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头条新闻 > 正文

打完瘦脸针却坐上了轮椅!中间发生了什么

2016-11-22 16:22:53来源:都市快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我们医院整形外科经常接到像阿英这样的患者,我们分析了一下,这些患者有个共性——都是在非医疗场所由无行医执照的人员进行医疗行为。医疗行为有专业性、复杂性、高风险性和侵袭性,处置不当,很容易对患者健康和安全造成损害。

“加上你,今年下半年因为打‘肉毒素’到我们这里来看病的人已经有15个了。”昨天,浙江省人民医院整形外科主任吴溯帆教授对小姑娘阿英说。

阿英来自贵州,剪着齐耳短发,脸有些肉乎乎,说起两天前的事情,她捂着脸摇头。“我攒了大半个月的工钱,打了针,没有变漂亮,竟然瘫了……”

阿英在贵州当地一家美容院打了瘦脸针,不久出现头昏、呕吐、吞咽困难、视物模糊等症状。她在网上搜“瘦脸针、无力”,跳出浙江省人民医院的新闻,第二天就和家人坐飞机来看病。她前天到杭州,当天就住院了。

“我们医院整形外科经常接到像阿英这样的患者,我们分析了一下,这些患者有个共性——都是在非医疗场所由无行医执照的人员进行医疗行为。医疗行为有专业性、复杂性、高风险性和侵袭性,处置不当,很容易对患者健康和安全造成损害。”吴溯帆教授说。

25岁姑娘打完瘦脸针 全身无力只能坐轮椅

阿英25岁,餐饮店服务员。她个子不高,五官还算端正,早几年,她就有改善颜值的“小目标”。

4年前,阿英割双眼皮,同事说效果不错,阿英很开心,决定深度改造自己。有人说她脸有点大,还有点国字脸,好看的女明星都是“锥子脸”。阿英跑进一家医院,人家告诉她一次打两针要3500多元。

“那是我一个月的工资呢,做服务员哪有什么钱。我就攒钱,每个月都攒五六百。”阿英说,反正“瘦脸针”是一定要打的。

十几天前,阿英住的地方旁边开出一家美容院,贴出广告:“瘦脸针”打6折,一针1000元。阿英进去打听,“一针1000,两针2000,总不能一边脸大,一边脸小吧?”店员告诉她。虽然比广告上贵了一倍,阿英掂量了一下,决定打。

阿英说,当时戴着口罩的美容师在她脸上用棉签涂了消毒水,没有打麻药,在两边脸颊都打了瘦脸针,针头有点粗,打的时候有点酸痛,“打完了五六分钟,脸上更酸胀、刺痛,但美容师说是正常现象,肉毒素正在松解肌肉呢。”

阿英躺在美容床上,脸越来越痛,渐渐开始头昏、看东西模糊、重影,话都说不出来……美容师也紧张了,连忙把阿英送去医院。医生认为当地这样的病例很少,建议立即转院。

手脚无力,阿英站也站不稳,只能坐在轮椅上,直不起身子。她在网上搜,浙江省人民医院今年收治了不少因为打瘦脸针、瘦腿针出问题的人,就决定和家人一起来杭州。

第二天一早,阿英、她阿姨还有美容院的人就坐飞机,赶到浙江省人民医院。到医院时,阿英说话不太清楚,只能瘫坐在轮椅上,整形外科潘蕾医师让阿英立即住院。

阿英瘫着被推进病房,同病房的人笑她是“葛优躺”,阿英只能尴尬地笑笑。

潘医师说,阿英是“肉毒素”中毒,完全恢复需要几个月时间。“与前面治疗过的一些病人相比,阿英的病情不算最重,但起病急,打针半个小时就出现症状,属于急性发作。”

住院一天后,阿英能说话了,不过语速很慢,动作也很慢,她说想在医院多住几天,好了再在杭州玩几天。

临安姐妹花打了瘦腿针后双双住院

美容师给自己打了后也倒下了

吴溯帆教授说,“阿英的情况不算最严重,今年下半年这15例因为肉毒素出事的患者中,有一对姐妹情况最严重。她们来自临安,姐妹俩都很漂亮,一对姐妹花。”

姐妹俩一个27岁,一个25岁,鼻梁挺挺、眼睛大大的,到医院来还化着淡妆。两人同一天在一个“工作室”里打瘦脸针,在这之前,她们已经打过两次瘦腿针,1条腿1次打1针,也就是4针。再加上两针瘦脸针,一个月内她们都打了6针。

打完之后,姐姐全身没力气,酸软、头晕、乏力,渐渐看东西看不清、重影,眼睛很累,睁不开;“啊啊啊”的话说不出来,手指笔握不住。妹妹也出现了类似情况,手握不住东西。家里人都慌了,这两姐妹是怎么了,得了什么怪病?赶紧送当地医院,医生建议转送省人民医院。

到了医院后,姐妹俩的症状还在恶化,姐姐到后来吃饭吃不了,喝水也喝不下,只能插胃管,甚至有段时间严重得上了呼吸机,因为肉毒素麻痹的是肌肉,说话、吞咽、呼吸都需要肌肉收缩。

妹妹到医院后也瘫在床上,和姐姐一个房间,姐妹俩的爸妈每天来医院陪着。“两个女儿从小就爱漂亮,赚来的钱都花在漂亮上了,她们打瘦腿针、瘦脸针,前前后后两个人加起来有两万多,花钱还弄成这个样子。”妈妈对着情况稍微好一点的妹妹唠叨。

潘蕾医师说,根据临床统计,打了肉毒素发生问题的患者,一般都是打完针3天左右发病,出现症状后两周之内都会严重起来,“所以有些患者刚来医院症状是轻的,我们也建议多观察,可能出院后症状加重,要小心。”

姐妹俩在省人民医院住了两周后才出院,姐姐仍然有点大舌头,站不太稳,妹妹呢,手机也拿不稳。

后来,潘医师打电话回访,妹妹说,她们举报了给她们打针的“工作室”,公安立案调查,找到工作室时,“给我们打针的‘美容师’,也就是这个工作室的老板娘也出事了,她用给我们打的针给自己也打了,结果躺在工作室好几天起不来,晕头晕脑的,她也不敢去医院,后来还是民警把她送到医院的,取保候审。”

二十出头的姑娘打了瘦脸针后

明明已经走不了路还不肯吃药

还有好几个病例,潘蕾医师印象蛮深。有位全职太太,35岁,家里条件好,每天负责接送儿子上下学。有一天,她突然发现拎书包拎不动了,开家长会,她站起来发言,竟然结巴了。原因也是因为乱打肉毒素,她在朋友圈里跟小姐妹说想打瘦腿针,小姐妹介绍了一位“走穴医生”,到宾馆开了房间,“医生”在床上铺了条浴巾,叫她躺上去,她将信将疑,但边上的小姐妹说自己打过没事,她也就硬着头皮打了。

还有一位二十出头的姑娘,打了瘦脸针后,明明已经走不了路,医生给她吃药,她就是不配合。她说给她打针的“朋友”说,只要多喝水,静养就可以,吃药的话,瘦脸针的效果就没有了。

“这些出问题的女人,年纪不大,都比较单纯,她们都太相信朋友圈中素不相识的朋友,以及朋友介绍的来路不明的‘医生’了。”潘蕾医师说。(王真  宋黎胜)

(责任编辑:吴茜茜)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