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电子报 > 正文

今年药价有些疯

2019-06-21 14:06:24来源:健康时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治疗农药中毒的氯解磷定,政府招标挂网价从一盒48.8元暴涨至1017元;

  用于断指再植的盐酸罂粟碱,从9.4元暴涨到349.9元;

  治疗胃肠解痉及胃动力的针剂阿托品注射液,从1.8元涨至58元;

  一瓶用于心脏急救的常用药硝酸甘油片从4元多猛涨至60多元……

  究其背后原因则为:原料药价格上涨。据知情人士透露,原料药上涨与企业垄断相关。

 

 

  每天都有药品在涨价

  “我们每次进货几乎都会有涨价药品。”北京市通州区一位药店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涨价的常用药多得数不清。

  健康时报记者根据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北京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多家成品药厂家药品价格及政府招标网等综合整理发现,常用药、低价药“火箭式”涨价成为常态。

  阿莫西林由4元/盒涨至18.14元/盒;降压0号由28.8元/盒涨至45元/盒;甲硝唑由1.26元/盒涨至12.05元/盒;甘草片从6.2元/瓶提高到了16元/瓶;复合维生素B一小瓶价格原是1.5元/瓶,现在是10.5元/瓶。

  用于改善和调节神经功能失调谷维素片价格由3.9元/瓶涨至8.8元/瓶。硝酸甘油片剂(0.5毫克*100片)和注射液(10毫升),价格已分别从去年的约4元、20元,分别涨到了约60元和110元。

  部分制药企业也随之发布涨价公告。

  2018年3月1日,佛慈制药发布公告,公司根据药品生产成本和市场需求情况,决定自2018年3月1日起对100多个产品进行全线提价,出厂价平均上调17.6%,零售价也将做相应调整。

  2018年10月17日,华北制药发布公告称,上半年公司的头孢类抗生素产品、硫酸链霉素及相关产品、阿莫西林、氨苄西林等产品价格和销量均有所上涨,随之毛利率也有所增加。

  针对药价上涨,北京医院药学部临床药师陆红柳认为,会对患者使用产生一定影响。如硝酸甘油,是治疗心绞痛的急救药,若涨价或者短缺都会对患者产生不利影响。

  原料药涨价影响千亿成品药市场

  购买不到原料药、原料药涨价导致终端市场涨价、甚至停产的态势已非常明显。

  健康时报记者致电华润三九、石药集团、成都倍特、北京益民等企业反映,很多成品药价格的上涨主要是原料药价格的上涨。

  “药品涨价有很多原因,首先就是原料药涨价,一些商人为牟取暴利,非法垄断药品原料造成的,导致我们制药企业生产成本上涨,上游原料药涨价后,直接影响下游普药生产成本的骤然上升。”北京益民有限公司质量部负责人蔡辉称,当部分品种只赔不赚时,药厂就做不下去了,过去很多药效好的低价药近年来逐渐消失。很多中小药厂甚至因此关闭,都有这方面原因。

  “多数是因为原料药上涨,导致我们的药品也上涨。”安徽艾珂尔制药市场部齐先生说,一些商人非法垄断药品原料,导致我们这些没有原料的药企无法正常生产药品。比如扑尔敏、异烟肼等原料药,有部分价格从一公斤2千元上升到5万元。

  而导致原料药涨价的原因,又有多个方面。

  原料药生产属于高污染行业。近年来很多企业由于受到环保压力,企业相关生产设备更新等也是增加了企业的资金投入。其次就是流通成本的上升,药品批发企业为了满足相关流通政策要求,不得不将批发价格调高。

  另外,我国成品药有约1500种原料药,但其生产仅掌握在少数的生产企业手中,其中50种原料药只有一家企业取得审批资格可以生产,44种原料药只有两家企业可以生产,40种原料药只有3家企业可以生产。当原料药形成事实上的垄断,价格暴涨就有了现实支撑。

  此外,目前国家在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采购中推行“两票制”,即药品从生产企业到流通企业开一次发票,流通企业到医疗机构开一次发票。此举目的是为了压缩药品流通环节,但也导致药品生产厂家话语权增加,厂家要求配送公司必须涨价才能供货。

