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疾病 > 心脑血管 > 治疗信息 > 正文

“拆弹专家”焦德让:中国缺乏权威脑动脉瘤流行病调查

2017-06-09 16:51:59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焦德让及其团队做了1200多例脑动脉瘤手术,结果发现,2毫米、3毫米大小都有破裂的,5毫米以下破裂的占到了50%以上。因为没有权威流调数据,中国人到底有多少得了脑动脉瘤?死亡率是多少?这些都不清楚。

阅读提要

■脑动脉瘤是所有脑血管病中最凶险、致死率最高的一种,虽然叫动脉瘤,但其本身不是肿瘤,它是指供应大脑的动脉血管出现了某一薄弱点,经血流长期冲击,局部血管壁“变薄”,逐渐膨出而产生。

■焦德让及其团队做了1200多例脑动脉瘤手术,结果发现,2毫米、3毫米大小都有破裂的,5毫米以下破裂的占到了50%以上。因为没有权威流调数据,中国人到底有多少得了脑动脉瘤?死亡率是多少?这些都不清楚。

■“当大夫,得治病救人,也得承担责任,不能因为手术难做、风险大就不做。”焦德让给记者展示了一张18年前的CT图,患者是脊髓髓内肿瘤,手术难度极大。但是经过手术,患者恢复较好,生活能够自理,上下车都可以。

■有关部门曾委托焦德让,看能否研发出中国自己的微导管。结果考察发现,仅仅是做导管的设备,费用就极其高昂。导管粗细只有1毫米左右,精密程度要求非常高。直到现在,介入材料绝大多数仍需进口。

专家简介

\

焦德让:国内知名神经外科专家,武警后勤学院附属医院(天津)脑系科中心名誉院长、主任医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1994年天津市科委授予脑神经外科授衔专家。

擅长治疗:脑血管病及脑、脊髓肿瘤的显微外科手术及血管介入治疗,颅内肿瘤、颅内动脉瘤血管内介入及外科治疗,动脉瘤破裂急症期处理及栓塞治疗,经眼上静脉途径栓塞治疗海绵窦瘘。

出诊时间:周二上午(专家门诊)

(健康时报记者 文 雯/文 牛宏超/图“支架释放了吗?弹簧圈放入了吗?”

做了一上午手术,刚刚稍作休息,手术室的电话又打了过来,焦德让赶紧询问患者情况。作为国内知名神经外科专家,78岁高龄的焦德让仍工作在临床一线,很多高难度手术都亲自操刀。脑血管疾病是中国第一死亡杀手,其中脑动脉瘤是导致成人猝死的主因之一。作为国内最早开展脑动脉瘤手术的专家之一,焦德让做了上千例脑动脉瘤手术。“按照国际研究数据推算,中国每年至少有20万患者面临脑动脉瘤破裂风险,亟需引起重视。”

藏在脑中的不定时炸弹

两个月,4位患者因脑血管病突然死亡!

“其中一位患者脑动脉瘤破裂导致出血,我看了片子后建议住院。第二天家属见患者有所好转,就没有及时住院,结果第三天动脉瘤再次破裂,没有抢救过来。还有一个患者九年前进行手术夹闭动脉瘤,有一点残余,让患者来复查,患者一直没来,前段时间动脉瘤突然破裂,出血太多,也没能抢救过来。”

在临床一线工作55年,作了几千例脑部疑难手术,但眼前的现状,却让焦德让心里万分焦急。“有些患者及家属对脑血管疾病的凶险认识不足,疏忽大意,导致了悲剧。”

脑动脉瘤是所有脑血管病中最凶险、致死率最高的一种,被称为“不定时炸弹”,15%的患者没来得及到医院就死亡了。

虽然叫脑动脉瘤,但其本身不是肿瘤,它是指供应大脑的动脉血管出现了某一薄弱点,经血流长期冲击,局部血管壁“变薄”,逐渐膨出而产生。从外形上看就好像动脉上长出了一个气球样的瘤子。这种异常膨胀一旦扩张到极限,血管壁就会破裂出血,出血量大可直接导致患者死亡。

