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女性 > 正文

生个娃有多险?羊水栓塞、胎盘早剥…四位妈妈亲述如何逃出鬼门关

2019-08-02 12:56:24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这些在产科医生接触过的产科危重症,有人开玩笑说,一例都够医生“吹一辈子”了,因为这就好比在鬼门关前抢人。而闯过这道鬼门关到底要经历怎样的险与痛,只有母亲知道。

生个娃有多惊险?

1月,大连市妇产医院产妇,羊水栓塞大出血,失血3/4……

5月,广东医科大学顺德妇女儿童医院产妇,抢救4小时,用了24袋血……

6月,北京安贞医院产妇,6小时,补充悬浮红细胞4800毫升、血浆3200ml、血小板3个单位、纤维蛋白原96瓶、凝血酶原复合物2600个单位……

这些在产科医生接触过的产科危重症,有人开玩笑说,一例都够医生“吹一辈子”了,因为这就好比在鬼门关前抢人。而闯过这道鬼门关到底要经历怎样的险与痛,只有母亲知道。

羊水栓塞:产科最凶险的并发症

要问有没有一种并发症能瞬间要了产妇的命,那得属羊水栓塞。眼见孩子即将或已经出生了,却有少数产妇仅尖叫一声后心跳呼吸骤停甚至死亡。

羊水栓塞是在分娩过程中由于羊水中的有形物质(胎儿毳毛、角化上皮、胎脂、胎粪)进入母体血液循环引起的肺动脉高压、低氧血症、循环衰竭、弥散性血管内凝血(DIC)以及多器官功能衰竭等一系列病理生理变化的过程,以起病急骤、病情凶险、难以预测、病死率高为特点,是极其严重的分娩期并发症。

只要干过产科的医生,不论是刚入职的住院医生还是资历超老的主任大咖,提到羊水栓塞都会高度紧张,这个死亡率高、抢救成功率低的产科凶症,尽管临床发病率不高,也足以令亲历过的大夫惊心动魄。

2019年6月5日,29岁的佳明在生二宝的时候,就遭遇了羊水栓塞。

“佳明是个平凡的、常见的孕妇,孕期高危因素也只有糖尿病和瘢痕子宫,在我们医院产科门诊算是‘很正常很简单’的孕妇了。”佳明的主治医生、北京安贞医院产科张豪锋介绍,这是一台平常的剖宫产手术,所有医生都没想到,羊水栓塞就发生在了这样一个很平常的孕妇身上。

除了从28周开始出现血糖异常,整个孕期她没有出现其他异常。生大宝时是剖腹产,这一次她依然要通过剖腹产分娩二宝。

2019年6月5日下午14点22分,她被推进了手术室,准备和自己的宝宝见面。14点40分,麻醉成功,手术开始,半个小时后,佳明的宝宝成功娩出,男孩,评分10-10-10分。

还未来得及分享喜悦,15点30分,躺在手术台上半麻状态的佳明突然开始大喊“头疼!”,来回摇晃自己的头部,并且很快出现恶心、呕吐的症状。麻醉医生侯宇希几乎同时发现了监测仪的异常,心率突然下降至每分钟35次,接着竟然测不到血压,血氧饱和迅速掉到86%~88%。

“羊水栓塞!”产科主任李燕娜立即做出诊断,同时麻醉医生已经开始抢救,立即给予甲基强的松龙、多巴胺、阿托品、氯化钙、肾上腺素等,同时呼叫李书闻大夫协助,麻醉中心副主任赵丽云同时赶到了手术室,紧急气管插管、呼吸机辅助通气,快速桡动脉穿刺置管、右颈内静脉穿刺置管保证急救药物即刻到位,三条外周静脉通路同时输血、补液抢救,并进行动脉血气分析。同时启动安贞医院院级危重孕产妇抢救程序,上报总值班、朝阳区危重孕产妇急救抢救网络。

经过五个小时的持续抢救,晚上10点,医务人员快速护送病人转入重症监护室继续后续抢救。6月6日凌晨4点,佳明的命救过来了,子宫也保住了!

