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第六届中美健康峰会 > 正文

朱恒鹏:取消医生事业编制 让医生收入超过公务员三到五倍

2016-09-03 16:48:52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认为,医改的第一步应该把医疗提供方的医生从体制内解放出来。


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在中美健康峰会

(健康时报记者 黄兰君/文 高大伟/图)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认为,医改的第一步应该把医疗提供方的医生从体制内解放出来。“把医生的事业编制废除,然后开放医生开办医疗机构,让我们只要有执业医师证书的医生都有开办诊所的自由,而不受行政审批、营业执照的束缚,那么我们这个社会就会有一个真正的医疗服务提供方,接下来的改革也就好办了。”

给医生选择的自由,不管是选择公立医院还是要自己开诊所,都保证医生退休后的生活有保障,而不单单依靠事业编制来绑定医生。“让有能力的人有更多的选择,但也不养没能力的废物。”朱恒鹏甚至坦言,医生的收入应该超过同样在编制内的公务员、教师收入的3-5倍。“但只要医生还在编制内,永远都无法拿到这样的薪资,因为等医生收入涨了,公务员、教师也会要求涨。我们医生应该向律师学习。有的律师年收入5、6万,但有的律师年收入在千万左右,但没有人会去盯着他们的收入,医生也应该像他们一样。”

同时,朱恒鹏表示,撤销医生的事业编制,并不意味着医生必须自己开诊所创业,而是给了医生一个选择,自由的选择。在市场的配置下,医生之间也会联合起来,开展合作协作的。

医疗服务提供方有了好服务,也需要有医保协助购买。据公开资料显示,我国农村人均医保水平在500元左右,城镇职工人均医保水平1000元左右。在全国卫生发展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曾表示政府要保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对此,朱恒鹏建议建立医保目录:“政府购买医保只管饱,有国产药不用进口药,不准选医生、不准选医院、不准挑时间,可以报销85%-90%,但如果需要选医生、选药又挑时间,就得自己购买商业保险。”不纵容又想好又想保又不想掏钱,于是用医保来建立规则,但又并不包办医疗所有事情,也是当前很多国家医改的经验。

(责任编辑:吴茜茜)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