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医院 > 正文

留不下,招不来

缺口至少20万人:儿科医生为啥这么少

2014-11-13 17:45:54来源: 健康时报|分享
阅读提要:在中国,每个儿科大夫每年平均要看3846名儿童。儿科医生压力大是公认的事实,“别的科的值班医生中午可以出去外边买饭吃,但是儿科医生不敢,生怕买个饭回来,一个孩子就没了。”但即便如此,儿科医生的收入常常还不到其他科医生的十分之一。儿科医生,真的不好当。

(健康时报记者 黄夏歆)一天轮流和100多个人说话是什么感觉?

而这其实就是目前大多数儿科医生的工作状态。按每天8小时的工作时长来算,他们平均每5分钟就要接诊一个病人!儿科医生压力大、风险高、待遇差,导致许多儿科医生纷纷“出走”。儿科医生“招不来,留不下”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

缺口大

“现在中国儿科医生缺口至少达20万人!”北京军区总医院附属八一儿童医院院长封志纯感叹。

据国家统计局第六次人口普查(2010年)数据统计:中国0~18岁人口约3亿,占全国总人口22.5%,其中0~6岁人口超1亿,占世界同龄人口的20%。而根据《中国卫生年鉴》统计,2012年全国卫生从业人员有9115705人,儿童医院执业医师仅为11340人。与此同时,2012年全国儿童医院诊疗人次则高达43617980人次,也就是说,每个儿科大夫每年平均要看3846名儿童。随着二胎政策的开放与新一波生育高峰的来临,儿科医生短缺的问题变得更为突出。

另外,医疗资源分布不均,基层儿童医院缺乏,基层儿科诊疗水平和救治经验的欠缺,也导致大量患儿涌向大城市专业儿童医院,从而加重了大城市儿科医院的负担。我国东部有儿童医院54所,占全国儿童医院的60.7%,中部有16所,西部有19所,分别占18.0%和21.3%,广西、西藏、甘肃和宁夏4个省(区)没有儿童医院。海军总医院儿科主任栾佐称,一些地区的儿科效益不好,科室萎缩、减床,甚至关门的情况时有发生。虽然在国家的扶持下,一些医院的儿科开始恢复,但这仍与生育高峰的反弹现状是不匹配的。

留不下

“我在儿科,最清楚我们医生的辛苦了。有的医生接待病人最多时,一天能看200多病人,值个小夜班,看100多个病人也是常事。忙的时候连口水都不敢喝,怕上厕所耽误时间。”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儿科主任周忠蜀在谈到儿科医生的压力时这么说。

儿童疾病通常起病急、变化快、进展迅速,因此孩子的病情格外需要关注,用封志纯院长的话来说就是:“别的科的值班医生中午可以出去外边买饭吃,但是儿科医生不敢,生怕买个饭回来,一个孩子就没了。”

孩子是家长的“心头肉”,孩子生病家长自然都很紧张。儿科诊疗有很强的特殊性,一个孩子看病,一般是多个家长陪同,团团围住医务人员,给医生的诊治增加了不必要的困难。同时,儿童处于生长发育阶段,在使用药品和检验检查方面较成人有更多的禁忌,这就需要医生水平更精湛,同时也承受着更高的医疗风险。

但高压力和高风险并不意味着高收入。封志纯院长指出,儿科医生的收入常常还不到其他科医生的十分之一,这其中有很多原因。“就拿口服药来说,成人一天需要吃4~6片,而小孩子要把药片掰开,一人一天可能只吃几分之一。因此,按经济收入核算,传统的儿科效益都不好,需要医院给予特殊政策,如某大医院为了留住儿科人才,就按全院平均奖给实际上没有“利润”的儿科医生发超劳补贴。如果没有特殊扶持,科室根本无法过活。”

工资不高还能忍受,但是遇到病患家属的不理解就让周忠蜀主任常常感到十分心寒。她说,儿科是门“哑科”,患儿不能自述,家长对病情描述不准确,患儿的病情变化又快,救治风险大,而家长常常十分心急,希望能马上把孩子治好,有时会因为心疼孩子而不配合不理解医生。例如有些孩子病情不重,家长也希望能打点滴赶快治好,有些病情很重的,家长又心疼孩子、不愿按医生说的方法治疗,这就让许多刚入职的儿科医生觉得无所适从,甚至十分委屈。有的医生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加上大城市中生活压力太大,就辞职“出走”甚至转行了。

招不来

供不应求的儿科医生现在还面临着后继乏人的问题。栾佐提到,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儿科专业从医学院学科中被取消,而被统一划入临床专业。1998年7月,教育部颁布《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儿科医学专业被以“专业划分过细,专业范围过窄”为由列入调整范围,从1999年起,大多数医学院校停止专门的儿科专业招生。

由于多数医学院校儿科专业停招,十多年来中国儿科医生仅增加了5000名,中国每千名儿童拥有医生数仅为0.26名,而美国每千名儿童拥有医生数为1.6名。

“99%的学生在分专业时都不会想选择儿科!” 封志纯院长分析,儿科工作内容让人感觉婆婆妈妈,没挑战性,收入也不高,所以很多学生在选择专业时首选外科,然后是内科,接下来是眼科、口腔科等,最后才是儿科。

此外,医学院注重知识学习而相对人文教育不足也是儿科医生后继乏人的重要原因之一。封志纯院长感慨,相当一段时间,医学院大都不教学生怎么做人和如何爱病人,导致一些学生毕业出来并非为了治病救人,而是为了生活而求职,不讲奉献,只求回报,以至于只有那些真正爱孩子的“偏执分子”才留下来当了儿科医生。

封志纯院长认为,提高儿科医生的待遇,加大对儿科的补贴倾斜,提升儿科医生的地位很重要。另外,建议国家教育部、卫生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能理顺医学生的教学和培养体制,采取医院与学校挂钩,把研究生学历教育、医师规范化培训、职业资格考试等结合起来,宽进严出的培养方式,提高教学效率,降低培养成本,也可能有益于留住人才。同时,也有专家建议应借鉴“免费师范生”的培养方式给予儿科医学生一定的补助,减轻医学生的学习负担,让真正爱孩子的医学生不会因为生存压力的问题而转行。

(责任编辑:赵瑞)

网友评论

  • 加入微信

    随时关注健康时报

  • 加入微博

    随时与健康时报
    互动交流

  • 加入手机报

    第一时间获知健康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