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读家 > 正文

健康读家:女主播的抑郁症日记②

2016-05-06 14:29:36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近年来,抑郁症是一个热词,但公众对此病的认知仍是一知半解。曾患抑郁症的原央广《中国之声》主持人蒋术,在新书《仿佛若有光:女主播抑郁症日记》中用47篇日记与我们分享了她从抗拒、接纳、反思到痊愈的心路历程。

\

\

近年来,抑郁症是一个热词,但公众对此病的认知仍是一知半解。曾患抑郁症的原央广《中国之声》主持人蒋术,在新书《仿佛若有光:女主播抑郁症日记》中用47篇日记与我们分享了她从抗拒、接纳、反思到痊愈的心路历程。

本期《健康读家》,小编邀请到了《仿佛若有光:女主播抑郁症日记》一书的作者蒋术与您分享她的心路历程。

\

给情绪一个出口

这两天在医院,因为是在小儿科,所以我有机会观察那些孩子。我发现小孩打针很有趣。他们一边哭喊着“我不打,我不打……”,一边跟随着父母走到注射室,半推半就地乖乖伸出胳膊,挨上一针。

真正使出全身的力气去挣扎抗拒的孩子很少。有个别孩子很淡定,完全不哭,还一直盯着针头扎进去。

所以我想,他们号啕哭喊,可能并不是真的要抗拒打针。即便是孩子也有理智,知道这一针是逃不掉的,但是他们需要通过哭喊来发泄恐惧。

孩子哭喊的姿态很难看,鼻涕眼泪挂一身,身体扭成各种XYZ形状,遍地打滚。但是我却觉得这样挺好:一方面他们排解了内心恐惧,一方面又完成了打针任务。

我们大人有时候太在意姿态了,以致要么压抑恐惧,要么逃避治疗。

还有一个扎疳积的小孩好好笑。妈妈带着姐弟俩去,其实只有姐姐要扎,但弟弟在旁边哭得好投入,坐在板凳上,闭着眼,仰头张大嘴,号啕。

护士在一旁拍着弟弟的背,一边安抚一边笑:“嘿,你停一下好吗?”

弟弟停住了,扭头看看姐姐,看见姐姐还在被针扎,就继续仰天大哭。其实这跟他有什么关系啊,又没扎他。

姐弟俩的呼喊声气贯长虹。姐姐哭或许还因为疼痛,而弟弟哭喊纯粹就是因为恐惧了。

孩子的恐惧通过哭泣来宣泄,成年人的恐惧通过什么呢?

我曾经看到有人的签名是:“不能低头,王冠会掉;不许哭泣,敌人会笑。”

其实,我们真的有王冠和敌人么?

\

一生,总要有一刻,可以温柔地唱歌

单位组织去北海旅行,我其实之前一直是不想去的,因为人太多,我有点儿惧怕集体活动。但是看到长沙的雾霾,还是去吧。哪怕换个地方睡觉也是好的。

由于我的同屋因故没能来北海,我只能一个人睡一间房。窗外海风呼啸,我想起上次来北海的时候,跟着当地渔民要一起出海打渔,渔民的妻子问我:“你没有来例假吧?月经期的女人是不能上船出海的,因为经血属于血光污物,不吉利。”

尽管理性上知道这些都不过是迷信而已,但这些又何尝不是一种敬畏呢?我原是无神论者,但是每次去西藏或新疆地区,都会更加觉得要相信神灵,不是因为被气氛所染,而是在自然环境更加恶劣一点的地方,你会觉得人力似乎是不可胜天的,人对天地的恩泽、自然的力量要更依赖。

这大概是弱者的好处。因为弱,因为对自身能力的不够信任,因此或许会更多敬畏,以此寻找安全感。比如出海的渔民,惧怕台风海啸,所以要拜妈祖;靠水吃水的人,不敢涸泽而渔;靠山吃山的人,不敢焚林而猎。可是如今人类太强了,弱者的敬畏已经越来越荡然无存。

