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健身 > 正文

北京有个“医跑团”

2016-11-09 10:00:15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医师跑团有着共同的特点:都是来自北京各大三甲医院的医护人员,而且几乎所有成员都有过完成全马或者半马的经历。

(健康时报记者 李桂兰 徐婷婷 实习记者 毛圆圆)火热的马拉松在国内遍地开花,在众多的参与选手中,有这样一群特殊的队员——医师跑团。他们有着共同的特点——都是来自北京各大三甲医院的医护人员,而且几乎所有成员都有过完成全马或者半马的经历。

从跑中释放快乐的跨界医者

北京医师跑团的团长、来自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肿瘤诊疗中心的朱希山博士是组织的“带头羊”,回想医师跑团成立初衷,他说,跑步的风靡是不分行业的,医生们也发现自己的同事、同行中跑步的人越来越多,大家开始一起交流跑步经验,形成了许多的小圈子。但是问题也随之出现,在各大比赛中接连爆出跑者猝死、或因脱水等原因不幸离世的消息,我们作为医护人员,就想着自己能做点什么,帮助跑友。三五个好友一合计,医师跑团就诞生了。“没想到大家医疗圈的同事、朋友们还都很喜欢。”朱希山介绍,他所在的跑团,成立的第一天就汇集了100多名医生。

“跑步对医护人员自己有着很多的好处,这也是很多医护人员热爱跑步的原因。”武警总医院脊柱外科王瑞军介绍,作为一名医生,工作强度大,比普通人承受了更多的精神压力。通过跑步来缓解压力既方便又实惠,每个工作日下班后他都坚持先去跑步,即使晚上需要值晚班,他也会在晚饭后去跑5公里路,然后再值班。在奔跑中释放积压的情绪,让自己保持积极、健康的心态。

“而当我们将自己爱好的跑步和专业的急救融合在一起时,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和满足。”作为“医起跑”(也是北京一个由医护人员组成的跑团)的一员,解放军第302医院药剂师张诗龙如是说。

跑场上的急救配速员

中国马拉松官方网站数据统计,仅2016年,在中国田协注册的全国马拉松及相关运动赛事共计306场,相比于去年增加了近一半。随着马拉松越来越热,意外伤害也越来越多。虽然每场马拉松都会有120救护车在现场,但这些救护人员并不是在每位跑者身边,意外发生时并非能迅速施救。

而有些重大意外,比如猝死,黄金抢救事件就几分钟,因此,即时救治至关重要。张诗龙说。参加马拉松的医生跑者,恰恰承担了参赛者身边的急救员角色,发挥医务工作者的专业特长,成为护航大型赛事急救力量之一。

“我们真正的在跑者身边。”北京协和医院耳鼻喉科孙丽华说。比如赛场上的磕磕碰碰,甚至更严重的骨折、猝死情况的发生,医师们都能第一时间处理。北京医师跑团副团长、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骨科马明太在参与跑步赛事中就碰到过类似的意外事故:第29届大连国际马拉松赛,一位跑者突然倒地打断了马明太比赛的进程,好在当时马明太就在他的身边,及时进行了救治。

“马拉松比赛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心脏骤停引起的突然昏迷,几乎每年马拉松赛事上都有心脏骤停的情况发生”,马明太告诉健康时报记者,一般急救都有个“时间窗,即昏迷后的4~5分钟内是黄金抢救时间。如果判断没有呼吸和心跳了,需要马上做心脏按压和人工呼吸,若呼吸、心跳稳定,就应时刻观察他体温的变化,并防止昏迷状态下对呕吐分泌物的误吸,出现窒息。

作为直接贴近跑者的一环,医师跑团在跑步过程中能就地帮助处理伤者。据健康时报记者了解,9月北京马拉松,一共有5位跑者途中受到意外伤被救治;10月承德马拉松,一位跑者被人绊倒骨折,马上给做夹板固定紧急措施;11月鸟巢半程马拉松,一位摔倒下巴流血不止的少年跑者做清创止血……

“加入医师跑团后,我已经逐渐养成了随身携带镇痛喷雾、创可贴的习惯”,王瑞军介绍自己的改变。而护理工作者李曦(“医起跑”成员)最开始跑马拉松是为了减肥,没想到体重没减掉多少,反而成为了一名“急救跑者”,也就是医者配速员。

如果跑马拉松赛时刚好我们的身边也有这样一位医者配速员,不妨利用好这个机会。朱希山建议,跑者尽量跟上配速员的均匀配速。配速员及其身上的完赛时间标志,其实可以看成是马拉松赛道上移动的时间轴。参赛者跟上配速员的节奏,就不需要去反复计算完赛时间,不需要担心速度时快时慢的问题。另外,在赛事过程中,记得寻求配速员的补给帮助。有些配速员还自带额外的能量胶和盐丸,跟跑者可以寻求配速员这些额外的补给帮助。

