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心理 > 正文

患上这种病,近50%患者试图自杀,应被重视

2019-10-12 17:08:13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自杀,这是李蕊最害怕的事,她最怕身患精神疾病的儿子有一天不在了。对于李蕊来说,有儿子在,家才有生命。

在精神专科医院走廊里,从来不乏到处走动的病人。有人蹲在角落,手里的书半天也没翻一页;有人兴奋地给病友描述着“当年勇”,大家附和着笑。但当他们转头看向窗外,却又眼神迷离……这是李蕊第一次送儿子到医院时看到的场景。

从家庭美满到支离破碎

儿子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

丈夫事业有成,儿子开朗好学,从前的李蕊是很多人艳羡的。为了照顾家庭,在儿子上小学时,李蕊就做了全职太太。2017年,儿子考上了别人听起来很“酷”的大学。

儿子到外地上大学时,她为儿子能否照料好自己的生活而担心,但更多的,是母子连心的依依不舍。第一个学期过后,李蕊的担心减轻了很多。儿子很喜欢大学生活,参加了多个社团活动,与同学相处融洽,还竞聘当了班委,成绩也十分理想。

好景不长,第二个学期开始后不久,李蕊感到儿子和自己的主动联系越来越少,每天视频儿子都是越来越多的抱怨,说同学们好像互相联合起来孤立和反对自己,并且周围总是有认识和不认识的人对自己指指点点,上自习时身后也总是传来对自己一举一动议论纷纷的话。

儿子抱怨说,自己想迎合那些人的评价而调整自己的活动,但总不能让他们满意。李女士便安慰孩子,不要太在意别人的评价,做好自己就可以,但这些劝解对儿子完全无用。

2个月后,李蕊突然接到学校电话,校方说儿子出现了一些事情。

放下电话,夫妻二人便立刻连夜赶到学校,这才得知了事情的经过:儿子认为自己的手机和电脑被用了特殊的方式监控,自己是世界核武器危机的关键人物,受到了多个国家的监控,并接到各种不同途径的暗示要求其做出某些配合的行为。自己和家人的安全都受到了威胁。为了家人安全,儿子给辅导员发微信表示要逃离学校到一个隐蔽的地方。幸好在警察的协助下,儿子当天就被学校找回。

“当时唯一的感觉就是绝望和心疼,儿子就是我的家,是我的全世界。”李蕊回忆当时的心情时说。后来他们给儿子办理了休学手续。

回家后,李蕊一家带着儿子来到了医院,经诊断确诊为精神分裂症,开始接受药物治疗。

精神疾病不能忽视年轻人群

精神疾病,如今在年轻人群中越来越常见。

青少年时期和成年后,这几年是发生诸多变化的关键生命时期。离家、开始大学生活或新工作都可能令人生畏和导致压力。

根据《中国医药科学》2017年第16期《住院精神分裂症患者自杀因素的风险评估》数据显示,精神分裂症患者中,有近50%的患者曾试图自杀,其自杀危险是无精神分裂症者的23.8倍;至少10%的患者最终死于自杀。

令人欣喜的是,李蕊儿子的状况在住院期间逐渐好转,约2个月时他的症状基本消失了。

出院时,医生叮嘱他们一定要巩固和维持治疗。虽然李蕊夫妇接受医生的建议,但儿子并不这么认为,他坚持认为就是那段时间自己考虑问题有点走偏了,并不是得病了。因此,在服用一段时间药物后,李蕊的儿子就再也不愿意服药了。

对于疾病复发的恐惧像一把悬在头顶的剑,时刻让李蕊夫妇感到不安。这样又过了3个月,儿子开始又出现多疑、认为被监控、凭空闻声的情况,并再次住院治疗。这次住院期间,医生为李蕊的儿子制定了新的治疗方案,出院前给李蕊的儿子使用了长效针剂,并为李蕊一家对巩固维持治疗的必要性做了许多针对性心理教育工作。

休学期结束后,李蕊的儿子顺利恢复了学业,在定期接受长效针剂的治疗下,开朗活泼、努力好学的儿子又回来了。

回想其当初得知儿子患病时的绝望心情,李蕊告诉医生,对于有患病孩子的家庭,康复一位患者,就是挽救了一个幸福的家庭。

如今,李蕊的儿子已经结婚生子,李蕊的家回来了,以后也一直在。

本文来源:
该故事由SCH通讯授权转载,投稿来源:天津市安定医院。

(责任编辑:孙欢)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