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 > 正文

七成以上继承纠纷因没有遗嘱!老人立遗嘱宜早不宜晚

2018-04-03 10:47:49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阴天的老北京胡同,多了几分清冷。西城区西郊民巷73号,是一栋棕灰色的四合院式平房,这里,是成立了五年的中华遗嘱库北京市第一登记中心。白雪染白了鬓角,有的拄着拐棍,有的戴着助听器,还有的看起来还很年轻,排队的时间久了,前后挨着的老人会聊起家常。他们,都是赶来立遗嘱的老人。

(健康时报记者 张 赫文/图)阴天的老北京胡同,多了几分清冷。

西城区西郊民巷73号,是一栋棕灰色的四合院式平房,这里,是成立了五年的中华遗嘱库北京市第一登记中心。门口牌匾旁的细则上清楚的写着,营业时间早上九点开始,可是一到早上7点,门口就已经排起了长队。

白雪染白了鬓角,有的拄着拐棍,有的戴着助听器,还有的看起来还很年轻,排队的时间久了,前后挨着的老人会聊起家常。

他们,都是赶来立遗嘱的老人。

4小时一份遗嘱抄了2次

写完后她蜷缩着躺在了长椅上

“我1955年结婚,2010年丧偶,我自愿把所有财产留给独生女儿LULU,其中包括一套顺义区房产和存款……”

一绺白得透亮的银发从毛线帽子里露出来,斜挎着的小背包看起来精致又朴素,已经93岁的老人季茵琪(化名)在保姆和女婿表妹的陪伴下,来到了中华遗嘱库,一笔一划地抄着工作人员打印的电子版遗嘱草稿上自己口述的遗嘱。

\

在书写间隙,老人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她唯一的女儿已经移民美国30多年,老伴儿去世后,越来越想念女儿,但是没有办法,女儿一年最多也只能回来两次。

“现在自己住的房子是和老伴唯一的财产,还有些退休金存款,她应该都看不上了吧。”季茵琪笑了笑说,虽然女儿不能经常回来,但这是她的家,如果有一天我走了,她需要一个有法律效力的遗嘱,合法的继承它。

泛白的脸上带着一副眼镜,老人继续低下头吃力地写着。50岁的山西保姆阿姨说,老人习惯了用钢笔写字,写到最后的三分之一,老人委屈地说,太累了,眼睛都花了,一边说着,一边揉着眼睛,可是却分秒都没有放下手里的笔,她知道,这是女儿以后“回家的证明”。

近两个小时过去后,季茵琪终于写完了这份遗嘱,但是由于后半部分字迹开始不清楚,连继承人的名字也不是很清晰,为了保证遗嘱的效力,季茵琪只能重新再抄一份。

得知这个情况后,季茵琪抿了抿嘴,喝了一口工作人员端过来的热水,没有一点怨言的又重新抄了起来。又过了近两个半小时,第二份终于递交了上去。

老人目不转睛地看着工作人员,在得知这份可以通过后,老人咯咯的笑了起来,轻轻地说了句:真是累了啊,然后便直接躺到了旁边的长椅上,为了不影响别人写字,老人把本就有些佝偻的腿蜷缩了起来,嘴里低声念叨着,让我歇一会再继续下面的流程。

“季茵琪今年已经93岁,中心来立遗嘱的老人有很多都是和季茵琪一样年龄偏大、行动不便的老人,还有很多说不出话来的老人,根本就不再具备立遗嘱的条件。”中华遗嘱库北京市第一登记中心主任尹艳贺告诉健康时报记者,由于记录遗嘱时需要通过录音录像、指纹采集、人脸识别、现场见证、文件存档等技术手段来确保遗嘱效力,所以中华遗嘱库对立遗嘱人的身体条件有所要求,需要立遗嘱人具备听说读写能力。

“也正因如此,有不少老年人因为年纪较大,虽然意识清楚,但视力、听力和书写能力受限,可能无法通过遗嘱登记系统,难以正常办理遗嘱登记。”

