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疾病 > 名医出诊 > 正文

解放军总医院眼科主任李朝辉:

治白内障像剥葡萄皮

2017-06-07 11:13:10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很多患者都说,得了白内障就像玻璃上有了雾气,模模糊糊想擦干净又无能为力,对于眼科大夫来说,治疗白内障的方法越来越先进,也非常考验大夫的技术,手术治疗白内障,就像刀尖上的舞蹈,也像做微雕,既要求精,又要求准。

\

李朝辉:主任医师,全军眼科中心解放军总医院眼科主任,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眼科学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国老年医学会眼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委员、白内障及人工晶体学组委员。

擅长:白内障、青光眼、眼外伤等眼前段疾病的诊治,尤其擅长白内障超声乳化手术及各种原因造成的眼前段结构破坏后的重建手术等。

门诊时间:周一上午、周三下午

(健康时报记者 黄兰君 驻解放军总医院特约记者 罗国金 张琳琳)很多患者都说,得了白内障就像玻璃上有了雾气,模模糊糊想擦干净又无能为力,对于眼科大夫来说,治疗白内障的方法越来越先进,也非常考验大夫的技术,手术治疗白内障,就像刀尖上的舞蹈,也像做微雕,既要求精,又要求准。

缓解眼部不适

别拿眼药不当药

门诊现场:“李主任,您帮我看看,我这眼睛干疼干疼的,老觉得里面有什么东西。”一位40多岁的女性坐到问诊台前,“我也没用啥药,就滴了几滴眼药水。”

李朝辉:像这位患者一样不拿眼药水当药的人,我几乎每次门诊都能遇上。眼睛干痒,酸涩不适,买瓶眼药水滴滴是很多人常见的习惯。其实眼药是最直接作用于眼睛的药物。吃的药和打针的药,代谢到眼睛的作用微乎其微,而眼药直接作用于眼睛,而我们口服或者点滴的药,能作用到眼睛的远比不上一滴眼药水。

所以,我们在门诊给病人开眼药水,特别是给白内障术后病人用眼药水的时候,也会根据病人复查的情况隔段时间就调整下眼药水使用的频率。像手术后80%会有干眼症状的病人,我们会建议一周调整下用药的频次。

白内障手术

不能拖到熟透了

门诊现场:一位70多岁的老大爷,白内障已四五年了,但一直没手术,过完春节后视力开始下降得厉害,到门诊一检查,已经是白内障成熟期继发青光眼了。

李朝辉:只要确诊后就可以做手术了,不用等到“熟透了”。以前白内障手术一般建议患者晚一些做,是因为技术的限制。于是,很多老人就拖着不做手术。可是还没等到手术就继发青光眼,即便手术,不仅术后恢复期长,视力也可能会丢掉一部分,后悔都来不及。白内障在形成及发展过程中,晶状体不断吸水膨胀,体积增大,就会导致眼压突然升高,造成青光眼急性发作。即使眼压控制住了,但青光眼的病根还在。这时候白内障手术仍然是最有效的办法,只有将混浊膨胀的晶状体从眼球内取出,以人工晶状体替代才能从源头解决问题。

白内障并不是

老人的专病

门诊现场:一位四五岁的孩子,看起来特别顽皮,一直在门诊里跑来跑去,但一检查却是白内障。孩子的父母也很不理解,觉得白内障是老年人会得的病。

李朝辉:小孩子也有白内障,并不罕见。白内障不是老人的“专利”,如今在临床上,年轻的白内障患者都能见到。引起儿童白内障的原因有很多。例如:家族遗传、母体怀孕期营养不足、染色体异常、外伤、药物或中毒等。如果发现家里的孩子看电视走到电视跟前,经常揉眼睛、眯眼或侧着头看东西,要引起注意。

目前,手术是唯一有效治疗白内障的方法。进行白内障手术就是将混浊的晶状体摘除,并且植入一个永久性的人工晶体,来代替原来晶状体的屈光作用。如果不伴有角膜、玻璃体、视网膜和视神经等疾病,术后视力恢复会很理想。

白内障术前

要先停抗凝药

门诊现场:“医生,我是从大连过来的,当地都推荐我来找您做手术,我是白内障,也有心血管病。”70多岁的老太太拿到了李朝辉主任的号感到很幸运。

李朝辉:白内障病人中,80%以上都是老年人,而老人中,又有很大一部分是心脑血管疾病患者。所以,我一般都会多问一句,有没有同时在吃其他药。这类药物的使用常意味着可能会出现致盲性出血的可能。如果病人有在吃氯吡格雷,我们一般都会建议他在停药一周后再手术,因为氯吡格雷有抗凝的作用,会导致患者在手术中出血过多,手术的止血效果不好或者影响伤口的愈合。临床上常用的抗血小板有阿司匹林、氯吡格雷、替格瑞洛、普拉格雷。常用抗凝药物有肝素类、华法林衍生出的阿哌沙班、利伐沙班、达比加群。\

李主任工作的一天始于7:00查房,然后在7:45做早班交接,8:30准时出现在门诊,一般要看完大概40个病人。

门诊人山人海,因慕名而来就诊的患者多数病情较为复杂或特殊,问诊及进行初步检查后往往需要做进一步检查,再返回找他看检查结果。如此日复一日的工作模式,成就了李主任的火眼金睛。

“记起来了,你是我20年前当住院总时收的那个病人,对吧?”一位病人刚刚坐下检查了下眼睛,还没来得及自报家门,李朝辉主任就先认出了他。“名字我可能不记得了,可是一看眼睛,全都想起来了。”出于职业敏感度,病人的每双眼睛都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里。

来看李朝辉门诊的多是白内障、青光眼患者,这种病老年患者居多,所以眼科门诊倒显得像老年门诊,病人的年纪一般都比较大。为了不让老人们白跑一趟,李朝辉专门安排了一位助手负责加号,对老人们都是有求必应。

面对患者们的询问,李主任也尽可能的详细回答,避免患者们对疾病的治疗产生误区。

“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有些走路都要搀着,我不能让他们无功而返。”也因此,李朝辉一上午的门诊,常常持续到下午一点,才能回病房。
\

记者跟诊当天恰逢北京医改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尽管医事服务费相比挂号费有些提高,但来找李朝辉的病人还是把门诊围得水泄不通。有从大连亲戚家听到李朝辉慕名前来的,有老战友介绍过来的,也有从别的科室被推荐来的,更多的还是跟了他近20年的老病人,进门首先寒暄,然后问诊。在开导病人方面,李朝辉主任很有一套,他的比喻都会结合病人的职业,量身定制。“您看,您教了那么多的学生,有听话的也有调皮的,管理起来费神。”面对一位青光眼发展特别迅速的教师病人,李朝辉这样说,尽量让没有什么医学背景的患者听得明白、治得放心。

(责任编辑:吴茜茜)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