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心理 > 正文

抑郁症有多难熬?作为亲友,我能为她做点啥

2016-11-08 15:12:18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抑郁的反面,并非快乐,而是活力。

就我自己来说,我一度认为自己非常坚强,认为自己是那一类即使被送去集中营,也可以存活下来的人。

\

1991年,我经历了一连串的不幸:母亲去世,爱情终结。我也在几年的海外生活后回到了美国。我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依旧安然无恙。然而在1994年,也就是三年之后,我突然发现自己对几乎所有的事情都失去了兴趣,甚至不愿意去做那些我曾经很想去做的事情。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抑郁的反面,并非快乐,而是活力。而正是这样的活力,似乎就在那段时间从我的身体中慢慢消失了。所有需要完成的事情,都感觉那么麻烦。回到家的时候,看着电话留言机上闪烁的红灯,我不但不会因为听到朋友们的声音感到兴奋,反而会想,怎么有这么多人等我回电话。有时该吃午饭了,我却开始想,我还得把食物拿出来,放到盘子里,得切,得嚼,得咽,让我感觉就像耶稣受难一样。

人们在谈论抑郁时,时常忽略了一点,那就是你知道这一切都很荒谬,即使你正处在抑郁之中,你也知道这一切都很荒谬,你知道去听语音留言,吃午餐,冲个澡,这根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然而你已经被它掌控。于是我开始感到自己事情做得越来越少,思考得越来越少,感知得越来越少,就好像整个人已经没什么价值了。

紧接着焦虑就来了。如果你告诉我,我会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一直抑郁,我会说,“只要一个月之后不抑郁了我就可以接受。”但如果你告诉我“你会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严重焦虑。”那么我宁可割腕也不愿意忍受。这是一种持续的感觉,就好像你走在路上,滑倒了或者绊倒了,地面猛冲向你的感觉。但这种感觉不是半秒钟,而是持续6个月,这是一种时时刻刻感到惧怕,却不知道自己在惧怕什么的感觉。就在那时我开始想,活着太痛苦了,人不自杀的唯一原因,是因为不想伤害身边的人。

终于有一天,我醒来的时候,我觉得我可能中风了。因为我躺在床上整个人是完全僵硬的,我看着电话,心想“不好了,我该打电话求助。”但我没办法伸出手去,没有办法拿到电话来拨号。终于,在我躺在那盯着电话整整四小时之后,电话铃响了。我不记得自己怎么拿到的电话,是我父亲打来的。我说,“我现在遇到大麻烦了,我们必须做点什么。”

第二天我开始吃药,开始接受治疗。(此文摘编自安德鲁·所罗门在TED演讲的内容。安德鲁·所罗门,先后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及英国剑桥耶稣学院,艺评家,《纽约客》《艺术论坛》专栏作家。)

作为爱人
如果他想谈谈,你就倾听

当你爱的某人正在与抑郁进行殊死斗争,得知这一点会让你感到非常的无助。你尝试给他空间;你给了许多你觉得有帮助的建议;你会说一些正能量的话。但或许,你仍一筹莫展。你必须记住的事情是:抑郁它不是一种“坏心情”,它是一种极具消耗性的疾病。不是说你没看到伤口就意味着衰竭没有发生。

\

假如某人腿折了,你不会敦促他们去跑步,你会耐心些,因为你理解伤腿恢复是需要时间的。抑郁也完全是这样。

你需要做的是陪伴他。如果他想谈谈,你就倾听,但你别长篇大论,别给他意见,只是认真地倾听。当他说完了,拥抱他,告诉他你爱他,以及不管花多少时间,你都会陪在他们身边直到他找到力量去好起来。你没法引领某人走出(抑郁的)黑暗隧道,你所能做的是在隧道中陪伴他,直到他自己感觉力量足够,然后自己把自己领出来。

没错,过程很艰难。在许多方面,听自己爱的人讲述他们的痛苦比自己经受这种痛苦还要痛苦。没错,这种付出往往得不到感谢,而且偶尔你还会感到被拒绝。但是别放弃他们。去支持他们,去爱他们,去陪伴他们直到他们找到力量去好起来。而最重要的是,当他说话时,去倾听。 Andrew Lawes/文 毛敏乐/译

作为朋友
让他觉得,和你在一起可以抑郁

面对患上抑郁症的人,虽然你是他的朋友,但你并不是那个去治愈他的人。他需要接受心理咨询,也可能需要药物治疗,以及运用自己的意志力去面对抑郁症。你能为他做的最好的事情是:让他觉得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他可以被允许抑郁,不用强颜欢笑。

\

抑郁的人会经历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孤独感和隔离感。他们感觉自己被恶意评判以及被误解。一个被他信任,且不会随意评判他的朋友,那么仅仅是这些特质就能帮助到他。

允许相处时的沉默。如果他想讲一些他正在经受着的痛苦,你所能做的就是安静的倾听。

不要去设定期待。诸如“你气色不错,相信明天你的感觉会更好一些”,听起来像是在鼓励,但他可能会感觉到巨大的压力和恐惧,因为他怕会让你失望。如果他不想起床,那么你就坐在他旁边,跟他一起看一些什么东西。

不要太期待正面的反馈。因为你可能得不到这些反馈,但如果他愿意让你参与到他的生活中,这就是很正面的反馈了。

总之,尽力而为吧。不必对自己的努力感觉太坏,也不必斥责自己抱怨太多。你得知道你正在被他消耗,并在耗干前及时退出来。如果你觉得你并不是那个最合适去帮助他的人,那么请诚实地面对自己,也诚实地面对你的朋友。然后原谅自己的无能。 Ellen Vrana/文 斑马茶爷/译

相关阅读:抑郁症患者的一天

抑郁症患者的一天到底是什么样的呢?不妨来看看。

早晨比死都难过 早晨是抑郁症患者地狱般的时光。不少患者在4~5点钟就醒,有的可能还要早。用他们的话来表述:“胡思乱想,迷迷蒙蒙等天亮。”由于睡眠质量很差,人觉得疲劳不堪,所以不想起床,有的甚至于不想上学或上班。即使勉强起床,心身状态也极差,疲劳、消沉、郁闷、无奈。

上午忍受煎熬 整个上午是一个难熬的时段,在工作上得过且过,做事不在状态。学生课堂上注意力难以集中,听课没有效率。其实自己也很想振作精神,但往往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午后稍稍减轻 中午饭以后精神状态会开始有点转折,心理压力会逐渐减轻。这种转变是缓慢的,不知不觉的,谈不上有什么外来的因素。

黄昏有所好转 到了下午4~5点钟的时候,会开始感觉到有点轻松了,有了一种缓过气来的感觉。疲乏感减轻,稍有兴趣做点什么了,晚饭前还可以做点家务了,与家人也开始有点想主动交流的欲望了。

晚上状态尚好 吃过晚饭后,患者会感到这是一天中最爽的时光,似乎阴霾已经驱散,好像自己已经恢复正常状态的感觉。与他人的谈吐也显得轻松自在,不再是满脸晦气,愁眉苦脸了。家人也会觉得没事了,还会错误地认为状态正常,哪是什么抑郁症呀!

睡前又起焦虑 晚上的好状态持续的时间并不长,没过上几小时又到了该上床睡觉的时候了。此时又开始了焦虑的状态,担心自己是否能入睡,担心明天是否会早醒,担心明天白天自己的状态会怎样……担心会引起情绪的低落。 摘编自2007年5月12日《卫生与生活报》,陈福新
 

凡注明来源为“健康时报网”的稿件,版权为《健康时报》社合法拥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如需转载,请点击获取授权

(责任编辑:荆雪涛)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