脑动脉瘤手术要求极高。焦德让解释,前交通动脉、后交通动脉、大脑中动脉,是脑动脉瘤最好发的三个部位,大的有2.5厘米,而大多数都在10毫米以下,医生要能非常精准的找到它,且脑动脉瘤壁很薄,手术要非常小心,稍有不慎就可能造成大出血。

“可在1976年以前,国内不知道脑动脉瘤手术该怎么做。”为了掌握这项手术,追赶上国外的发展,48岁的焦德让开始学习英语,并于1989年开始分别去往法国、日本学习。回国后便在国内开展血管内治疗,并倡导“超早手术”,即患者到医院就实施手术。“因为在住院过程中,脑动脉瘤随时都可能破裂。出血后第一天死亡率4.1%,两周死亡率达20%多。”

目前,国内脑动脉瘤治疗技术已经基本达到了国际水平。但有一件事情仍然让焦德让很担忧:中国至今仍缺乏权威的脑动脉瘤流行病学调查数据。

焦德让及其团队做了1200多例脑动脉瘤手术,结果发现,2毫米、3毫米大小都有破裂的,5毫米以下破裂的占到了50%以上。因为没有权威流调数据,中国人到底有多少得了脑动脉瘤?死亡率是多少?这些都不清楚。“我们应该向日本、芬兰等国家学习,把脑动脉瘤的流行病学调查做好,这其实是最大的预防。”

“手术禁区”摘除肿瘤

除了脑动脉瘤等脑血管疾病,神经外科还有一大类疾病,即脑肿瘤、脊髓肿瘤等。作为这方面的专家,焦德让做了诸多高难度手术,很多次都是在“手术禁区”摘肿瘤。

2004年,一位25岁的小伙子找到焦德让,恳求他救自己一命。一问才知道,小伙子脑子里长了一个血管瘤,虽然是良性肿瘤,但长得位置太特殊了——枕大孔区。枕大孔区是生命中枢所在,其血运非常丰富,手术中任何一个微小的闪失都有可能使患者非死即残。正因为如此,他四处求医却连连碰壁。

上肢无力,头昏脑胀,甚至伴有呼吸困难,有时眼前一黑就会栽倒在地,小伙子的血管瘤成了一颗不定时炸弹。

焦德让等专家立马对其脑血管造影图进行会诊,直径约2厘米的肿瘤紧紧贴着承担生命中枢的两根血管,手术的空间只有2厘米,完整切掉整个血管瘤几乎不可能。而且,手术中一丝一毫的偏差都有可能造成患者脑干血液循环障碍或出血,而脑干主宰着呼吸、心跳、意识等,维持着生命的机能。

“上了手术台,心里不要有任何杂念。”显微镜下的枕大孔区被放大了六七倍,焦德让的手术刀如同抽丝剥茧一般,小心翼翼的刮去依附在枕大孔区上的肿瘤,而周围那些密密麻麻的神经、血管,他一条也不能碰。终于,经过七个小时奋战,枕大孔区的血管瘤被完整切除。术后患者恢复良好,又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上。

“当大夫,得治病救人,也得承担责任,不能因为手术难做、风险大就不做。”焦德让展示了一张18年前的CT图,患者是脊髓髓内肿瘤。“脊髓只有手指头粗,里面长了瘤子,手术难度极大,稍有不慎就可能导致瘫痪或高位截瘫。”但经过手术,患者恢复较好,生活能自理,“前段时间还给我打了电话”。

还有一位来自湖北的松果体畸胎瘤患者,昏睡不醒两周,因只有17岁,家人几近崩溃,最后找到焦德让。松果体位于脑中心,脑干之上,手术风险很大。为了争取“生”的希望,焦德让与家属交待手术的必要性与可能的危险,取得理解后进行手术切除肿瘤,术后一周病人由昏睡逐渐清醒,半个月可下床活动,一个多月后返回了湖北。“今年这个孩子已经18岁成年了。”焦德让说着露出了笑容。