\
健康时报资料图片  牛宏超/摄

在手术室外等待迎接妻子的张先生,在刚得知佳明被抢救的消息时,还不太了解羊水栓塞是怎么回事,后来他掏出手机在网上搜索羊水栓塞,才知道妻子正面临着怎样的凶险,“当时就绷不住哭了,后来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那时候真的害怕,怕再也见不到她。”

张先生说,妻子转入重症监护室抢救后,他有三天时间没有见到她,那三天他没有回家,就守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口,当时做了什么想了什么,他说现在想来,仿佛都是一片空白,记不清楚了,只觉得那三天真是难熬。

三天后,张先生被允许进入重症监护室探望,看着病床上妻子的脸和身体比手术前肿了许多,张先生有些心疼,但也稍微松了一口气,能重新见到妻子,他觉得安心很多。

“以前我给病人交代病情时都会说这是产科最凶险的并发症,死亡率很高,但是发病率极低。自从遇到佳明这事以后,交代病情时再提到‘发病率极低’时,想法和以前已经不一样了。”张豪锋说。

胎盘早剥:母子俱损,双双抢救

2019年2月的一个下午,在陆军军医大学新桥医院产科门诊,怀孕35周的双胞胎孕妇陈雪因胃肠不舒服到产科就诊,准备做检查时不停呕吐,医生见她呕吐严重,当即收治入院,产科护士立即对其胎儿进行了胎心监护。

“医生,两个胎儿胎心都不稳!”产房护士直接叫来了产科副主任医师吴晓华,并告知左侧胎儿的胎心每分钟慢的时候只有60多次,右侧的胎儿胎心每分钟快的时候有170多次,而正常的胎儿胎心应是每分钟110~160次。

“马上做床旁彩超,立即通知手术室准备手术。”多年临床诊断经验让吴晓华意识到,胎儿可能是很凶险的胎盘早剥。

吴晓华介绍,胎盘在胎儿娩出前剥离,极易引发产妇大出血、羊水栓塞、DIC等并发症,胎儿也会因被掐断氧气和营养供给通道,造成窒息和死亡。

“手术室,请立即腾出一间手术间,有个胎盘早剥的双胞胎孕妇需要马上手术,很急!很急!很急!”“儿科,请马上进手术室抢救两个高危儿!”妇产科、儿科、麻醉科医生和手术室护士等十余人都投入到术前准备中。

时间紧迫,来不及做基本检查,陈雪就被推进了手术室。

吴晓华当机立断,指挥按紧急剖腹手术流程处置,主刀医生、手术护士、麻醉医生迅速就位,迅速完成麻醉后,立即开始手术。

当剖开子宫时,严重胎盘早剥已经引起了大出血,血性羊水喷涌而出,子宫内的羊水和血水混合在一起,浑浊不清。

“必须快速将胎儿娩出”,仅在两分钟内,医生们就将两个男婴娩出送台下抢救。

婴儿皮肤灰紫,仅有喘息样微弱呼吸,肌肉张力松弛,外界刺激无反应,两个婴儿都重度窒息,评分仅有1分(新生儿评分,满10分者为正常新生儿,7分以下考虑患有轻度窒息,4分以下考虑患有重度窒息),心跳很微弱。

这时,其他抢救室的医护人员在得知情况后也加入到抢救队伍中来,分别给两个婴儿正压给氧、胸外按压、气管插管给药等,10分钟后,两个孩子的评分都达到了6分,肤色有所缓解,而且有了微弱的呼吸。现场的医护人员都稍松了一口气,迅速将两个婴儿送入儿科新生儿室的保温箱保暖。