尹艳贺感慨到,目前,我国老人从有立遗嘱的想法,到真正采取行动,大部分都间隔5年以上,有21.2%的老年人间隔10年以上,因为很多老年人担心立遗嘱会引起家庭矛盾纠纷,晚年不得安宁。但事实证明,不立遗嘱,更容易产生家庭纠纷,而等真想立遗嘱时,很可能身体状况已经不允许,徒留遗憾。

根据北京市西城区人民调解员协会对2007年以来所接待的10680例信访案件的统计,在16类民间纠纷中,唯有财产继承这类纠纷持续走高。在家庭纠纷中,财产继承纠纷的比例高达39%,而其中因为没有遗嘱而引发的继承纠纷竟然高达73%。

同时,根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统计,在遗嘱继承案件中,有将近60%的遗嘱被法院认定为无效遗嘱。不注重遗嘱订立,订立遗嘱不严谨,已成为导致家庭矛盾、影响家庭和谐的首要因素。

尹艳贺提醒,立遗嘱宜早不宜迟。

我觉得60岁立遗嘱刚刚好

为何把未来儿媳排在继承之外

“儿子今年刚大学毕业,如果等他以后结婚了我们再来立遗嘱,不太好意思明目张胆把儿媳排在继承人之外,现在就不用考虑那么多,立完我和老伴也省心了!”

60岁的孙殊荣和老伴都是公交车司机,这次来排队是先取个预约号,填好表就可以领取排队卡等通知正式立遗嘱。

在大厅里的老人大多都已经是白发苍苍,只有孙殊荣和老伴看起来最年轻,甚至有80岁的老人还把这对“年轻人”当做陪老人立遗嘱的孩子。但在孙殊荣看来,现在这个年纪立遗嘱正合适,因为很多儿孙满堂的老人立遗嘱,还是会忍不住私信勾选上“儿媳”或“女婿”不得继承财产一项,只想把房子和存款留给自己的孩子。

\

“北京房子动辄几百万上千万,我和老伴开了近30年公交就攒下这一套房,只想给儿子留着。现在的孩子们,婚姻太不稳定了,给儿媳妇?不放心啊!”

孙殊荣一边说一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旁边的老伴儿忙着补充道,趁现在没有儿媳,我们赶紧把遗嘱立好,反正早晚都要做,身体好正方便!其实不是为了防未来的儿媳,如果他们过得和睦,这份遗嘱其实也没有其他弊端,只是想给独生的儿子一个保证。

在我国,像孙殊荣一样刚过60岁就有立遗嘱意愿并落实的,并不多见。很多观念传统的老人会觉得,立遗嘱不吉利,来得及,口头说说就好。

据中华遗嘱库最新发布的《中华遗嘱库白皮书(2013-2017)》统计,在2013~2017年间,立遗嘱人群年龄段集中在71至80岁之间,比例为46.58%,其次是61~70岁年龄段,比例为32.53%,该年龄段比例逐年增加。5年间,立遗嘱人平均年龄从77.43岁逐步下降至72.09岁,年龄趋向年轻化。

立遗嘱在西方国家早已经成为很普遍的现象。据白皮书统计,有30%的美国人选择在35岁之前订立遗嘱,55%的人则在45岁之前就立好遗嘱。例如熟知的很多国外名人,如迈克尔·杰克逊、戴安娜王妃、惠特尼·休斯敦、约翰·肯尼迪都早早立下了自己的遗嘱。

许多西方国家的人会选择在结婚或者孩子出生时就把遗嘱立好,不仅仅是因为想给对方一点保障,一份遗嘱还会牵涉到孩子的抚养问题以及很多复杂的税务问题。

除了年龄,在谈到财产继承排除儿媳和女婿这项条款时,尹艳贺告诉记者一个听起来很不可思议的数据,据中华遗嘱库统计来看,高达99.93%的老人会在立遗嘱时特别注明,所有遗产只有儿子或者女儿可以继承,儿媳和女婿没有资格获取遗产。

也就是说,在遗嘱中规定继承人所继承的财产属于个人财产,不属于其夫妻共同财产。老人也就不用担心万一孩子的婚姻有问题,还要被分走巨额财产了。

在这种选项出台后,也有很多儿媳和女婿会心里不平衡,尹艳贺回忆,去年就有一对中年夫妻陪着老人来立遗嘱,在得知老人注明了儿媳不能继承选项后,儿媳委屈的哭了起来,后来老人无奈,只好把这项备注去掉。

