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电子报 > 正文

被打医生为啥不和解?

2019-09-10 19:17:16来源:健康时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被打医生为啥不和解?
  健康时报记者 张 赫文/图
  患者家属殴打医生,这样一个案件迁延两年多,这是很多人没有想到的。
  两年前,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老年心内科副主任医师江凤林因为没有同意患者家属要求办理住院,被患者家属殴打。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对患者家属因为扰乱公共秩序罚款500元,医生不服申请复议后,又对打人者从罚款500元改为罚200元。江凤林再次提起复议,但长沙市政府决定维持200元的处罚。面对这样的结果,被打医生江凤林选择了将长沙公安局岳麓分局、长沙市人民政府、打人者患者家属刘庭白告上法庭。今年的8月20日,湖南省高院对这起“医告官案”再审。庭审从早上9点持续到下午2点,历时5小时,并且进行网络直播。
  江凤林说,作为一名医生,他以自己并不喜欢的方式出了名。
  没给办住院
  招致殴打
  2017年4月23日,周日,江凤林刚刚过完51岁生日,刚开始的门诊一切如常。
  15年前,江凤林从湖北武汉以人才引进的方式来到了湖南长沙的湘雅三院老年科,从事老人心血管病的诊治。
  2015年开始,江凤林主动向医院门诊办提出,周日给自己加个门诊,因为年轻人只有周末放假,这样就方便年轻人陪同父母来看病。
  “早上八点,根据患者老伴儿(打人者父亲)的描述,患者病情危重,我建议其赶紧去隔壁的急诊科就诊,因为老人80多岁,急诊可以及时采取救治措施,患者的老伴儿接受了建议,退了门诊的号后,去急诊科救治。”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江凤林说,当时站在诊室门口的患者儿子刘庭白还礼貌性地跟自己点了点头。
  20多分钟后,患者老伴和儿子重新回到诊室,要求江凤林给开住院单并尽快安排住院。
  “老人家,这个忙我真的帮不上。”江凤林回忆,听完这句,患者老伴儿的语气从请求直接变成震怒,拍着桌子骂道:“你怎么这么缺德,为什么不给我办住院?”
  江凤林医生向健康时报记者描述,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站在门口的患者儿子刘庭白一边喊着“你什么意思?我要揍你”,一边冲到了诊室桌子旁边的江凤林旁边,两下过去,江凤林的眼镜被打飞,脸上可见红印。
  而在这一过程中,这两位家属一直强调,急诊科不能办住院,所以才回到江凤林的诊室,面对已经退了门诊号的患者和家属,江凤林满足不了他们的需求。
  “最让我气愤的是,保安几分钟后赶到,刘庭白说,‘我没有打人!’”江凤林说,当时脸上的红印还在,碎了的眼镜还没找到,如果不是诊室里还有正在就诊的患者作证,就说不清楚了。
  接着,医院的保安报了警,派出所干警来到现场对江凤林进行了脸上伤痕的鉴定,帮忙找到了眼镜后,告诉江凤林:继续出诊吧。
  不久,医院门诊办负责人分管保卫的副院长来到现场,发现医生诊室一片狼藉,被打的医生的脸上有明显红肿,马上第二次报警。江凤林说,因为要做伤情鉴定和正式笔录,还没看完诊的6个老年科号,无奈被退号。
  江凤林告诉记者,现在回想起来,感觉很愧疚的就是,对不起这些提前挂号排队但并没有看上病的老人。
  多次求和解
  被拒绝
  “派出所第二次出警后,刘庭白已不在现场,民警和医院保安满医院找也没找到,被带到派出所后,我看到了打人者年迈的父母(来看病的患者和老伴)。”江凤林回忆说,当时被临时调来加班的民警还抱怨,打人的当事人不在,把父母叫来有什么用?
  当天下午两点,做完笔录后,江凤林离开派出所,在整整五个小时里,民警一直没有找到刘庭白。
  在随后两年的3次笔录里,刘庭白对这消失的五个小时的解释分别给出了三个不同的理由:一是去送高中的儿子上补课班;又说回家去拿现金继续给母亲看病;最后又改口说中午吃饭在急诊陪护母亲。
  “吃完饭我做了轻微伤鉴定,回到派出所看到了刘庭白,当时他找到我说,放过我吧,我们私下和解。”江凤林说,他觉得这迟来的道歉并不是发自内心,殴打医生的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这是最难以接受的职业耻辱。
  “后来刘庭白的夫人找到我的同事,希望不要走司法程序,私下解决。”江凤林告诉记者,“看到刘庭白的夫人一边哭一边诉说,我没有太多同情,因为这说表面上看是道歉,但她却一直对殴打的事情都不愿意过多说,这不应该是殴打医生者应该有的态度。”
  后来,刘庭白再次通过其老乡,也是江凤林的同事找到江凤林,带着名烟名酒来表示道歉。
  “中间人”表示,我们一起吃个饭,希望和江凤林“不打不相识,以后就是朋友”,但遭到江凤林的拒绝。
  在这之后,刘庭白还托人打听到江凤林的家庭住址,上门“拜访”,但是面对殴打自己的人,对打人之事却避而不谈,江凤林选择继续拒绝这样的“和解”。
  “受了委屈之后还要咽下去,我真的做不到,我要做一个有骨气、有血性的医生。”江凤林说,如果任何一个被打的医生,都因为造事者的几瓶酒、几条烟就和解,那只会让医患矛盾更加恶化。
  处罚从500降到200元
  事情发生近一个月后,2017年5月17日,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作出了处罚,打人者刘庭白因扰乱公共秩序的违法行为对其罚款500元。然而对于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违法行为并没有处罚。
  “后来看到处罚书上,丝毫没有提及殴打过程,过错原因变成了‘公共场所大声喧哗,扰乱公共秩序’,被打的人连受害者都不是。”2017年7月4日,江凤林向长沙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
  后来,长沙市政府法制办以适用法律不当为由,要求公安局撤销处罚规定。因为根据《治安管理法》第23条规定,处罚500的条件前提是必须拘留。
  “后来,处罚从500元变成了200元。”江凤林表示,看到这项“被打折”的处罚后,唯一的感觉是心寒。
  对此,江凤林的代理律师周涛表示,按照《治安管理法》第十九条规定,只有主动投案并如实陈述违法行为,才可以减轻处罚,不用拘留,罚款200元即可。
  但问题是刘庭白并没有主动投案,如实陈述违法行为,事发后5小时都没出现。警方驱车200多里,赶往目击证人家录完笔录后,刘庭白依然没出现。
  2019年1月18日~24日期间,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先后前往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湖南省卫健委依法进行调查,得出了“事发当天江凤林医生无不当之处”的结论。
  下转22版

(责任编辑:吴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