在抢救婴儿的同时,吴晓华医生和助手也在做产妇止血、缝合手术,经过产科、麻醉师的密切配合和精心手术,不但止住了凶险的胎盘早剥引起的大出血,还成功保住了子宫。

从入院到婴儿剖出,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来自产科、麻醉科、儿科、妇科等近20名医护人员投入到这场生死时速抢救中,成功挽救了母婴三人。

吴晓华介绍,胎盘早剥是产科急症,发生原因主要与母亲全身情况以及子宫局部状态相关。包括孕妇并发妊娠期高血压疾病或肾脏疾病,因小动脉痉挛或硬化导致胎盘自子宫壁剥离,孕妇年龄大与产次增多、子宫受到外力撞击、胎膜早破羊水快速流出以及双胎妊娠一胎娩出后造成胎盘子宫相对错位等情况有关。

吴晓华提醒,孕妇务必做好定期产检,积极治疗妊娠期高血压,避免外伤撞击。如果发现宝宝胎心异常,及时就医。

脐带脱垂:围产儿死亡的重要原因,必须五分钟内产出孩子

自然分娩时,是娃先出来,还是脐带先出来?可能有人觉得,谁先出来并不影响胎儿和母子的健康,但其实差别非常大!

与提早生产的陈雪不同,李默是在自然分娩时遭遇了这一危险状况,脐带脱垂。

李默在上产床之前,产检一切都非常正常,40周后的一天,李默发现自己见红了,拿起早就备好的住院物品,和家人开心地到北京安贞医院准备迎接自己的宝宝。

和其他正在生产中的产妇一样,李默躺在待产室的产床上,肚子上绑好胎心监护仪,一边忍受着身体从未有过的撕扯痛,一边暗暗祈祷着这个过程快一点结束,宝宝赶紧出来。

然而没过多长时间,胎心监护仪突然开始报警,产科护士赶紧向李默跑过来,胎心监测仪提示李默的宝宝心跳出现了异常,值班护士很快叫来了李默的主治大夫,主治大夫为李默检查时,竟然在产道口附近摸到了脐带。

“脐带脱垂,快快,马上准备手术。”主治大夫没敢再把手松开,就这样一直把手堵在阴道口,产科副主任李燕娜此时也已经赶到待产室,拥有20多年产科经验的她深知脐带脱垂的危险。

“脐带脱垂的产妇,当出现胎儿窘迫时必须在五分钟之内产出孩子,否则孩子就可能会因为窒息胎死宫内。”

没来得及把李默推进手术室,甚至还没等到麻醉师赶到给产妇打上麻药,剖腹手术就不得已地在待产室开始进行了。

不到五分钟,李燕娜和团队的同事们就把孩子成功分娩了出来,宝宝得救了。

产科的大夫们都知道,脐带脱垂对于未分娩出的宝宝意味着什么样的危险,“脐带脱垂发生率不高,0.1%~0.6%,却是导致围产儿(怀孕28周到产后一周的宝宝)死亡的重要原因。”

\
健康时报资料图片  牛宏超/摄

李燕娜介绍,头盆不称、胎位异常、胎儿过小、羊水过多、脐带过长、胎膜早破等均可导致脐带脱垂,如果发生脐带脱垂的症状,一般都需要紧急分娩,李默比较幸运,脐带脱垂发生在待产室,而且及时被大夫发现了,使宝宝得到了及时救治。

李燕娜特别提醒,产妇如果在家里发生破水的情况,不管破水多少,都不能大意,一定要保持平躺,有胎位异常等特殊情况还需抬高臀部,呼叫急救车入院,有的产妇不把医生的建议当回事,这样可能会给自己和宝宝带来无法挽回的危险。

手剥胎盘:疼痛就是从身体里生生撕下一片片的肉

“那一刻,我就像灵魂出窍一般,好像飘到半空看到正在生产的自己。”

“如果说宫口的痛像是十根肋骨齐断,那么在医生转胎头的时候,自己就像已经被锯断了。”