  多省市药品弃标、撤网等事件高发

  健康时报记者查询发现,各省市相继出现弃标(自动放弃中标)、撤网(因不符合相关要求、降价不符合标准,出现违规等,撤销药企的药品挂网资格)现象。

  2019年4月26日,甘肃省公共资源交易局发布《关于对申请撤废药品取消中标挂网资格的通知》(第25批)甘交易医字〔2019〕49号。头孢克洛胶囊、硝酸甘油片、乙酰谷酰胺注射液、皮敏消胶囊等14个常用药撤网,其原因是生产线改造、成本上涨、原料短缺等。而此次弃标(撤网)的硝酸甘油、地氯雷他定、头孢克洛,也都在甘肃撤网榜单上。

  2019年5月9日,宁夏公共资源交易网发布《关于公示拟取消部分生产企业药品中标(挂网)资格的通知》。通知称,经研究并经专家论证,拟同意部分企业提出的对有关药品的废标(撤销挂网)的申请。涉及119个药品,包括:硝酸甘油、二甲双胍、藿香正气丸、强力枇杷霜、多西他赛、马来酸吡咯替尼片等119种药。

  2018年11月7日,辽宁省下发《辽宁省易短缺药品2018年第3号预警预报的通知》。其中有15个药品企业因原料、企业生产线改造等原因而造成产能不足;6个药品企业自述由于采购不到原料而停产;2个药品以原料药价格上涨、中标价格低为由不能正常供应。

  2018年1月23日,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发布《关于公布2017年上海市医保定点医疗机构中标药品动态调整结果的通知》,经动态调整后,上海市场新纳入了621个产品,同时有381个药品放弃了中标资格。381个弃标产品中,齐鲁制药、华北制药、恒瑞医药、莎普爱思等企业赫然在列。

  北京益民药业质量部门负责人蔡辉称,不到万不得已,企业一般不会弃标,弃标可能会留下“不良记录”,甚至面临踢出当地市场2年的处罚。而一旦弃标,也往往意味着全国性的断供。

 

  原料药厂家捆绑兜售、垄断抬价,让众多成品药企业“敢怒不敢言”。

  扑尔敏作为感冒发烧类药品的原料药,上涨至2万/公斤,让千亿成品药企业受到影响,集体涨价。

  “现在国内只有一家企业生产扑尔敏。”国内某维C银翘片生产厂家原料采购总监陈先生向记者吐苦水,扑尔敏现在基本在市场上买不到了,原料厂家要求企业跟他签协议,协议价格是800元/公斤,但实际却是按照2万/公斤。

  下转24版

  尽管在2019年1月2日,湖南尔康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与河南九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利用其扑尔敏(马来酸氯苯那敏)原料药市场的支配地位,密切联系,相互配合,实施了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两家企业被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罚款1243.14万元。但对于此次处罚,陈先生告诉记者,“罚款太少,也就等于尔康制药卖1吨的药品。”

  记者致电湖南尔康制药销售人员唐先生,该原料销售人员称,扑尔敏目前800元/公斤。前段时间扑尔敏原料药价格已经从400元/公斤涨到约2万元/公斤,在舆论压力下,涉事厂家才宣布价格调整为每公斤800元。但陈先生介绍,即便在企业受到处罚后,如果不按照2万/公斤购买,厂家就以限量排期为由不给发货。想发货只有两个办法:1、2万/公斤购买原料后药品涨价让消费者买单。2、800元/公斤购买原料,但需签订利润分成协议。

  “这就是绑架企业。我们的药品是几块钱的低价药,在广大的农村有很大的市场。”陈先生说。

  “解决药品短缺必须对原料药生产厂家进行管理。”蔡辉告诉健康时报记者,若原料药问题不解决,很多药品只会越来越被垄断。蔡辉建议,近年来我国环保执法力度的加强,首先应对一些原料药生产厂家在环保等政策应逐步加强管理,不应一刀切一关了事,同时建议,扶持一批不参与垄断的企业。