归根结底,老人的所有遗嘱,其实都是为了孩子。

只有独生子女也要立遗嘱

孩子并不是唯一第一顺序继承人

“我就是父母唯一的孩子,但他们去世后,房子我却不能过户,也不能转卖,这种情况可怎么办?”在挤满老人的遗嘱库大厅里,还有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男孩,站在一旁等着工作人员稍有闲暇才去询问。

他叫曹星语,西安人,今年26岁,刚刚研究生毕业,小学时父亲就去世了,今年,母亲也因为肺癌离世,作为独生子的他本以为父母留下的仅有的一套房可以由自己支配,但事实和想象大相径庭。

“父亲去世时没有将房产过户到我名下,如今母亲去世了,我只是想把房子过户到自己名下。但拿着房产证和父母的死亡证明到房管局要求过户时却被拒绝了,房管局要求我提供公证处出具的继承公证书或者法院判决书。”曹星宇告诉记者,等到了公证处,工作人员则要求她把她父母的亲戚全部找到,带到公证处去才能办公证。

这也是很多老人心里的一个误区,以为家里只有一个孩子,自己的遗产不管有什么,都肯定是孩子的。

对此,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白小强表示,按照法律规定,遗产继承中第一顺序为配偶、子女、父母,第二顺序为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继承开始时,由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没有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则由第二顺序继承人继承。

例如,曹星宇父亲过世时,奶奶仍在世,奶奶有权继承儿子的部分遗产;奶奶过世后由姑伯等亲戚继承,而父亲去世时,并没有立遗嘱表示自己的财产归儿子曹星宇一个人所有,这导致了曹星宇无法全额继承父亲的房产。

如果曹星宇要想完成继承公证,就必须把奶奶(爷爷)的所有第一顺序继承人都召集到公证处来办手续。就算亲戚自愿放弃继承,也要提供所在地公证处出具的放弃继承权公证书,费时又费力。这也是目前很多独生子女家庭都面临的潜在纠纷。

陈凯告诉健康时报记者,为人父母都疼爱自己的子女,若想自己的财产在百年以后能够顺利被子女继承,最保险的方式就是尽早订立遗嘱。

当然,也可以在生前就将房产赠与子女并附加条件,只要父母健在就享有房子的使用权。

传统概念中多子女家庭似乎更易出现遗产纠纷,其实独生子女家庭也会出现相应的问题。中国人受传统文化禁忌等多重因素影响,不爱立遗嘱,或者粗糙对待自己的遗嘱权利,对遗嘱问题也是讳莫如深。

据白皮书显示,目前遗嘱库存有的8万余份遗嘱中,有39234份遗嘱是独生子女家庭的父母立下的遗嘱,占总遗嘱数量的47.74%,陈凯笑着说,这也说明,很多老人已经开始有遗嘱意识。

权衡利弊过后再做选择

遗嘱就是不留遗憾的保障

“我这是自己悄悄的来做遗嘱的,因为不想让老伴儿知道。”听到这,看见记者错愕的表情,67岁的赵大年(化名)神秘的笑了笑说,我这可是合法的哦!我可懂法啦!

原来,赵大年和现在的老伴其实结婚登记才刚刚3年,自己的第一个妻子已经去世很多年了,现在女儿也有了自己的家庭,虽然自己身体还好,但是想尽早立好遗嘱,避免到时候惹纠纷。说到这,赵大年低下了头,反复搓着手里拿着的遗嘱预约单,低声念叨着,“我和孩子妈的老房子,我现在只想留给外孙子,不能给别人”。

被问及是否可以把房子卖掉时,赵大年告诉记者,因为前妻去世时没有立遗嘱,所以她占比一半的房子是属于赵大年和女儿共同所有,自己立遗嘱,其实和现在的老伴是没有关系的,因为这是婚前财产,而提起为何要直接留给外孙,赵大年笑了笑说,女儿就这一个孩子,直接留给外孙会省去很多麻烦。

