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医院 > 正文

在北京,这个医院的门诊不让输液

2014-11-26 16:28:16来源: 健康时报|分享
阅读提要:2012年8月1日,原卫生部发布《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办法》,其中明确规定,严重违规使用抗菌药物的医生将被吊销执业证书,被称为史上“最严限抗令”。

(健康时报记者 董蕊 实习记者 黄夏歆 健康时报驻航空总医院特约记者 田琨)门诊不输液、无感染不输液,可以去投诉,欢迎来理论。这是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的新规定。

自今年3月16日起,该院取消了普通门诊静脉输液,并明确规定:门诊医生(除儿科、急诊、麻醉外)不得开具静脉用药处方。据公开资料显示,这是北京第一家取消普通门诊静脉输液的医院。

目前在全国,还有两家医院是明确门诊不输液的,一是位于江西南昌的南昌大学二附院。该院院长、心血管专家程晓曙说,这是他自己的决定。原因有二:一是他在国外医院工作多年,亲身体验过国外对静脉输液的慎用和严谨。二是有件小事令他印象深刻:曾有美国外宾在南昌突发疾病休克。省里领导坚决要求给患者输液,程晓曙则坚持“病因不明不输液”。外宾苏醒后,对他的做法予以了肯定。还有浙江杭州的邵逸夫医院。该院早在1998年起就停止门诊输液,医院也没有输液大厅。该院由香港著名实业家邵逸夫捐资兴建,自建立之初,就引进美国模式管理,其顾问之一就是美国罗马琳达大学。

航空总医院为什么要取消门诊输液呢?

这个决定是著名妇产科专家、航空总医院院长高国兰教授做的。做这个决定之前,她所带领的团队权衡了小半年。这里面确实有很多压力,比如医生的管理及知识更新,医院收入的合理化引导,医生向病人解释会加重工作负担等,都要提前考虑到位。而最让医院管理方觉得不可把控的,是来自患者的压力——有的患者表示:我就要输液!

短短三个月,航空总医院医务部部长江龙来已经接待了十几位一路投诉上来的患者,“有位参加过越南自卫反击战的老战士,拍着桌子跟我吵;还有对老夫妻,妻子坐着轮椅,丈夫中风过,感觉口角麻木。他们说自己每年都输液,感觉很好。现在不让输液,病情严重了怎么办?我跟他说,两位都有心脑血管病,输液对预防这个病作用不大,钱花了还没效。而且您(老头)现在口角已经出现麻木症状了,不规范的治疗只会让病情越来越严重,还会掩盖病情。后来老头被我说动了,住院检查治疗了。”为了让患者理解医院的决策,在正式推行这项工作前,航空总医院在全院医生中推广学习“安全合理用药十大原则”;门诊大厅的电子宣传屏滚动宣讲合理用药知识;咨询台及每位医生诊室,都摆放有合理用药宣传单,供患者取阅。

去年七月,高国兰院长曾前往美国哈佛大学学习,访问了多所美国一流医院,一个很大的感受就是:国外很多大医院没有输液室。“国内百姓输液治疗的观念真的要变了”,高国兰说,取消门诊输液,能进一步规范医疗行为、合理施治。现代输液治疗是从西方传来的,而西医输液最初只针对抢救病人,应该非常慎重!

泛滥的门诊输液,不仅让我们的疾病得不到治疗,反而使身体越来越糟——你看感冒输液,只要是病毒感染,输液其实无效,而大部分的感冒都是病毒感染。可我们的孩子一咳嗽、一发烧,不管是家长要求也好,还是医生为了“预防”考虑,就会被输进去大量的、无用的抗生素。这些抗生素治不了感冒,反而带来抗生素耐药。有的孩子需要输液,用一代抗生素不行、二代抗生素不行,非得用最新的抗生素才有效,这就是可怕的抗生素耐药。

