市人。北京军区后勤部第一干休所离休干部,副主任医师。1948年毕业于中国医科大学,曾任解放军第二六三医院理疗科主任,并创办北京军区后勤部第一干休所颈椎病防治研究所……”整页的文字记录着这个中国军人的履历,也完整记录着中国军医的人生。

他一边翻着几十年前的相册本,一边回忆道, 15岁入伍,进入冀东军区卫训部,17岁那年在救治受伤的战友时,发现已被敌人包围,因转移之前就做好了地形勘察,自己立刻让两位女护士转移重伤患者,随后徒手拿着两个手榴弹别在了腰上,径直向敌军方向走去。

“我对两个护士说,我去去就来!”刘文蔚停顿了几秒抬头说,其实那时,我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生死抉择只在一瞬,没有犹豫的时间。

就在跑向敌军的过程中,刘文蔚看到了迎面走来的特派员------敌军被后续部队歼灭了。

也是这次以后,刘文蔚跨过预备期被组织破格升为党员,并被送往中国医科大学学习西医。刘文蔚说,我们国家那时医学落后,只有中西医结合才能救群众于水火,发展真正的医学研究!那一年,刘文蔚刚满19岁。

从1973年起,他开始研究用直流电中药导入法治疗骨质增生,治疗患者2597例,其中神经根型颈椎病1110例,有效率96.39%。

“我从医的日子里,看过很多病人,从前在战场条件不允许,后来新中国成立,很多风湿病、颈椎病患者找到我,我都会在科学的前提下尽量用中医去治。”刘文蔚说,我是医生,治病救人,是天职。

回想起当时入党的心情,刘文蔚说,我平时总是笑嘻嘻的,但是在入党宣言发誓的时候,我就很严肃,孩子你看,老人说着,走向了墙上挂着的入党誓词书法,他举起手臂,拄在头上说,就像现在这样,开始宣誓,老人深情突然变严肃,似乎回忆起70多年前的自己。

而在老人抬起手臂的毛衣上,露着已经补过但还是磨漏了的洞。

说起遗憾,刘文蔚说,我知道农村的百姓太困难了,要说遗憾不如说是愧疚,就是还没有完成退休时候的愿望,想在100个偏远山区建立卫生室,想帮他们看病,只有中国人都健健康康的,才能发展成健康中国!

“不忘初心,对党,我有报不完的恩情;对民,我有数不清的欠条。扶贫济国,倾尽所有,心甘情愿。我9岁丧母,独自守灵3天3夜,旧历六月二十一去世,到第四天雨不下,但天未晴。可惜年岁老矣,祖国未来,还看青年。”晚饭过后,刘文蔚伏在桌上,爬满皱纹的手里紧紧的握着钢笔,写下了这些字。

最后在落款的那行,他一笔一划的写下:九三大阅兵战士 中国军医 刘文蔚。

(责任编辑:杨丽萍)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