弱,不一定正确,不一定善良,但弱也有弱的好处,这是我以前从未有过的体验。

独自在北海的偏僻小街上找小卖部,想买一桶方便面,却意外地发现了一间小庙。庙里空无一人,打扫得极其干净,案台上供着净水,沉香木屑焚烧出淡淡香气。在这里,安静是一种力量。我不敢说话,脚步轻盈,似一脚跌进了另一种岁月,恐惊了这肃穆的佛堂。

尽管天气还很热,我却忽然很想喝一碗酥油茶,要热乎乎的;很想听一张企鹅三星,还带花的;很想牵一个人的手,还得是暖的。

从佛堂出来,走到海边,很多孩子在赶海拾贝壳,我忽然哼起了京戏小段:“正月里,梅花粉又白。大姑娘房里绣鸳鸯。二月里,迎春花儿头上戴,头上戴。花香勾动了探花郎,探花郎。三月里,桃花映粉腮,情哥哥他夸我,比那鲜花儿香。四月里蔷薇倚墙开,夜半明月照呀照上床……”

这是根据张爱玲《金锁记》改编后的唱段。香艳的词,唱段却是出自格外悲凉的故事。

我想起了有一年爬山,下山的时候膝盖疼,贺老师走在我身后,就给我唱歌,唱的是:“桃花来你就红来,杏花来你就白,翻山越岭我寻你来呀,阿个呀呀待……”

一生,总要有这么一刻,可以温柔地唱歌。

\

\

  心理学家武志红:抑郁症,也许是最广为人知的心理疾病了。平常谈起抑郁症,人们总用这样的逻辑——试着开心一点,多找找人陪治疗抑郁的关键,是将它视为朋友,视为自身的一部分,来认识,来拥抱,而不是将它视为敌人去消灭。

  创新工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开复:现代社会节奏快、竞争激烈,压力在所难免,每个人的压力都需要合理的疏导和缓冲。本书中的细腻陈述,不仅还原了一位抑郁症患者的心路历程,也告诉我们如何正确解决和避免这些状况的发生。

\

看了蒋术的日记,您是否也有所感触?赶快注册成为健康时报网会员并且登录后给小编留言,记得留下您的联系方式呦!小编会选取5位有代表性的留言读者送出价值34.9元的《仿佛若有光——女主播抑郁日记》!

读者有话说

网友@WW老师:我也是抑郁症患者,自己意识到可能得了这个病,主动找的医生。药物治疗后,基本恢复正常,偶尔还会出症状,但可以自我化解。我的经验是,一定要服药,因为这已经是生理上的疾病了。同时,摆脱恶劣情绪,坚决摆脱,回避可能引发不良情绪的一切因素。强迫自己快乐,甚至自己和自己微笑,这招很管用。再有,多吃香蕉,医生说的,香蕉中富含抑郁症患者所缺乏的元素。抑郁症是疾病,能治愈,最起码能控制,如糖尿病一般。你还是以前那个热烈活泼的蒋术。

网友@雷不辣:亲爱的胖胖,看了你的日记,我才发现,原来平时看上去那么坚强乐观的人,也会得抑郁症。我大学的一个姐妹也有抑郁症,但作为她很亲近的人,我们直到上个月才发现。我也一直在想,能帮她些什么,所以把你的医生的名字告诉了她老公。我也开始看相关的资料。你发给我的视频和文字,我都认真看完啦。我现在在做的就是在她愿意的情况下多跟她见见面、聊聊天。

网友@Karen:胖胖,我在上海有个朋友也是几个月前发作了,完全不发微博不说话,不愿意挪动,把自己的手抠得稀烂,失禁,可是她还没有开始积极治疗。

我现在能体会到别人对她的不理解,她的家人不觉得她有病,总觉得她是“作”。她内心很自卑,觉得对不起女儿,连累了老公。她老公和身边朋友不认为这是病,她自己就觉得是胡乱想想出来的,可能她自己都不接受这个病。

如果需要购买本书,可扫描二维码~

\

(责任编辑:王月明)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