本以为大宝是顺产,二宝会顺利些,却不曾想在生二宝时,由于胎位不正,手转胎头远比顺产本身要经历的疼痛更甚一些,而这还不是疼痛的最高级别。

刘夏生大宝的时候是顺产,大宝出生体重有7斤多,在怀二宝时,建完产检手册,产科医生告诉刘夏,头胎生出了七斤多的孩子,二胎极容易生出八斤以上的巨大儿。

生产二宝当天,经验丰富的产科护士长在待产室一摸刘夏的肚子就判断,刘夏的二胎应该是八斤以上的巨大儿。

虽然是第二次生产,但也许是因为孩子大、宫口开的速度快的原因,刘夏感到疼痛来得更为剧烈,每隔三分钟就袭来的撕扯痛,让刘夏浑身颤抖,满身大汗,衣服也被呕吐物弄脏了,不过接下来,刘夏即将要感受的痛将是此时的升级版。

在刘夏宫口全开后,助产士发现刘夏的宝宝胎位不正,叫来了刘夏的主治医师。产床上的刘夏听到医生说,你的宝宝胎位不正,需要手转胎头。你忍一下,我尽量迅速完成。

刘夏此前听说,手转胎头不是每位产科医生都会的,算得上一些产科大夫的“独门绝技”,遇到会手转胎头的医生非常幸运,可以免去顺转剖的二次痛苦。

可接下来身体的痛,大大超乎了刘夏的想象,疼得让刘夏说感受到了灵魂出窍般的痛感。

胎位,即胎儿方位,是指胎儿先露部分与产妇骨盆位置的关系。李燕娜介绍,产妇在分娩过程中,最佳的胎位为枕前位,也就是说,胎儿最好是头朝下,面部朝下分娩出来,而在实际分娩过程中,在胎头下降的过程中,有些宝宝会出现胎位不正的问题,比如枕横位,胎儿的枕骨在骨盆的侧方或是枕后位,胎儿的脸部朝上,导致产妇难产。

这时,产科医生将手伸进产道,帮助正在产道下降的小宝宝把头转成枕前位,可以有效地协助产妇顺利完成分娩,减少剖宫产。

不过对于正在生产的妈妈来说,在狭窄的产道中,除了正在下降的头,又伸进去了一只大手,疼痛感自然会加剧。

在医生的帮助下,刘夏终于分娩出了八斤二两的宝宝,然而紧接着,刘夏又体会了手剥胎盘的痛苦。

手剥胎盘的痛比手转胎头更痛,像是从身体里生生撕下一片片的肉。原本正常分娩的产妇,在孩子分娩后,胎盘也会随之娩出,但是有一部分产妇,由于多次流产、妇科炎症、保胎治疗、胎盘形状异常、子宫痉挛、产程长子宫收缩乏力等原因,胎盘无法自然排出,这时医生就需要把一只手伸进阴道,探入子宫,把“长”在子宫壁上的胎盘给慢慢剥下来。

刘夏在怀二胎的孕早期出现过先兆流产,可能生完头胎孩子有感染或此次注射和口服过黄体酮,也许是因为这些原因,导致胎盘没有顺利分娩出来,医生必须帮助她把胎盘完全排出。

李燕娜解释,如果胎盘不完全排出,不仅容易造成产妇大出血,发生危险,还会影响产妇产后身体的恢复,可能导致恶露排不干净,感染妇科疾病等。

医生必须把手臂伸到产妇的子宫内,一点点在子宫壁上把胎盘给剥下来,而且在这过程中,为了保证胎盘剥离干净,医生可能要不止一次进行宫腔清理。

所以,对于需要手剥胎盘的产妇来说,孩子是生出来了,但痛苦还没结束。不过,现在大多数医院已经开始了分娩镇痛,这些痛苦已大大减轻了。(健康时报记者 韦川南 、健康时报驻陆军军医大学新桥医院特约记者 李春梅、健康时报驻北京安贞医院特约记者 房 琳)

(责任编辑:孙宝光)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