像赵大年一样的老人也有很多,财产都留给隔辈后代,也是一种好选择。

据白皮书统计,2013~2017年间,将财产留给非法定继承人的遗嘱比例高达13.32%,而这里的非法定继承人大部分是指孙辈。

除了正常立遗嘱的老人外,还有很多老人在立遗嘱的过程中就已经产生了纠纷,尹艳贺告诉记者,去年让自己印象深刻的有两个案例。

其中一个是已经80岁的刘秀(化名),老人有三个孩子,老大和老三是女儿,老二是儿子。

大女儿十几岁就辍学帮助家里,一直打工供弟妹上学,但已经去世近10年了,刘秀现在住的房子是老伴儿去世后留下的房子,但老伴去世前没有立遗嘱,遗产自然需要和剩下的两个子女平均继承,现在刘秀占有房子的67%,儿子和女儿各占16%,但是刘秀想把自己的那部分房子平均分成三份,其中一份留给大女儿的孩子——自己的外孙。

可结果是,两个孩子都不同意,知道老人要自己立遗嘱后,坚决不给老人提供身份证号,并轮番劝老人把房子过户,现在一个月都不去看望老人一次,老人想通过儿女不尽赡养之责的理由起诉,从而获取身份证号再立遗嘱,只为了把本应属于大女儿的那份遗产留给外孙。

\

另一个案例是一对78岁的夫妻,老两口都是工人,老房子回迁后得到一套楼房,但是两个儿子对他们很不好,于是老两口想把房子的一半留给一直照顾自己的侄女,另一半捐给慈善机构。

可是尽管两个儿子对父母不闻不问,两位老人依然下不了决心,反反复复来了四次都没有填预约单。

“虽然两个小兔崽子不养我,但还是下不了决心呢,没有我的这个房子,他们以后怎么办呢……”

爱与怨之间,老人对儿女的这份情感,令人动容。

陈凯介绍,71.17%的立遗嘱人曾与子女商量过立遗嘱;2013年与子女商量比例83.20%;到2017年,占比下降至66.77%,33.23%立遗嘱人不想让子女知情订立遗嘱。这也说明了老人们的遗嘱法律意识也在逐渐增强,毕竟,遗嘱是不留遗憾的选择。

近年来,我国名人遗产纠纷案屡见不鲜,香港华懋集团董事长龚如心遗产官司、著名相声演员侯耀文遗产官司、“废钢大王”吴岳明财产继承权风波,最近发生的还有台湾著名作家李敖私生女争遗产、要骨灰的案例,我们都说逝者安息,但他们还没有走远,法院传票就已经在整个家里弥漫开来。

白小强律师表示,现在遗嘱年轻化说明了我们不再忌讳死亡,而是把死和生当做同等重要的事情严肃看待、认真对待,这是社会观念的进步。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在普通老百姓心目中,“死”是相当忌讳的一件事儿,其实应该把死亡视为平常而神圣的事情,应该受到严肃的对待。

当“死亡”话题不再蒙着一层神秘而诡异的面纱,理性地进入到人们的生活和财产分配规划中,这更是一种社会观念的进步。

记者手记

中华遗嘱库登记大厅里,挤满了立遗嘱的老人。

他们心心念念的是经常见到或已经很久不见的孩子。而在这些遗嘱的背后,都是对自己离开后家人能和睦相处的期待。

小时候,我们围在她身边,追着,闹着,她生怕你们打架有人受欺负,心里默念要一碗水端平,手心手背都是肉;今天,连我们都老了,她知道自己的时间可能不多了,走再远的路都要再给我们布置最后一次作业,就像小时候过年分糖果,生怕我们会不乖,长大了却还是会因为“一块糖”就“大打出手”。

没错,她在,或不在,所有的打算,都是为了我们。而这份遗嘱,就是父母最后一次的教导,是支撑一个已经没有了他们的家,握紧双手继续走远的灯与筹码。

遗嘱,也许是这世上最幸福的留言。因为写信的人再也不会回来,但每一个字里,却都藏着他们权衡多年的、小心翼翼的爱与惦念。

“乖,这是爸妈,最后一次叫你们听话了”。

\

(责任编辑:孙欢)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