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头条新闻 > 正文

北京一医院中医诊室承包给保洁员 雇托到正规医院拉人

2016-06-16 09:38:54来源:都市快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因嫌“生意”冷清,位于北京朝阳区的奥东中康医院将中医诊室承包给保洁员彭社国,由他雇医托将患者骗来看病买药,骗取39名患者共计15万余元。

因嫌“生意”冷清,位于北京朝阳区的奥东中康医院将中医诊室承包给保洁员彭社国,由他雇医托将患者骗来看病买药,骗取39名患者共计15万余元。6月13日,彭社国和北京奥东中康医院法定代表人、院长、大夫以及多名医托等10人,被控诈骗罪在北京朝阳法院出庭受审。

2015年7月,北京警方破获特大医托诈骗案,抓获涉案嫌疑人150名,其中医托80余名、医疗机构工作人员60余名,北京奥东中康医院就是涉案医疗机构之一。

医院收取13%“管理费”

北京奥东中康医院是今年60岁的北京人肖星翔所开。据公诉机关指控,2015年4月至7月间,肖星翔、田志强将医院的中医科诊室非法承包给医院“搞卫生”的保洁员彭社国。

作为本案的第一被告人,肖星翔称,他开医院8年了,院长田志强是他的老战友,医院和医生都有资质,他只是将医院科室承包出去,按照“行规”收取收入的13%作为“管理费”,没有诈骗患者的故意。很多其他医院也存在承包科室的情况,

但同庭受审的彭社国供述,肖星翔曾对他说中医科没什么病人,问他能不能找几个人当医托,改善经营状况。彭社国联系了两名医托,每日给他们结算提成,一部分钱给医生开工资,自己拿一部分。

1000元医药费 医托提成400多元

在各大医院门口常年徘徊着一些人,主动与患者搭讪,介绍“治愈”经验、贬低正规医院、推介所谓特色诊所,忽悠患者到一些医院看病。这批人就是医托。

本案的起诉书显示,彭社国雇用组织被告人多名医托,将湖北、四川、黑龙江等地的39名被害患者从北京市的朝阳医院、解放军302医院等正规医院,骗至奥东中康医院中医科诊室,找医生朱文德看病并在医院买药。

今年42岁的女子彭飞兰就是彭社国雇来的医托。据她交代,2008年她因做医托被两次行政拘留,丈夫汪云晖也是医托。

彭飞兰说,自己通常在朝阳医院等处拉病人。由5名医托为一小组,外地来京求医的病人或家属作为主要目标。一名到解放军302医院看肝病的患者被彭飞兰拉走,1000元医药费带给彭飞兰等人400多元提成。

如果病人自行前往医院,彭飞兰等人就会在纸条上写明地址和路线,同时留下暗号。彭飞兰说,她一般会写个“1”,或者写上“彭”。

医托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

这家医院选择中医科承包,是因为中药即使治不好病,通常也吃不坏人,而且药材成本低,可谓“一本万利”。

这些药方都出自朱文德之手。今年53岁的朱文德于去年5月份到医院上班,他供述,每天由彭社国把病人带给他看,他负责开药,然后再由彭社国拿着药方到楼下划价。

不少患者表示,在这里看病“钱花不少”“病没治好”,有受害者称花了3000元买药后吃得流鼻血。

刘某原本陪妻子在海淀区武警总医院挂乳腺外科。一名男子搭讪得知刘妻患的是乳腺结节后,说自己的妻子也得过这个病,找奥东中康医院的朱大夫看后吃了三个月的中药就治好了。该男子的妻子等人也过来附和,刘某和妻子在这些人的带领下去了医院。

朱文德询问病情后开了4599元的中药。回去途中,刘某觉得可疑,又与妻子回到武警总医院看病并做了手术。妻子出院后刘某随即报案。

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说:“我们处理了大量的医托案件,感觉最大的问题就是取证难。目前医托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基本是每天销毁证据。” 据新华社

(责任编辑:wqq)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