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老人 > 正文

泪奔!老母亲因病忘记了全世界,唯独没忘记帮我

2016-12-27 11:09:36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尽管母亲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再像正常人那样与家人交流,但只要她听到女儿的一声“呼唤”,仿佛重新获得了认知世界的一点动力,她会想参与进来,因为她知道她的世界里不止有病痛和孤独,还有亲人的陪伴。

(河南省精神病医院康复科 刘麦仙)年过九旬的母亲患脑血管病三年多了。这期间,她不但左侧半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而且不能自己进食(靠保留鼻饲管维持营养),大小便失禁,就连说话也是一日不如一日,智力水平也迅速衰退,目前只相当于不满周岁的孩童。

几年来,我们兄妹几人每年冬天都会抽空轮流照顾母亲。今年冬天,轮到我和老公把母亲接到家里过冬。她今年93岁高龄了,又有严重的脑血管疾病伴有重度的血管性痴呆,因此她几乎已经不能说出整句的话了,只会讲“我不冷” “我不饿”“我吃过了”这样简单的词语或短句。

我也曾试着跟母亲交流,比如“妈,你看外边的楼房有多高!”“妈,你的新衣服真好看,谁买的?”但她似乎依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什么回应。直到那天,因为地滑,一个趔趄,我没站稳,脱口而出——“妈,快来拉着我,我要跌倒了!”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一贯沉浸在自己世界的母亲,突然一动不动了,惊慌地,紧紧盯着我,用不太灵活的右手拉着我的胳膊,我内心一惊——难道是母亲听到我快跌倒了,她要扶我吗?

我灵机一动,一边撒娇顺势装作很冷的样子——“妈,我好冷呀”,一边观察者母亲的反应,发现她老人家拉着我胳膊的右手拉更紧了,同时努力向我靠近。顿时我激动得泪流满面,哽咽着向老公说妈妈的反应。

过了一会儿,母亲紧拉着我胳膊的右手,逐渐松开又去摸索,我便重复着撒娇假装跌倒状,母亲便又重新紧紧拉着我的胳膊,和我偎依在一起,用慈祥的目光注视着我。

从此以后,在照顾母亲的过程中,只要需要她配合我时,便向她发出“求救信号”,她便无一例外的伸出越来越不灵活的右手去帮助我,如抱她上下床时我会说:“妈,搂着我脖,不要跌倒”,她老人家便用右侧胳膊牢牢地搂着我;早上洗脸时她总是用手推挡,我会说:“妈,我想洗脸,你试试水热不热”,她便仰着脸让先给她擦脸,甚至会小心地用手探试地摸着毛巾;脱换衣服她不配合时,我会说:“妈,我好冷啊,让我穿穿你的新衣服”,她会逐渐地展开手臂,让我慢慢地脱换衣服……就这样我如法法炮制了经常出现类似的场景。

已身怀六甲的女儿开玩笑说:“姥姥才是大智若愚”,有时也去姥姥跟前撒娇“姥姥,我妈她欺负我”,母亲会用右手试图为女儿擦泪,并用慈祥的目光注视着女儿,引得全家人哄堂大笑。

尽管母亲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再像正常人那样与家人交流,但只要她听到女儿的一声“呼唤”,仿佛重新获得了认知世界的一点动力,她会想参与进来,因为她知道她的世界里不止有病痛和孤独,还有亲人的陪伴。这时我就会很感动,感动这份被疾病阻挡却依旧心心相惜的母女深情。

(责任编辑:荆雪涛)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