  2017年6月,原国家卫计委、发展改革委、工商总局、食药监总局等9个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改革完善短缺药品供应保障机制的实施意见》,要求改革完善短缺药品供应保障机制,强化药品及原料药市场监管,依法查处哄抬价格和垄断等各类违法违规行为。《意见》要求,实行短缺药品供应保障分类精准施策。打击违法违规行为。

  2018年9月宁夏药招办发﹝2018﹞19号《自治区药招领导小组办公室关于扩大全区公立医院短缺药品监测范围的通知》要求,各级卫生计生行政部门要高度重视短缺药品的供应保障,负责本辖区短缺药品监测工作的监督管理、培训指导、审核报送、数据分析等工作。定期统计汇总报送本辖区短缺药品监测哨点数据,分析短缺原因,提出应对措施。

  为遏制违法涨价、恶意控销等行为,国家发改委2017年11月还曾发布《短缺药品和原料药经营者价格行为指南》。短缺药品和原料药经营者捏造、散布涨价信息,推动短缺药品和原料药价格过快、过高上涨,扰乱市场价格秩序;大量囤积市场供应紧张、价格发生异常波动的短缺药品和原料药,推动短缺药品和原料药价格过快、过高上涨,经价格主管部门告诫仍继续囤积;短缺药品和原料药经营者利用虚假的或者使人误解的价格手段,诱骗消费者或者其他经营者与其进行交易等,均属于《价格法》所禁止的行为。

  “希望在多方举措下,药价能有效控制下来。”蔡辉期望。

 

 

  相关阅读

  就几个月时间,西地兰(去乙酰毛花苷注射液)从不到10块钱/支涨到了92块钱/支,还买不到;两年前才20元左右一盒的氯解磷定,现在已涨到990元一盒,即使这样还是断货;去甲肾上腺素即使涨到27元一支,医院里也还是没有药。详见健康时报网《药价涨了又涨,还是一缺再缺,谁给急救药救救命!》

  从今年开始,原料药涨价这股歪风呈现难以遏制之势,马来酸氯苯那敏、苯酚、维生素B6等原料药上涨50倍甚至100倍。原料药价格疯涨带来的是上千成品药市场缺货涨价现象,连救命的急救药也出现全国各地断货,涨价近60倍的情况详见健康时报总第1562期14版《垄断涨价,三药企被罚1283万》

  2018年全国中成药涨价成常态。记者走访多家药店发现,近一年来,川贝枇杷糖浆由原来的19元/瓶涨到了29元/瓶,云南白药气雾剂由27.3元/盒涨到41.6元/盒,桑菊银翘散由20元/盒涨价至38.5元/盒,复方黄连素片由8.8元/盒上涨至12元/盒。详见健康时报总第1573期24版《家庭常备中成药涨价调查》

  国家应对

  主要目标:2017年6月,原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商务部、国务院国资委、工商总局、食品药品监管总局联合发布《关于改革完善短缺药品供应保障机制的实施意见》提出,到2020年,实现药品供应保障综合管理和短缺监测预警信息资源的共享共用,建立成熟稳定的短缺药品实时监测预警和分级应对体系,构建短缺药品信息收集、汇总分析、部门协调、分级应对、行业引导“五位一体”工作格局。

  处罚措施:2017年1月,国办发〔2017〕13号《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见》中第十二条提出,对虚报原材料价格和药品出厂价格的药品生产企业,价格、食品药品监管、税务等部门要依法严肃查处,清缴应收税款,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强化竞争不充分药品的出厂(口岸)价格、实际购销价格监测,对价格变动异常或与同品种价格差异过大的药品,要及时研究分析,必要时开展成本价格专项调查。

  应对办法:2018年1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原卫生计生委、发展改革委、食品药品监管总局联合下发《关于组织开展小品种药(短缺药)集中生产基地建设的通知》提出,到2020年,实现100种小品种药的集中生产和稳定供应。2019年4月,《关于短缺药品供应保障相关工作情况介绍——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019年4月16日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材料》提出,工信部牵头组织认定三个联合体作为小品种药集中生产基地,可保障大约60种易短缺药品的稳定供应。

(责任编辑:吴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