医跑团的健跑经

除了把医疗技能带到跑场上,医生们的亲身体验也对安全长跑有了更多深刻体会。

北京朝阳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医师宁志伟跑马5年多,参加大小赛事十余场了。谈起跑步动机,他说,平时门诊经常跟糖尿病患者谈饮食控制和运动的重要性,但如果自己不参与,认识不会太深,就不可能为患者提出有价值的可操作建议,自己上学时体育成绩很差,尽管知道运动的重要性,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项目和方法,跑步使他找到了健身的方向,随着认识不断提高和体会,从内分泌医生的角度,对跑马拉松运动有自己的认识。

马拉松运动中“猝死”事件频繁发生,普遍认为是心脏缺血猝死引起,但在宁志伟看来并不尽然,他认为,能跑上10km的人,心脏一般无大碍,即使有些动脉硬化但一般不会太严重,但马拉松运动是一个很大应激,高热、严重脱水、电解质流失和能量补充不足,会加重应激从而诱发猝死发生。

宁志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他跑完全程42公里多需5小时,途中补水和饮料8瓶,合计4800ml,中间并未如厕,跑完后体重降了1.5公斤,计算起来整个过程中失水6公斤,占体重的8%,这个量是惊人的,任何一个正常人如果失水8%,都会对内环境发生很大影响,最主要的是影响循环和散热。一般马拉松选手运动中平均心率达150~190次/分,要比平时快出一倍以上,运动中大量产热,通过出汗蒸发散热,大量出汗会流失钠、钾、钙等电解质,高热和电解质流失容易诱发心律失常。所以合理分配体力,及时补充足量地补充水分、电解质和能量至关重要。

宁志伟给大家一个小建议,报名参加气温过高地区举办的马拉松比赛风险较大,要非常谨慎。由于缺乏经验,国内很多马拉松比赛供应情况不尽科学合理,常常存在到后面跑着喝不到水的情况,北京马拉松报名前须知中也提示每次喝水不超过200毫升,每五公里才有一个供应点,即使每次补充200ml水,仍显得不足,建议这一站补充水分,下一站补充些运动饮料或者巧克力这些能量,准备好的小纸杯水量不足,最好带足一瓶,边跑边喝;自身携带几粒盐胶囊,每小时补充一次,可避免出现电解质流失过多;还有具有心率监测的运动手表在马拉松比赛中也非常有用,可以实时监测心率脉搏变化,有利于自己及早发现异常。

至于马拉松赛场上频频出现的其他各种小意外,北京协和医院耳鼻喉科孙丽华分享,“跑马如同上高速。在赛道上,如同在公路上飞驰的汽车,要时刻注意交通规则。个人经验,跑友奔跑在赛道上,并道一定要‘四处张望’后而行之,避免发生直接撞击事件。”

如果在半道上鞋带开了,一定要慢跑、并道到应急跑道(跑道最左侧或右侧人少的地方),避免发生追尾事故;如果中途想上厕所,也要注意身后的跑者再“变道”。“也许,你认为你的速度可以随意控制,但你保证不了其他跑友的配速,特别是在跑得精疲力尽的时候,反应能力也有些下降。”

有时也为跑马泄泄火

医师跑团为跑马献出了热情的参与和助力,但有些时候,也为其他热情似火的参与者打打泄火。因为,在他们看来,马拉松并不适合每一个人,要量力而行。跑步的目的是为了健康、快乐,然后才是挑战自我。

11月5日,北京医师跑团群里一早就炸开了锅。原来,就在这天,北京奥林匹克公园有一个107公里的超级马拉松项目。由于北京重度雾霾天气,医师跑团的专家们纷纷去劝阻跑友们为了健康考虑,不要在雾霾中参与室外活动。

“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健康有个客观的认识,何况是要参加马拉松赛事的跑者呢?”朱希山认为,打算参加马拉松的人,最起码要做一个心电图,条件允许的可以做个心脏彩超,什么检查也没做就跑,心脏是否合适都不知。

“马拉松虽然非常热闹,但不能把这当做一种炫耀的资本。”朱希山建议,如果在跑时出现身体不适的情况,要立马停下来。有时候放弃也是一种很好的选择,因为要对身体负责。如果发生腿脚抽筋、拉伤,或者是感觉到呼吸心跳有一些异常,可以及时求助身边的志愿者或者是医师跑者。

另外,在马拉松最后冲刺阶段要懂得“悬崖勒马”,王瑞军表示,包括北京、上海马拉松中的猝死事件,都发生在最后快抵达终点的几公里中。由于到了运动后期,心脏、骨骼承受的负担已到了极限,如果没有考虑好自身的情况盲目冲刺,身体难以适应很容易出现问题。

“越是到了最后,越是要控制好速度,尤其是在距离终点前几公里更得控制速度,防止因心脏超负荷导致心跳骤停。”张诗龙补充道。

张诗龙提醒跑友还应注意,不管是赛前还是赛后,都要进行肌肉及筋骨的拉伸,在充分暖身后再比赛。这样唤醒机体,预防肌肉拉伤,赛后拉伸也有利于身体的恢复。此外,王瑞军表示,在比赛开始前一两个月,每周跑个两到三次,每次跑十公里;在比赛一两个小时前进行充分的热身,激活关节,让关节液分泌得多一些,减少运动损伤。

凡注明来源为“健康时报网”的稿件,版权为《健康时报》社合法拥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如需转载,请点击获取授权

(责任编辑:荆雪涛)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