50米长的康复训练房

《中国脑卒中防治报告(2015)》指出,脑卒中已成我国第一位致死病因,每12秒就有1人发生急性脑血管病,每21秒就有1人死于急性脑血管病。

脑血管病致残率高,患者的康复治疗十分关键。1997年,焦德让去参观维也纳大学的康复训练房,他特意用尺子量了一下,整个训练房有整整50米长,康复项目包括搓板、缝线等,各式各样。

焦德让还告诉记者,有一年在法国,他不小心从山上摔下来导致腿部两处骨折,在当地医院连夜进行了手术。腿上有个40厘米的切口,伤口上有三个引流瓶,可术后第二天,主治医生坚持让他下地锻炼。那时的焦德让已经50岁了。“这两件事情让我看到了国内外在康复理念上的差距。”

脑血管病一般分为缺血性和出血性两种,脑动脉瘤等属于出血性脑血管病,而国人70%~75%都居于缺血性脑血管病,有相当一部分是因为血管狭窄,再加上有动脉粥样硬化斑块,容易形成血栓。一部分动脉被堵塞,就会导致大脑缺血缺氧。焦德让指出,大脑完全缺氧超过10分钟人就活不了了,但因为有侧支循环,或别的血管供血,一般不会完全堵死,建议6小时内取栓。

上世纪90年代,焦德让就提出建立“卒中单元”,即综合急诊处理、影像诊断、药物治疗、血管内治疗及外科手术等多种医疗手段,为患者提供一个快速抢救的通道。目前在武警后勤学院附属医院脑科中心,“卒中单元”团队已有十余年的脑血管病诊治经验,累积收治脑血管病患者万例以上,完成脑血管造影5000余例、颅内动脉瘤1200余例、支架置入治疗缺血性脑血管病1400余例。更重要的是,卒中单元还为患者提供肢体康复、语言训练、心理康复等系统康复治疗。

患有脑血管疾病经抢救存活的患者中,50%~80%留下不同程度的致残性后遗症,如偏侧瘫痪、语言障碍等,他们中90%仍需继续康复治疗。“脑血管疾病患者,尤其是偏瘫患者,越早锻炼恢复越好。如果卧床不锻炼,两个月后功能恢复就困难多了。”

救命“管”亟需国产化

对于脑血管疾病,除了在术后康复上的差距,中国在手术器械上也存在不小的差距。

1983年,焦德让率先研制成功国内动脉瘤夹及持器,批量生产,并用于临床。“当时国内没有,所以只能自己研发。”焦德让感慨道,“很可惜,我们在精密器械的研发上还是比较落后,介入手术用的导管、弹簧圈等都是进口的!”

脑动脉瘤介入手术需要医师非常精细的操作,手术难度较大、复杂程度较高。譬如医生要从患者的右侧股动脉穿刺,把比铅笔芯还细的微导管的头端置入到动脉瘤体内,然后从位于体外的导管尾端内向动脉瘤腔内送入弹簧圈,利用弹簧圈栓塞达到防止动脉瘤再破裂的目的。

“国家相关部门曾经委托我,看能否研发出我们国家自己的微导管。结果到美国考察发现,仅仅是一个做导管的设备,而且是设备的一部分,费用就需要1000万美元,而且美国公司不对外售卖。”导管的粗细只有1毫米左右,当中还有导丝,精密程度要求非常高。回国后,焦德让和天津大学开始合作研发导管,导管外面是一样的,但管芯跟国外有较大差距。“为了研制出导管里的导丝,我们去了云南、苏州、抚顺……几乎跑遍了全国,结果还是不成功。”说到这点,焦德让语气中透着遗憾。直到现在,介入材料绝大多数仍是进口产品。

做了55年神经外科大夫,78岁的焦德让有两个愿望,一是微导管等高端精密器械能够尽快国产化。另外则是希望能完成一项脑血管病流行病学调查,为预防和临床工作提供指导。

(责任编辑:吴茜茜)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