还有一些老人热衷输液防慢病,执迷于“输液能通血管”,每年冬夏都输上5~7天液,输完了,心也踏实了。事实上,靠输液来预防疾病的理论本身就是站不住脚的——输液是一种治疗手段,对于脑血管病来说,在它的急性期可能需要输液治疗,但对于预防,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有效。而且有了脑血管病的苗头,不住院检查、对症治疗,却一味想着靠输液“疏通”,会给身体埋下很大的隐患!脑血管病人,输液输着输着就瘫了,并不是没有过。

取消普通门诊静脉输液实行三个月以来,事情并没有预想的“可怕”,甚至可以说是卓有成效:药占比整体下降了3个百分点,门诊处方抗菌药物使用比例降至7.61%,药品不良反应率同比下降51%。用更通俗的话来阐述上述数据的含义,就是患者的药费负担减轻了,用的抗生素少了,用药的安全性也提高了。

体会更深的还是一线医务工作者,在记者的采访中,一些曾经听起来好像经常跟输液“挂钩”科室专家,其实都赞成“能吃药就不打针,能打针就不输液”。

“口腔科90%的治疗都不需要输液,而且拔牙也不一定非得消炎。”口腔科是航空总医院的重点科室,该科主任赵强擅长无痛微创复杂拔牙、口腔颌面外科整形手术等,经验相当丰富。他说,很多口腔问题,只要把病根解决了,炎症自然就消失了。比如病牙,把它尽早拔出了,炎症就跟着消了;脓肿也是如此,可以用引流的方法处理,而不是输液消炎。“我几乎都不开输液,在我们医院没有‘无输液’的规定前,我们科也很少开输液。”记者能感受到赵强话语中的那份自信。当然,也并不是所有的口腔疾病都不用输液了。碰到了口腔急性炎症发作或者严重感染,还是要用输液来促进治疗。

而航空总医院儿科的王秋月副主任,儿子今年都20岁了,也没怎么输过液。“我也不会给他打针。发烧了,看他精神状态挺好的,就给他吃点药,物理降温。感冒都有个5~7天的过程,只要不是有黄痰了、白细胞高了,出现感染了,打针输液都没用。”不过,王秋月也遇到过阻力。一次儿子发烧,到第七天还没退,家里老人急得团团转,催着她去打针。她自己也感觉憋不住了,心里想着“明天烧再不退,我就给他输液。”没想到第二天,儿子的烧退了,她也舒了一口气。“现在很多家庭都一个孩子,几位家长轮番上阵,医生也没办法。不光患者家庭如此,我们自己的家庭也是这样。我们有位同事,孩子发烧了,没给输液,老人偷偷把孩子一抱,去别的医院输……”

离开航空总医院时,记者特意看了该院分别位于门诊大楼一、二层的“前”输液大厅。一个70多平米,一个150多平米。据说没有取消门诊输液以前,每天在这里排着大长队,很难找到空座位。现在这两个输液大厅,一个被改造成了康复训练室,一些患者在里面做着康复训练;另一个也将改增为“急诊输液留观室”,座椅将被换为一张张更舒适的病床,供急诊患者输液留观用。

我国每年有20万人死于输液不良反应,2012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统计显示,注射剂不良反应率高达56.7%,静脉注射安全风险相当高。要想改变这个现状,恐怕真得来点真格的。

“我做这件事(取消门诊输液),还因为一种内心的情结。”高国兰院长说,她一直认为,自己应该尽力去做回归医疗本质的工作。什么是医疗本质?在高国兰看来,就是帮助身心出现问题的人恢复健康。“是帮助,不是替代。”高院长跟记者强调。我们每个人都有免疫力,即便生病了,也有能力和基础去恢复健康,医疗只能起到辅助作用。然而,在国人人均年输液8瓶的国情下,太多并不必要的输液,干扰乃至破坏了我们本来足够强大的身体机能。“愿健康回归健康,医疗回归医疗。”走出航空总医院的大门,记者的脑海里依然回响着这句话。

(责任编辑:赵瑞)

网友评论

  • 加入微信

    随时关注健康时报

  • 加入微博

    随时与健康时报
    互动交流

  • 加入手机报

    第一时间获知健康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