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疾病 > 糖尿病 > 治疗信息 > 正文

我在美国的控糖路

2016-08-30 10:26:48来源: 健康时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在美国得了糖尿病,疗法上和国内有什么不同?

(美国爱荷华州大学研究员陈晓红) 当我收到2007年的体检报告时,我粗粗看了一下,发现血糖是120mg/ml(即6.61mol/L),那不是在正常范围嘛,我一直记得空腹血糖 的正常值是:80mg/ml~120mg/ml(我是学医的,但毕业后三十年来,一直从事医学基础的教学和研究)。而该项检查后面的几行小字:血 糖>100~110属空腹糖缺损+;>110~120属空腹糖缺损++;>120~126属空腹糖缺损+++,也没有引起我的重视。

\

我将此结果告诉在国内出差的先生,先生从国内回来不久就给我买了血糖仪,在他的坚持下我吃了一碗稀粥(约50克的米),两小时后餐后血糖竟达16.28mol/L,而作为正常对照的先生只有5.17mol/L。这下我傻了眼,知道问题严重了。

美国医生不认为我有糖尿病

认真看看过去几年的检查,我发现2003年我的血糖已达98(5.44),然后逐年上升,但家庭医生从来没有提醒我。

后来,我分析原因:第一,北美(白种人)首先表现出空腹血糖损害,所以空腹超过 7,才会引起医生重视,而中国人却是先表现出餐后血糖高,等空腹有问题时,往往已过了糖前期了;第二,北美的糖代谢紊乱常常和胆固醇、脂肪代谢紊乱共存, 血压也高,而我其他两项指标和血压超好,所以至今家庭医生都不认为我是糖尿病。

我以前在医学院教生理,所以我知道,肾糖阈是180mg,就是血糖超过180,尿糖就会阳性,对身体各系统也产生损害。此时再回顾自己的一些体 征:夜里盗汗、睡眠差、眼干涩红胀、视力下降、易饿、易疲劳、体重增加……每次向医生陈述时,都认为是更年期的正常反应,而且一直认为我很健康(血压 108/68,胆固醇、血脂都正常),认为在我这样的年岁(当时55岁)不吃任何药,已经很不错了。

而那时我的体重是61公斤(身高 156,BMI 25.07),相比美国众多的超重者,家庭医生也不认为我超重(特别在我这样的年纪),建议我能瘦2~5斤就足够了。

得病后我第一时间告诉了亲友

当我清醒理智地给自己戴上糖尿病的帽子后,我也没有去责怪家庭医生,相反我做的是立刻向我周围的亲朋好友通告我患了糖尿病。这样做有几个好处, 为谢绝亲朋好友的吃饭邀请提供了别人能接受的理由;帮助自己在必要的聚餐中管好自己的嘴;为即将发生的减肥消瘦作舆论;有助于提高大家对糖尿病的重视。

同时我积极收集糖尿病的信息,结果发现国内外防治糖尿病的原则都一样——五驾马车。但在美国,我没有医生的处方是买不到任何降糖药物的,因为至今医生都不认为我是糖尿病。于是,我选择了减重,饮食治疗和运动治疗并重。

三年减重20斤后血糖好控了

第一年,在我通过节食和运动减重的第一个月体重基本未变仅降了一点点,第二个月到第四个月,以每月2~3斤的速度下降,此后我开始慢慢增加点进食量。

然后以每月一斤的速度减,到一年后基本达标(进食的热卡从开始的1200千卡到最后在1500千卡)。这段时间我的血糖超好,原因很简单:进<出,胰岛细胞得到休息,胰腺功能得到改善。

第二年,随着进食量增加,血糖不易控制,或高或低真是难伺候。如果控制热卡严一点,马上体重就下降,我赶快再增加进食量,开始血糖还不错,还没 等我高兴几天,血糖就又往上飙,我就马上又减,今天多吃点、明天又少点(在15%范围内波动),虽然餐后两小时血糖有时高达8,但始终没有失控,体重也能 维持在48~51公斤。

第三年,从调整变动中,我发现一个规律:只要我一次进食量超过500千卡,特别是一次进食主食的量超过300千卡,血糖准高。以后我就特别注意任何时候一次主食量不超过250千卡,一次进食的总量不超过450千卡,并通过在两顿之间的加餐来补足所缺少的主食。

三年后,我的体重减了20斤(BMI从25.07降到了 20.88),血糖控制算相当满意了。

血糖正常了我也没放松运动

在刚发现糖尿病的前3~5个月,我基本就是把饮食和运动当作强化治疗的手段,那时不仅饮食控制比较严,而且运动量大、运动时间长。但随着血糖、体重都达标后,我的态度就是:将运动的时间和强度都限制在易接受的范围,既保证操作方便也不影响家庭生活。

比如,早上我在上班的路上(约早餐后一小时)做做腹部肌肉运动,上班后2.5小时小歇10分钟,边吃水果边全身动一动,摇头晃脑,甩甩胳膊踢踢腿。

中餐后的运动或是爬楼梯15~20层,或是和朋友散步30分钟;然后工作约2.5小时后又会休息10分钟,吃点水果动一动,约4~5点下班路上自然又是做做腹部运动。

晚餐后的运动较机动灵活,骑10分钟室内自行车或和先生打乒乓球。另外我还参加了周六健美操活动(1~2周一次),两个小时下来运动量相当大。

三年来,我的空腹血糖和体重在正常水平。更重要的是,精神好多了,一口气能爬20层楼;眼睛的不适症状消失了,虽然血糖稍高时,也偶尔会眼胀,但我看书读报不用戴老花眼镜了;也不夜里盗汗了,早期尿中一个+的酮体再没出现。(本文首发自健康时报第1028期)

(责任编辑:郑帆影)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