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电子报 > 正文

当他们找不到回家的路

2019-07-30 12:08:14来源:健康时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当他们找不到回家的路
  阿尔茨海默病患者走失调查
  上接22版
  根据2019年7月24日头条寻人发布的数据报告,有超过74.9%的走失者能够在72小时内找回(24小时内找回的概率为46.9%;24至72小时内找回的概率为28%)。随着时间的延长找回概率将出现大幅下降。
  数据显示,72小时到7天内走失者的找回率为12.1%。而当走失时长变为一个月,找回率将下降为7.2%。这意味着家人走失后,72小时是寻人的黄金时间。而对于走失时周边环境比较复杂的老人,几小时,也意味着凶多吉少。
  头条寻人项目总监曾华介绍,“生离死别”这4个字,对于和平时期的普通人,只是一个修辞,但对于头条寻人项目组,是每天都在发生的真实故事。
  “一个老人失踪在一个小时之内,我们会预估在这一个小时内老人步行半径所能达到的距离,保守估计不会超过5公里,依靠地理位置推送技术,以走失地为圆心,5公里为半径画一个圆,向所有出现在这个圆形区域内的用户推送弹窗。走失的时间越长,这个同心圆就会越大。”
  而在2018年统计的走失老人中,有12473位老人未采取随身携带手机、GPS定位设备等防护设施,占96%,通过佩戴防走失设备降低走失风险刻不容缓。
  “老板,有位老人过来应聘厨师。”
  “这不是头条推送的那个人吗?”
  王芳(化名)在发现老伴老刘记忆力不好的时候,就用了3天时间,把每一件外套和裤子上都缝了卡片信息。
  住在北京房山的老刘每次走失都要在外面遭罪两三天。
  长安街旁边的南池子,是老刘出生、成长的老家。从房山到南池子,这段路很长,是老刘失忆后步行都走不回去的几十公里。
  这段路也很短,是160cm身高都不到的王芳,走过无数次的“寻夫路。”
  从北京市区到王芳和老刘的房山家里,需要2个多小时,下了地铁,还需要乘坐901路公交。
  两年前,老刘第一次走失,就是乘坐这路901公交车。
  当时,他乘坐901路公交在“岳各庄桥东”站下车。“岳各庄桥东”附近没有商业区,家人找公交公司调监控也只找到这里,下车后线索就断了。
  “我和女儿找了他整整两天,之前他总嚷嚷着,要回市里老家看看,但是在那附近也没找到。”王芳说,两天之后,一家饭馆的老板就打电话过来。
  饭馆老板说,老人一早来到店里,告诉服务员说,你们老板让我来应聘给你们做厨师。服务员此前没有得到新厨师报道的消息,只能等老板来。
  老板来了之后才发现,这个老人,就是刚刚在今日头条推送的寻人信息上看到的那位,于是马上给老刘的家人打电话。
  头条寻人提供的数据显示:其近三年半来共发布了74042条寻人信息,其中40.58%为老人;在走失老人中,患有阿尔茨海默病的老人12107位,占比40.3%。
  老刘虽然是初期患者,但是忘记回家的路是常态。
  “后来不管他去哪我都要跟着,有一次他生气说,我又不是犯人,你不要总跟着我。”王芳指着此刻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老刘说,就连冬天他四点起来去广场写毛笔字我都要跟着,他要是丢了,我就没有老伴儿了。
  研究发现,阿尔茨海默病患者除了大脑皮质的萎缩,他们大脑的海马体也出现了显著的缩小。
  美国流行病学博士大卫·斯诺登在他的研究中发现,健康大脑重量通常在1100克到1400克,而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大脑通常会萎缩到小于1000克。
  在不断地萎缩过程中,患者会忘记做过的事情,找不到可以表达自己的词汇。他们无法再逻辑性地思考,失去解决问题的能力,忘记亲人和熟悉的环境。
  但即便如此,他们总是在一个个瞬间,用种种方式,告诉你,他们也还记得你。
  娇娇依然记得,在母亲被诊断阿尔茨海默病的那天,她静静地陪着母亲,她看书,母亲就静静地坐着,然后突然问她:“等会你还走不走?”
  娇娇本来还在忐忑,是不是母亲又忘了自己是谁,于是“聪明的”试探着回答:吃完饭,天不黑就走,天黑就不走。
  还没等娇娇话音落,母亲像个孩子一样跑到窗户旁指着大亮的天说,你看,天黑了。

(责任编辑:吴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